阳光网首页 |  帮助  管理制度  申请删贴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虚假信息举报
查看: 15668|回复: 40

[麒麟合创] 第五章 暗藏玄机的深巷古井(二)——东莞文化发现之旅之走进茶山南社(七)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9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3-6-2 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醉红颜 于 2013-7-18 07:49 编辑

第五章 暗藏玄机的深巷古井(二)
——东莞文化发现之旅之走进茶山南社(七)
总策划:舞者  作者:巨野子木 醉红颜
从北门进村,则是南社的北方村了
     四问:溯源南社北方古巷、古井如何得名?民间保存着哪些鲜活的记忆?

     纵观整个东莞古村落,至今保存如此完整且有巷名的村落十分罕见,是我们研究岭南古村落的一个极好的样本。南社古巷约有二十余条,皆因巷中人物或周边环境而得名,甚有意趣,且彰显南社人对文化的传承,对先人崇敬之情。


      2013511,我们东莞文化发现之旅一行五人来到南社古村落,这次的行走发现的队伍由作家覃燕明特意邀请了南社人谢女士,还有曾在南社生活工作过18年的程星先生,他们堪称南社的“本地通”,期待他(她)三位对我们的南社古巷的行走发现增添无穷的趣味。

2013年5月11日,作家一茗、和来莞20年的程星先生和我们一起与南社的小巷零距离接触



      我们从北方村民小组办公楼处进入村口,经榕树壆的休闲小广场,绕北门坑,来到榕树浓荫匝地的北门,据说北门楼上曾经是南社村的卫生室。

    南社人谢女士口述:

   以前,全南社人要是得了感冒或者发烧什么的,都会到南社的卫生站找站内的两位医生看。这两位医生都是本村人,其中一位叫“卫灿坤”,另外一位则叫“谢锦湖”。两位医生原来同处一个诊室的,后来各自独立,并相邻而设。

    前些年,医生灿坤将诊所搬到了南社的工业区那边,主要为外来打工者服务,而锦湖就继续留在我们老村里。

    锦湖的医术非常高明,对于村里人的病一般都是妙手回春,药到病除。锦湖的服务非常好,我们村里的老人很多都不愿意到外面看病的,太折腾了!而锦湖不管刮风下雨、也不管半夜三更,只要接到病人的电话,锦湖医生都会二话不说背起药箱就赶往病者的家。

北门楼上曾经有两位医术高明的医生在此行医。




    曾经任教南社小学20年的程星先生口述:
    当初,我刚刚来到南社时,村子非常有生机,每条街巷都住着人,每天在进入村的道路上还可以看到牛粪,十分有农村的气息。现在,一切都变了,比如这个鱼塘本来更大一些,后来填了一部分做成了这条大路。


程先生走在北门外的这条村道上,对当年的村貌记忆犹新




    穿过北门楼,正前方为肚蔗塘水边的围面北路,左侧一条塘边小路直达东方村,路边地势渐高者为鹤园岭,岭上有东园祖墓,墓之左侧有小巷通往岭上,沿途为数级红麻石台阶,可通谢汝镠故居及古围墙,长约59米,为清代所建。然,此巷何名?据《南社村志》载:此巷是通往谢汝镠故居,其后人在此开义利米铺,故名。

     南社人谢女士口述:
   记得以前鹤园岭顶有一棵很大的石榴树,树下有几条长长的麻石凳供村民乘凉歇息。我们小时候经常在树下跳格子、玩抓子。我们玩抓子的时候,玩法是多种多样的,有五子、七子等。我们将几颗相对比较光滑的小石头找来,个头有点大的就取五个,所以称为抓五子,而个头比较小的七颗石头则叫抓七子了。现在想来,那一颗小石抛向空中,一手同时抓六个石头时石头的棱角扎到手微微疼痛的感觉似乎还在呢!那时候贪玩,从来没有注意这儿曾经是坟地,因为文革中东园祖坟墓被村民用土填埋。不诚想,那么一块小小的空地竟然成了我们儿时的乐园。


