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网首页 |  帮助  管理制度  申请删贴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虚假信息举报
查看: 2775|回复: 1

[小说大观] 回忆一九九七年的冬天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10-30 08: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忆一九九七年的冬天
作者/平凡根
当我从睡梦中醒来把双脚伸向床前时有一股清凉从脚板心直往上窜,我晃动着双脚探寻我的鞋子,但我的脚始终踩在冰凉的地板上。我低下头,发现我昨晚上床前脱下的皮鞋已不翼而飞了。
“他妈的,可恶!”我除了在心里骂一声那个偷走我鞋子的卑鄙无耻的贼外,就是光着脚到楼下的士多店里买一双八元钱的塑料皮鞋来凑合。回来洗完脸我开始收拾行李,我打算离开宵边旅馆,我已经在这里住了十五个晚上了,尽管一晚只要十五元钱,十五个晚上已花了我二百二十五元钱了,我已无法承受这昂贵的住宿费了。我记得我离家的时候年老的父亲用颤抖的手交给我八百元钱,八百元除了来南方的车费和这些天的吃用,我就只剩下一百六拾八元了。
168”人们叫它一路发,我不知这一百六拾八元钱会带给我什么样的未来,总之离过年的日子是越来越近了。
我提着行李走出旅馆的大门,扑面而来的是腊月明媚的骄阳,它在我眼前铺开了一条康庄的光明大道。迎着这阳光我却感到一片茫然,望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我真有点无所适从。我真的好想家,老家天空那温煦的阳光,房前屋后那连绵不断的青山,火塘里浓浓的干柴烈火,以及悬挂在火塘上空的铁锅里正煮着的腊肉……它们让我感到温暖感到贴心,而眼前的繁华与我无关,我只不过是一个离家的孩子,游荡在异乡的街头我就像一颗孤独的尘埃。我后悔没有听从父母的话在家中过完春节再出来,眼下就要过年了,我疲惫的双脚该去哪里休憩呢!后悔归后悔,但我绝不想回家。
我想起了莲花水库附近那些破败的工棚。我前几天去找工作时路过那里好像看见有许多流浪的人蜷居在那里,我想那里也许是我最好的归宿吧。对,就去那里将就一些天吧,我想我总会找到工作的,天生我材必有用。我一高兴就想起孟子他老人家的教训,“故天将将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精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弗乱其所为也。”我出门的时候父亲含着老泪憋出一句话来:“欲上天堂,先下地狱!”现在正是我下地狱的时候了。
我带着行李来到莲花水库附近的工棚,工棚是建筑队遗下的,幸好他们走时没有将它拆除,要不然我真的无家可归了。我住进去时这里已住了好些拾荒的人和没找到工作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最大的是一个六十来岁的河南的姓周的老头,他以拾荒为业。工棚以它风雨飘摇的破败与藏污纳垢的落拓迎接我这个离家的游子。工棚里全是一层一层用竹子搭好的架子,这些架子曾是那些建筑工人的家与卧铺,而现在那些先住进来的人把用来做墙壁的纤维瓦拆下来将自己的方寸之地围起来算是一个家了,没有纤维瓦围的就只好躺在四面空荡荡的架子上了。风从四周吹来,破瓦拍打着竹竿让工棚唱一首混乱的交响曲。我已经没地方可住了,空架子虽然还有但是没有床板我也不能让自己挂起来。