谢女士童年在这片空地上玩抓子、跳格的时候并不知道这里就是祖先的墓地



    北门右侧第一条巷叫篱下巷,据说此巷在北门围墙下,因当地人方言中,称墙为“篱”,故名。此巷长约57米,为明代所建。我们顺着篱下巷直行前行,巷里既有已经编号的清代青砖民居,也有七十年代的红砖小楼。二十步的样子右转,再左转,眼前陡然开阔,左手边空旷处为几座老层的基础,一株木瓜树冲天而起,长长的影子印在泥砖老层的山墙上……右侧紧靠古围墙搭建一排整齐低矮的小屋,这是村民养猪的地方,围墙上一个缺口,下砌几级台阶,方便了村民的进出,这在数百年的动荡岁月中是绝对不可以的。

    过了缺口处,谢女士指着靠着围墙的低矮的小房说这儿曾经是自家这一房人的“碓”房。



    南社人谢女士口述:
    我们的这间柴间是靠着围墙而建的。这柴间其实并不放柴,而是放了“碓”,碓是用来舂粉的。每当要蒸松糕做红团或者过年做粉果的时候,柴房里的碓就会忙个不停了,人脚踏在木头做的

石臼要半嵌入到地里




   记得以前是十年分田一次的,我弟弟出生的那一年刚好赶上分田了,我们家分了很多田地,一家人每天从田地里回来都累得要死要死的。那时分田地都是按人头分的啊,每人大概分得田地一、二亩,我们姐妹五个加上父母和奶奶一共八个人分了一、二十亩田地。

    我们的田和地是不同的,田就是指水稻田,地除了种植荔枝、龙眼、黄皮等果树之外,还可以种豆子、花生、甘蔗、蔬菜等农作物。我们南社的土地肥沃,水稻田又多,所以物产非常丰富,粮食也几乎很少失收。




     何谓“碓”呢?或许外省的朋友感到纳闷,据载:碓,始创于汉朝初年,由活动和固定两部分组成。活动即碓身、碓钗和碓头(杵)。碓身用的硬木长约1.5米,宽25厘米,厚10厘米,末端为力点;碓钗用木棒,两端各套一“铁环”增强耐磨度,贯穿碓身偏后处作支点;碓头用花岗石,长约50厘米,装入碓知前端为重点。固定部分是碓臼和碓脚,均用花岗石凿成。臼为约80厘米见方的半卵壳形,深40至50厘米(老臼较深),半埋入地下稍向前倾,周边用三合土镶护;碓脚是两块船形支承石,后部是舂碓人立足处,前头支撑着碓钗。


碓的工作原理

  
    碓,是从远古“断木为杵,掘地为臼”演变而来,用1或2人单足在碓身末端一踏一松,使碓头一起一落反复捣动臼里的物料,使碓头与物料,物料与臼壁,料与料互相磨擦,达到加工目的。


    使用这个装置时,人在A端用力把它踩下后立即松脚, B端会立即下落,打在石臼内的谷物上,从而把谷物打碎。

    在南社以及东莞的大部分村落,在机械碾米普及前,碓是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工具。碓一般由妇女操作,她们会将浸透晾干的米用碓舂成粉,制作出松糕、红团等地方小吃。



可将湿透的米放进石臼,以木杵舂米成粉,做出许许多多东莞特色小吃


    如果将番薯削了皮放到石臼里舂成浆再晒干,就是番薯粉了。番薯粉不但正气、还可以治腹泻,以前香港的亲戚朋友回来,东莞的乡亲们都会送一些番薯粉作为礼物。

红粉石做的石臼被木杵舂出了一个大窟窿




    家在寮步的朋友小菲说,她的母亲喜欢将冬笋用碓加工成冬笋粉。小菲小时候没少为晾晒冬笋粉操心。据说冬笋粉是很祛湿的呢。



没想到吧,这样的冬笋可以舂成又祛湿又美味的冬笋粉


    继续前行,这儿的民居多数已经搬出,房屋大多数都是空闲的。七十年代的二层红砖小楼格外温馨,烟囱似乎还冒着炊烟,厨房的小窗半开着,似乎主人并没有离开……推开门,阳光照射进屋内,木楼梯仍在,墙上的“喜庆丰收”的镜子仍在,镜子里绘着鲜红的“毛 泽 东选集”,还有玉米、稻穗……数十年的光阴匆然而逝,一切都仿佛是昨天的模样,可是,这儿已经被人遗忘很久了。

“喜庆丰收”的镜子照到了我们,也下出了时代的烙印



     我们发现前面有一条横巷,榕树掩映的巷内建筑多为青砖、泥砖的老屋,小巷内悄无声息,打量着这些刻花的红粉石、青砖门楼。

     其中一间值得一提,门楼两侧均有灰塑,保存完好,落款“玉生作”及两个印章。门楣上有三幅彩绘,居中者为“福自天来图”,落款为“时在于庚申年秋日,龙溪道人香玉生作”,左右为花草琴书图,无论画技还是书法皆为可赏。

     到底这位作画塑灰的香玉生是何人呢?我们的文章《第五章 暗藏玄机的深巷古井(二)——东莞文化发现之旅之走进茶山南社(六)》在东莞阳光网发帖才几个小时,便接到东莞横沥村头村人香少峰先生给我们反馈的信息。香先生告诉我们:香玉生与他是同村的,香玉生生于清末民 国时期,曾入罗浮山酥醪观为道。



香玉生是何许人?画中的“福自天来”到底是房子的主人的一种心情,还是香玉生的自己的一种思想境界?



     我们踩着地上的野草,在篱下巷转来拐去,路边偶尔会发现石桌的支柱居然是红粉石石臼或者石炉。两片墓碑躺在路旁。细看,原来这两块是清代的墓碑,墓主人如今在哪里呢?他们是否因失落了墓碑而被后人遗忘?也许我们的忧虑是多余的,他们早已有了安身之所……


墓主人刘氏是否因为墓碑的失落而被后人遗忘了呢?


     又从鸡公海的小围门楼经过。洁净的路面上,依旧静得让人窒息。快步来到南社村的西北角,远远看到那座樵楼,可惜被一道木栅栏围着,栅栏内外的一尺多高野菊花盛开着,明艳得直逼眼帘……如果,当年的陶潜公在世,见到如此风光,定然也会住下或采菊或饮酒,又或者索性在这篱笆附近种上几棵柳树?


若能在这篱笆下就着野菊小酌三杯两盏淡酒,雅致之极了!


    我们返回篱下巷口,巷口右侧第一间二层泥砖老屋,一楼敞开着,明显一间临街的店铺,但究竟是做什么行当的呢?也许曾经是一家小杂货店?店铺的旁边便是晚节公祠了。据说,晚节公祠曾经是村里唯一的打谷搅米的地方。由于稻田多,而且土地肥沃,加上气候适宜,极少失收,故而以前的南社村民除了交公粮之外,剩下的谷米不光够吃,还能囤积起来。

    每当稻子成熟的时候,村民们用打禾机将谷子打下来晒干后就挑到地塘上用风柜干,然后到晚节公祠这里脱粒。


2008年10月18日,我们拍摄到的晚节公祠



南社人谢女士口述:

   在八十年代前,我们村里人都是在田里把割好的禾把放到打禾机上,用脚踩打禾机的脚踏,这时,打禾机带U型的铁的木轴转动起来,谷子很快就打下来了。手里的禾管草晒干了就可以带回家生火。到了在八十年代,大家都认为用脚踩较慢,陆续购买了汽油机或柴油机,装在打禾机上,通过“皮带”带动打禾机转动,这样一来,生产力提高了。
打禾机

南社人尊称为“姑爷”的根叔口述:

    接着,我们就将打下来的谷子挑到晒谷场上晒。要是太阳猛的话,两天之后,谷子就干了。我们通常取一颗稻谷放到口里,用牙齿咬一下,如果里面的米粒能成粉,那就说明谷子晒干了。