正当我欲走不能地躇踌时,破棚外走进一个女孩。她向我苦涩地笑了笑解嘲说:“没地方住了?”我点点头反问:“你也住这里吗?”她叹息道:“人在天涯身不由己!”我由衷地点点头,双眼继续四周寻找,企图老天眷顾能让我找到一块不好的木板来搭建我的床铺。“没有床板是吗?我老乡那还有一块,不过不怎么好,你去看看可以就拿来将就一下吧。”“不太好吧,我同你老乡又不认识,”我有点忧郁地望着她。“没关系的,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说完她就带我到另外一个床位前,掀开那油渍的被子底下有两块木板,我将那块残破一点的抽出来就在女孩铺位傍的一个空架子上搭了一个床铺。我们的铺都在上层,上不着天,下不挨地,我戏谑这是我们的空中床铺。
我把东西在床板上放好回头来同女孩聊天。女孩告诉我她叫罗小芳,江西人,初中毕业,到东莞长安已经两个月了,刚开始太差的工作不想做,到现在快过年了差工作也难找了。钱花得所剩无几,旅馆也不敢住了,只好住到这工棚里,幸好同来有一个老乡,两相照顾才敢提心吊胆地住下来。我试着说:“那你为什么不回家,等过了春节再过来呢?”她无奈地摇摇头慨叹道:“没车费了,再说过完春节再来还不是一样的,结果是一样的,又何苦跑来跑去!”停了停她反问我为什么不先回家过了春节再说。我笑了笑说:“同你一样,没脸回去。”然后我们就默默地坐着。
天快黑下来的时候我站起来请她去吃饭,虽然我知道自己已没多少钱了,但我毕竟拿了她一块床板,古人说滴水之恩当涌泉以报,我无以回报只好请她去吃一个五元的快餐。吃完饭回来天完全黑了,这时小芳的老乡也回来了。他也姓罗,我称他老罗。老罗三十来岁,同小芳是一个村子的,原先在宵边一家鞋厂上班,后来不知什么事被炒了鱿鱼,小芳找到他时他已经住到工棚里了。小芳告诉他我拿了他一块床板,他脸上有点不高兴向她说了几句什么么话转身走了。
我感到很累,吃力爬上自己的床。望着这些空空的架子我心有点发怵,问她怕不怕。她说:“习惯了就不怕了。”我点点头,心想习惯真是个好东西。她说完开始找衣服去冲凉。我想一个女孩在这野地里又到哪里去洗澡呢?她告诉我那边有水龙头,我顺着她的手指看到工棚的后面还有一个大约只容两三个人的四面用纤维瓦围得很严实的小棚子。看见它我的心稍微宽了宽。
我尽管很累但是睡不着,夜并不黑,工业区彻夜敞亮的灯光照到天空反射到这边缘地带的工棚,照见工棚周围的一切清晰可辩。硕大的老鼠在工棚里到处窜动,还有的老鼠爬到睡在下面的人的床上嗅来嗅去,幸好我住在第二层。长脚蚊子嗡嗡叫着直向我脸上身上扑来,宛若美利坚的轰炸机,而我这疲惫的躯体就像伊拉克那饱经战火的土地。透过工棚破旧的屋顶我看到天空遥远的星星宛若妈妈焦灼的眼睛,月儿弯弯照九州为什么就照不亮我回家的路呢!
半夜里我被一阵奇怪的呻吟声弄醒。循声而望我看到在我的右边相隔两个铺位的床上两具赤裸的身体在翻滚,呻吟正是从那里发出来的。我的脸突然像被火烫了一下,整个人仿佛从沸水里提起来一样热得难受。我偷眼看了一下睡在隔铺的小芳,她整个人仰躺着,似乎睡得很香。我轻轻地把身转过去偷看那一对男女,我好害怕被人发现,但又忍不住想看。我看一会那两人又回头看一眼小芳和其他人,幸好我并没有被人发现,所以我得以继续做一个龌龊的偷窥者。天地间万籁俱寂,只听见那两人粗重的喘息声与周围一些摒住了很久而拉长的呼吸声。我知道黑暗中有很多人正眼睁睁地窥探着这风花雪月的一幕,这样我的心就平静了许多。
后来我听见那个男的在黑暗中低低地吼了一声就扑在女人的身上不动了。过了一会儿下面的女人将男人推开从床上爬了起来开始穿衣服,她光鲜的身子有点臃肿似地胖。我看着她穿好衣服然后轻轻地走回另外一个床铺。尔后一切又归于沉静,有蟋蟀的叫声从静夜中响起,最大声的还是老鼠的打闹。
第二天早晨醒来洗了把脸我就开始去找工作。我从莲花水库步行一直走到上沙管理区,天快黑的时候我才拖着疲惫的双脚回到工棚,小芳还没有回来。我枯坐在工棚的竹架子上想着这过去的毫无意义的一天,这时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走过来朝我暧昧地笑了笑问:“小兄弟,你刚住过来是吧?”我看了她一眼认出她就是昨天晚上那个放荡的女人,便没有搭理她。女人在我傍边站了一会,见我再没有反应便讪讪地走了。