     村民们纷纷挑着晒干后的谷子来到地塘。地塘上放着风柜。风柜中有一个漏斗一样的东西,把谷子放进去,手摇把手,用风力把谷子和杂质分离这样出来的白米,杂质小,纯正。

     2013年5月30日,我们第十三次走进南社,采访了德高望重的茶山镇茶溪社区主任骆炳根先生。骆先生的太太是茶山南社人,大家亲切地叫他“根叔”,根叔回到南社可以说是无人不认识的,南社的村民都习惯叫他“姑爷”。


2013年5月30日,我们采访了骆炳根先生



  根叔:
  自从一九五几年开始有互助组之后,我们都是在地塘风谷的。

  谢女士:
  谷子经过风柜之后可以到晚节公祠的搅米机上打成白花花的大米。搅米机采用柴油发动机发动的。搅米机有一个漏斗,我们把谷子倒进去,利用机器吧谷壳剥开,把谷打成白米和谷糠,分两个出口出来。大米就可以挑回家放进米缸了,而谷糠则用来喂猪喂鸡。

风柜


     我阿公(南社人称爷爷做“阿公”)家在门楼仔,离这儿非常近,一般比较方便。而在南坊的乡亲,尤其是年龄大的老人家,挑着一担谷过来,一路都要歇息几次,真的非常不方便。

     谢女士口中的“门楼仔”则是我们接下来要提到的“单头巷”。沿肚蔗塘边围面北路前行,前面有两位身著朴素的老婆婆迎面走来,一位肩挑两个筐的担子,一位手拎竹篮,两人边聊边行,格外有中原乡村赶集回家的感觉。

    我们站在晚节公祠、应洛公祠中间,面对着一个小巷的门楼。据说应洛公祠曾作过南社村的学校,谢女士也在这里上到四年级,印象深刻,感情颇深。




门头上写着“大块文章”的小巷,原来就是“单头巷”


     这条小巷之名——单头巷。据《南社村志》载:单头巷,此巷原先一带是单一姓氏仕姓居住的一条巷子,故名单头。单头巷,位于应洛公祠左侧,长约190米,巷口门楼有望月楼。


     单头巷的门楼有名曰“望月楼”,共两层。其中二楼砌有八卦形的窗口,上边题字“望月”,左侧题“宿列九天垂炫耀,云搏万里奋扶摇”。这幅对联气势非凡,大气磅礴,令人仰天长啸,胸怀凌云之志。一层楼巷门口左右对联“巷横池水围罗带,门共将军作阵平”,体现了南社人严谨的防贼防盗意识,同时彰显南社人的文才和霸气。


一副对联,彰显南社人的文才和霸气


    跨过望月楼的石门坎,青一色的麻石一直延伸到小巷的深处,我们在楼中发现一尊镶嵌在墙的神龛。神龛上书“神人共乐”,左右联为“福与乾坤悠归,德如日月长照”。神龛正中凹陷墙壁上内呈拱状亦书有“土地公土地婆神位”字样,我们又手合十,轻轻三拜。这是东莞的风俗,遵照入乡随俗的习惯,早已习惯,早已见怪不怪了。

土地神龛前,我们合十行礼,默念着“人神共乐”


    东莞风俗中,每个村落一般都会有土地庙,庙内供奉着土地公土地婆,而村落中的每一坊必然也会建简陋一些的庙,供奉这一坊的土地公土地婆,而每坊中的每条巷也会设神龛以供奉巷内人家的土地公土地婆,最后巷中的每一家每一户也会供奉自己家的土地公土地婆。如此看来,土地公土地婆是东莞众神中最可爱最可亲的神祗。