过了一会儿小芳同另外两个与我年纪差不多的男孩子回来了。小芳朝我笑了笑告诉我他们也是住在这个工棚里的,一个叫阿强,一个叫吴明,白天他仨一起去找工作,不过也像我一样没有结果。我同他们打过招呼,大家坐下来开始抱怨工作的难找,又东扯西扯地聊了一会天。看看天黑得差不多小芳就站走来叫我一起去吃饭,我以为她要请我便推辞说我自己去吃好了,不必客气。吴明笑着说:“不是她请你,是耐力厂那边有一家快餐店,只要两块钱一餐,我们几个人一起去吃吃得好一点。”“是这样啊,”我有点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小芳。她无所谓地笑笑说:“没关系,等我有了钱的时候我再请你吃。”她的笑很灿烂,这时我才发现她其实很好看,瓜子脸,连日的奔波使她的皮肤显得有点黑,个子也蛮高的。我想只要她文化高一点,再稍加打扮,她绝对可以走上T型舞台参加泛滥成灾的选美大赛。
我们说笑着来到了耐力厂附近那家名叫“好再来”的快餐厅,餐厅不大,吃饭的人还蛮多的,都是工厂里的打工仔打工妹。女老板看到我们显出一脸的无奈,我不知这是什么缘故,但从小芳她们无所谓的表情中我猜测他们是这里的常客。 我们找位子坐下,接下来小芳就开始点菜,轮到我时我就要了一个红烧茄子。
坐了一会儿第一道菜上来了,很小的一碟。我倒无所谓,毕竟我们只出两元钱,人家肯将饭与菜分开来装已是不错了,啊强却不这样看,他向老板抗议说菜的份量越来越少了,女老板面无表情地说一直是这样的。阿强也没有办法,只好去拿碗盛饭吃。我吃了两碗就饱了, 阿强和吴明好像每人吃了四碗,当他们第三次去盛饭的时候我看到女老板的表情很心痛,那样子恨不得上前夺掉他俩的饭碗。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我们进门时候她的表情那样无奈,她开餐馆原指望是赚钱,遇到我们这样的吃客她还能赚吗?
回到工棚阿强他们说去宵边市场玩,问我去不去,我摇摇头说治安队查暂住证抓得紧,劝他们也不要去,他不听,转身同吴明走了。我同罗小芳聊了一会天就开始找衣服冲凉,洗完澡我把衣服晾好就爬上了床。没多久罗小芳也上了她的床,我们就静静地躺在床上隔着一条窄窄的通道有一搭没一搭地聊闲天。人陆续地回到工棚,喧哗声,冲凉的水响声把这原本比较安静的边缘地带搞得沸反盈天。我问罗小芳要是到过春节还找不到工作怎么办,黑暗中她茫然的声音说:“到时再说吧,反正天无绝人之路。”我想也是,不过我还是有点担忧,那就是如狼似虎的治安队员要查暂住证,没有暂住证就会被收容甚至还要挨打。听人说长安镇的治安队员是珠三角最残忍最没人性的一伙,曾经有人拿着暂住证却被治安队的撕毁并硬说那人没有暂住证,还将其毒打一顿收容起来。小芳也有点担忧, 我们漫无边际地讨论到深夜直到工棚的吵闹渐渐平息我才朦胧睡去。
不知什么时候我又被那粗重舒服的喘息声与呻吟声吵醒。我循声而望,眼前被一个一个的床位隔着,声音正在这些床位里面。我什么也看不到,但这声音却让我想入非非,让我浑身燥热,我真想站起来大骂,但是我不敢。我辗转反侧的声音把罗小芳吵醒了(也许她和我一样早就被子人吵醒,或者根本就一直没有睡着),黑暗中响起她潮湿的声音:“你还没有睡?”“睡不着。”我有点烦躁地翻转身,我看见她也正侧向我这边躺着。我伸手过去抓住她垂在床沿的手,她挣扎着却没有挣脱,我感到她的手好湿。我含含糊糊地说:“你其实好漂亮。”“真的吗?”她的声音是那样柔软,就像她柔软的手。我说:“是真的。”“真的又怎么样啊!”她轻叹一声收回她的手,黑暗中她明亮的大眼睛是那样幽深。