    经过望月楼,回头一看,二楼赫然可见,据说原来每条巷的防守十分严格,入夜,每条巷门楼都会关闭闸门,并分派巷中青壮年轮值,一但有风吹草动,击鼓鸣锣,定将盗贼擒获。


回头一看,二楼赫然可见,据说以前这里是有人防守的


    踏着麻石巷道,我们来到巷内右侧第二家,这是一座保存完好的清代民居,虽然门楼十分质朴,没有多少装饰,但青砖砌就的两厢一天井一主屋的结构也算殷实之家了。门口雕花的红粉石墩神龛却也可看,天井内摆放着一张旧桌子,院子里散放着大大小小的陶罐,衬托着小院的农家之趣。


走进小院,院子里静悄悄的,陶缸陶罐却热闹得让人目不暇接



    南社人谢女士口述:
      这条巷子曾经是我爷爷奶奶住过的地方,里面有他们的房子。这条巷我们都叫门楼仔。我父亲就是在那间房子里出生的。这房子有四个房间,其中一个是奶奶和爷爷住的,其余三个房间就是爷爷兄弟三家人的。后来因为地方窄,爷爷就带着当时年幼的爸爸到外面租借了公社的房子搬出去了。
   


   小时候我们经常回来看望奶奶。听奶奶说,这个围门原来就有两层的。以前,每天晚上都有人在二层放哨。

   记得以前我的同学阿章就住在这条巷子里面,每天我和几个同学就会在巷口大声地喊:“阿章!阿章!去上学喽!”那声音在巷子里面发出了回声,美丽的阿章就会探出头来,应道:“好嘞!稍等!”话音未落,只见阿章拎着书包从家里跑了出来,加入到我们上学的队伍中去了……


谢女士告诉我们前面就是同学阿章曾经的家


     我们耳边似乎回荡着当年大呼小叫的声音,从谢女士家老宅出来,行走在麻石小巷中,巷中虽然悄无人迹,但路面却是十分的洁净,除了几座七十年代的红砖小楼外,清末民 国的民居毗邻着,我们一边欣赏着这家的门楼绘画,一边寻找更多的古迹所在。

     小巷左侧有一横巷,巷内有三四户人家,最里面的一家民居保存良好,红粉石门楣上的雕花既夸张又写实,花蕊中还刻有一“寿”字,独具特色。


红粉石门楣上的雕花既夸张又写实,花蕊中还刻有一“寿”字



   巷尾处有一眼古井,井水清幽,井沿外的路面因近期雨水较多,生了一层厚厚的绿苔。这眼古井何名呢?据《南社村志》载:“望月井,应洛公祠之右侧,单头巷内,此巷原有一座门楼现仍存在,楼名望月,故名。”谢女士说,这口井的水曾经非常清澈,虽然那时候家离这口井的路途远一些,但是还会来这里挑水回家饮用。


   从横巷出来,只见一只白鸽从天而降,落在一户人家的门头上,,这是谁家的鸽子呢?它用美丽而高贵的眼神看着我们这一群不速之客,丝毫没有惊慌。或许,鸽子比人还要恋旧?主人搬走多时了,可是这只恋旧的鸽子仍然如故地返回老巢?


恋旧的鸽子,你在守候着谁呢


    我们沿着麻石小巷继续前行,左侧有一红粉石巷门横空而出,数百年的风吹雨打,已经出现剥落和咸酥的现象。门框上方两角的雕花装饰仅余其一,没有人知道它还能坚持多久?

   这是单头巷左侧的第二条巷,巷内照例是一排青砖老房,荒草萋萋,似乎主人已经离开了很久很久。


传统的老屋二层**时期祖先神位仍在


     2013年3月11日,我们曾经进入第一座老屋,屋内分为上下两层,桌椅、木板、杂物等摆放凌乱,借助斜射的阳光,我们仔细地端详着,发现二层木板楼阁上摆放着一溜先祖的牌位,其中两个牌位可以清楚地看出是民 国时期所制。靠墙的一块木板上书有“花發燈前瑞色明”的字迹,也许这是原来神阁上的对联?

     这副对联应该是观音菩萨神龛上的对联,上联应作“烟生香里祥云合 ”。下联应为“花发灯前瑞色明 ”,横批应作“圣母至尊”。可惜的是我们在屋子里面只有上联却没有发现下联。

    我们越过两间青砖的老房,来到长满蓢基草的横巷尾笃,红粉石的门框尚好,但最精致的还是门边的雕花,在绿草的映衬下分外艳丽、夺目。红颜抚摸着雕花的门边,希望这些穿越了百年光阴的老屋受到进一步的保护和修缮


二巷尾的古色古香的民居,喜欢吗?
红粉石雕花的门边在蓢基草的映衬下格外美丽

    2013年5月11日,巨野子木面对曾经拍过的雕花门边仍然爱不释手,蹲在草丛中,用相机记录了古代匠人手工艺术品。同行的一茗用相机捕捉到巨野子木专注的拍摄的工作照,非常难得。

    回到单头巷,前面横着一排七、八年代的红砖房,左右两侧均通向篱下巷和当铺巷。

    我们返回到肚蔗塘前的围面北路,越应洛公祠,过东园公祠(九世祖),来到当铺巷,当铺巷之左为修复一新的云野公祠。



2008年10月18日,第一次行走南社时尚未修缮的东园公祠


    当铺巷正对丰收桥,丰收桥的对面榕树下是少简公祠、晚翠公祠,还有文员巷……那么,当铺巷因何得名呢?

     《南社村志》载:当铺巷,云野公祠左侧,此巷口原有一间当铺,即现为东园公祠旧址,故名。

      我们一行站在当铺巷口向巷内眺望,巷口虽然没有了防御的门楼,但墙上的神龛仍在,土地公土地婆已经不在,而今因村民外迁而断了香火。

    走在干干净净的小巷中,心情亦如今日的天空一般玲珑剔透,偶尔冒出一棵高耸的木瓜树让我们惊艳不已,青砖墙体上爬满了绿绒绒的蓢基草,染绿了游者的眼睛,点亮旅者内心的激情。美兰带我们边走边讲这条巷中的住户和趣事,逗得我们不时呵呵大笑。

醉红颜老师与一茗友、程星先生一起来到当铺巷行走
·
绿蔓点染了当铺巷的生机和活力



     小巷一侧的断壁上,千万青藤犹如绿色的瀑布垂下,点缀了一巷的色彩。我们眼前豁然开朗,左侧为南社谢氏始祖谢尚仁的故居,现已修建成东园公祠。大门楹联“始祖初来居此地,我公重建卜斯堂”,明确地告诉我们这儿是南社谢氏的一脉之源,一族之根。

     据《南社村志》载:始祖以只身插居,草舍茅檐,仅避风雨,与戚、席、麦、陈、王、钟诸姓集处,食不过太仓稀粟,艰苦创业。嗣后寝昌寝炽并为一家,把原来当铺巷之草舍,改建为砖木结构瓦房,祠宇门巷,焕然一新,即今天的旧东园公祠。



南社谢氏始祖尚仁故居,后改建为东园公祠


    旧东园公祠对面是一座颇具特色的老民居,外观有些破旧,檐下的灰塑已经模糊,墙头上的霸王花遮蔽了半个院落。记得上次行走时,曾经深入到院内,小院的建筑布局比较讲究,我们在房间里发现一个雕花的竹制食盒,红漆的盒底有“淦波”二字,想必是食盒的主人名字。


旧东园公祠对过民居门口保存尚好
·
红颜在民居中仔细地打量被主人遗弃的食盒


   我们站在小院门外,美兰不停地用药擦蚊子叮咬处,虽然南社古村落的环境优美,但正逢夏季,雨是一场接一场下,防蚊虫叮咬也是行走时注意事项之一。充足的雨水催使野草疯一样成长,其中最让我们惊叹的是榕树的生命力,那么一棵小小的树苗居然从红粉石的墙脚、麻石的罅隙间、青砖墙的断壁中,昂起了头。

位南社村的靓仔正在挥镰砍去野生的榕树苗
·
我们一行人开心地目送三位古村落的守护者



   俗话说:“榕树不容人”,这话是告诫我们,在我们居住的地方不适宜种榕树,有迷信者则称,榕树是招纳孤魂野鬼的。其实在我们今天看来,这句话是有科学道理的。榕树因为根系发达,如果在家中种榕树,榕树的根就会将墙体占领并损毁,故而在我们保护古旧建筑的时候特别应该注意。

    正说话间,从横巷中出来两三个人,其中一位大哥正挥刀砍向墙脚石缝中的小榕树,一个肩扛着铝合金的梯子,还有一位在收集杂草,原来是管理所请人清理村中的荆棘杂草……看来,南社村在古村落的管理方便的确落实很好。很快,几位工人消逝在当铺巷的红粉石台阶上……




    东园公祠后的横巷中有一眼古井,在十余层红粉石墙基的映衬下,格外幽深雅致,井边墙脚冒出一丛青草。因为《南社村志》中没有明确记载,我们暂且以“当铺巷井”命名。

     拾阶而上,麻石台阶螺旋状上升,我们逐级而上,仿佛回到久违的家乡。青砖老屋、红砖小楼、泥砖房从身边滑过,偶尔一两株香蕉树,硕大的叶子遮蔽半个小巷,我们终于来到当铺巷的一条横巷,这儿有一座青砖小院引起我们的关注。


红颜在当铺巷麻石台阶上寻找童年的感觉



    小院的进门穿堂内设有神龛,地上残留着红粉石构件,内为天井,天井正对一间小屋,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而右侧有一小门楼,迈过门坎,内有三间房,其中两间又有一道小门相隔,一簇青竹冒出墙头,再入其中,左侧一堵窗花屏风给我们一种美的享受,我们怀疑这儿可能曾经是一座私塾或书房。当然,这儿是游人罕至之处,少有人发现。


红颜审视窗花之美



     小院前的横巷左侧可以通单头巷、篱下巷。

     我们顺着拐了弯的当铺巷继续向前,穿过泥砖矮房,摇曳的香蕉树,最终来到当铺巷的最高处,这儿有一小院,院内绿树婆娑,破败的青砖老屋似乎在等待主人的回归。

当铺巷顶的青藤小院让人宁静
·
“卫宅山界”昭示着南村曾经的居民——卫姓人家



     小园实在太静了,我们没有久留而开始返回。转身瞬间,我们发现小院的前面的麻石路面有一块石条引起我们的注意,仔细打量,原来是一块刻有“衞宅山界”的石碑,这是我们继“锺氏税界”石碑之后的第二个姓氏的原始物证。

    小巷边有一间红砖小楼,门牌为“茶山镇南社北二村44,门前有一溜大小不一的陶缸,应为村民常用之器物。此处有小巷可通左右。

        2013311,我们在穿越横巷的行走中,发现蕉林掩映处的一眼古井,因为这儿是南社人称之为烂园的地方。但古井叫什么名字呢?


蕉林旁边的金花井



     《南社村志》载:金花井,烂园出金花,不是烂贱而是“矜贵”,故名。

     至于《南社村志》所载宝马井,我们没有找到确切的位置,希望知情人告之。

     《南社村志》载:宝马井,位于马头山顶,此井在芋种堆屋附近,是北坊一处地名,故以“宝马”二字冠之。

     2013年5月23日,我们已经是第十二次来南社行走,这次我们发现金花井左侧的泥砖房已经坍塌,原来的小巷已经堵塞,我们唏嘘了好久,再次讨论起古村落如何妥善保护的问题,的确迫在眉睫,否则,我们将快速失去千百年来遗留下来的建筑、小巷和村落。

中午的太阳高悬,红颜艰难地登上刚刚倒塌的泥砖民居



     我们再次回到当铺巷口,前行则是云野公祠、谢氏大宗祠,暂且不表。我们一起回顾一下南社北方四条巷,分别为义利巷、篱下巷、单头巷、当铺巷,其中单头楼的望月巷楼为南社唯一。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
     【麒麟合创】系列皆为原创作品,转载请与作者联系,谢谢!


相关链接:


1、南社,小楼深巷的千年画轴——东莞文化发现之旅之走进茶山南社(一)http://bbs.sun0769.com/viewthread.php?bfid=30&tid=1100957&extra=page%3D1


2、南社,小楼深巷的千年画轴——东莞文化发现之旅之走进茶山南社(二)http://bbs.sun0769.com/viewthread.php?bfid=30&tid=1102921&extra=page%3D1

3、 解秘南社千年古村——东莞文化发现之旅之走进茶山南社(三)http://bbs.sun0769.com/viewthread.php?bfid=30&tid=1104925&extra=page%3D1

4、  南社明代遗存古围墙(上)——东莞文化发现之旅之走进茶山南社(四)http://bbs.sun0769.com/viewthread.php?bfid=30&tid=1107477&extra=page%3D1

5、第三章 南社明代遗存古围墙(下)——东莞文化发现之旅之走进茶山南社(四)http://bbs.sun0769.com/viewthread.php?bfid=30&tid=1108468&extra=page%3D1

6、第四章 晴耕雨读的书香南社(上)——东莞文化发现之旅之走进茶山南社(五)[url=http://bbs.sun0769.com/viewthread.php?bfid=30&tid=1110238&extra=page%3D1]http://bbs.sun0769.com/viewthread.php?bfid=30&tid=1110238&extra=page%3D1[/url]
7、第四章 晴耕雨读的书香南社(下)——东莞文化发现之旅之走进茶山南社(五)http://bbs.sun0769.com/viewthread.php?bfid=30&tid=1112015&extra=page%3D1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评分

参与人数 3积分 +28 收起 理由
泰山云海 + 8 精品文章
zhg2000 + 12 这许多的农具在儿时的记忆里也有
百艺一茗 + 8 跟着麒麟合创行走南社,收获多多,谢谢!

查看全部评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6-2 22:36 | 显示全部楼层
坐沙发欣赏美文,跟着老师的文字游览了古村,很惬意!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6-3 01:52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只要接到病人的电话,剃头枝都会二话不说背起药箱就赶往病者的家。

剃头枝??????????

下面这图不是搅米机是风柜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3-6-3 02:13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只要接到病人的电话,剃头枝都会二话不说背起药箱就赶往病者的家。

剃头枝??????????

下面这图不是搅米机是风柜
http://images.sun0769.com/sns_attachments/month_1306/130602223220f97f573 ...
东莞寻梦 发表于 2013-6-3 01:52



已经改了,谢谢寻梦大哥细心的校对!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6-3 08:4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小时候也用“碓”踏黄榄“橄榄”;踏米;也用过脚踏式打禾机和风谷用的手动风柜。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6-3 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醉红颜老师与一茗友、陈星先生一起来到当铺巷行走    此处“陈星”应为“程星”?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6-3 08:46 | 显示全部楼层
北门楼真的让人向往,曾被我称之为“城堡”,呵呵。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6-3 09:11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人住都荒了

签到天数: 1873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3-6-3 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跟我们家的老屋也是很相像的。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3-6-3 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756235
醉红颜老师与一茗友、陈星先生一起来到当铺巷行走    此处“陈星”应为“程星”?
清晨露水 发表于 2013-6-3 08:44


确实打错字了,谢谢清晨露水的校对!
点击按钮快速添加回复内容: 支持 高兴 激动 给力 加油 淡定 生气 路过 感动 感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东莞阳光台App
  • 东莞广播电视台
    微博
  • 东莞广播电视台
    微信公众号
  • 东莞阳光网微博
  • 东莞阳光网
    微信公众号
  • 东莞电台交通广播
    微信公众号
  • 东莞电台阳光1008微信公众号
  • 东莞电台FM104
    微信公众号
  • 今日莞事
    微信公众号
  • 莞香花开
  • 东莞市食品药品
    监督局
  • 东莞市中级
    人民法院
  • 东莞市第一
    人民法院
  • 东莞市第三
    人民法院
  • 东莞市莞台文化
    交流中心
  • 南城街道办事处
杩斿洖椤堕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