我斗胆爬起来跃到她的床铺,她有点惊恐地望着我,迟疑着把身子往里挪了一点。我挨着她躺下来,小心翼翼地把手摸向她的脸庞,她拔开了我的手。那时愧疚无情地跃上我心头,她的眼睛是闭着的,空中那讨厌的呻吟声似一股无形的力量推着我要不顾一切地走向犯罪。我很矛盾,我怕得罪她明天她不理我,但体内那不可抗拒的热量撑得我整个人快要爆炸了。我再次试探着把手放到她脸上,她没有拿开,我心里一阵彻喜,慢慢地低下头把嘴巴贴近她温热的双唇,手也不安分地挪到她高挺的胸前。我把手从她的领口伸进去抚摸着那光滑温软的双乳,同时我喘着粗气啃她的脸,啃她的鼻子,耳朵,脖子。我伸手解她的纽扣时她按住了我的手,并用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将我伸进去的手拿了出来。我有点不甘心,想再去抚摸她,她低低地命令我躺好,我只好躺下来。可是空中那呻吟与喘息依然不依不饶地撞过来,我躺了一会再次斗胆把肮脏的手伸向她。我没有再去抚摸她的双峰,我直接把手从她的裤腰处往下塞,我的手被一丛柔软的毛发盖住了,那种新鲜与刺激是我有生以来都没有感受过的。我看到她轻轻地张开了嘴,于是我的手就再往下伸了一点,下面湿湿的一片,双手就像浸泡在温水中。我反手想拆开她的裤子,她又用手按住了,并命令我回到自己的床铺。我依然不甘,也有点想不明白,但是黑暗中她坚决的表情让我退却了,我依言回到自己的床位重新躺好。但是我睡不着,此时虽然空中那呻吟声已经没有了,但老鼠的打闹与远处工业区厂房的机器声让我再次失眠于这遥远的异乡。
第二天天亮阿强与吴明来叫我一起去找工时我还躺在床上。我回头看了一眼小芳,她早已醒来却躺着没有起来,我问她去不去找工,她说她有点累不想去了,我洗好脸就同阿强他们一道去找工。走出工棚阿强大声问我昨晚有没有睡好,我摇摇头说:“老鼠太多睡不着。”吴明也附和着说老鼠多,阿强就挖苦他说:“怕是你心里那只老鼠在作怪吧。”吴明反唇相讥:“难道你又不是吗?”我看吴明的表情似乎要吵架了,便干脆大声说:“那个骚女人是谁,每天晚上这样真让人讨厌!”阿强说:“棚子里的人都叫她香香,其实她也许没你说的那么讨厌,只要有钱你也可以上,而且很便宜,十元二十元的,一整晚也只要伍拾块钱,棚子里大部分人找过她。”说完阿强下流地对我笑,我不屑地“哼”了一声说:“那种女人!”香香其实并不漂亮,她曾经来到过我的身边,我想不明白的是棚子里那些人要么是拾荒的,要么是工作毫无着落的人,他们哪有钱给香香呢?
我们三人莫名其妙地研究着香香,吵来吵去始终没搞出个头序,倒是察言观色知道了阿强刚住到棚子里时跟香香睡了一晚,阿强也承认确有此事。我和吴明就笑阿强没品位,没志气,阿强不以为然地说:“到什么山唱什么歌,还说他也想搞好的,但是口袋里没有钱。”嘲笑完阿强我们就开始破口大骂治安队。一整天我们都在骂治安队,工作自然是毫无着落,半下午的时候我们就无功而返。
天黑的时候我们仍然结伴去耐力厂附近的“好再来”餐厅吃饭。我们刚走进餐厅女老板就皮笑肉不笑地告诉我们他们店里已没有两元钱的快餐了,最少也是五块的。听老板娘这样一说阿强与吴明转身就想退出来,我堵住了他们硬着头皮说:“坐下吧,我请客。”他俩眉开眼笑地找位子坐下来,我招呼小芳坐下,她看我的眼神有点温柔,我与她四目相对心里涌起一股甜蜜。
吃过晚饭我们沿着公路向莲花水库走去,然后翻过一座小山我们就站在莲花水库的大堤上了。莲花水库不是很大,三面的青山将它围在中间,北面正是长安著名的莲花山,长安唯一自然风景区。湖光山色,也算是风光旖旎。我找了一块干草地坐下来,罗小芳也挨着我坐下来。看见她坐下来阿强就谑笑着说:“捞仔你真是艳福不浅,我们同小芳认识这么久了也没见她对我们好过,你才来两三天她就对你这么好。”阿强学广东人骂人说我捞仔,我笑而不语。吴明在一边摇头晃脑地说:“这就叫做缘分,阿强你不服也没办法。”大家说笑了一会就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小芳不无担忧地说说这几天治安队要搞突击查暂住证,每年春节要来的时候就要搞治安整治,暂住证查得很严。阿强无所谓地说:“怕什么,大不了抓进去关几天,正好我没吃没睡的。”小芳没好气地说:“那就关你到明年。”“明年就明年,反正我又没犯法。”阿强始终是那种蛮不讲理的样子。我们都不去理他了,过了一会他无话找话说:“跟你们说个事,听说前几年莲花水库浸死过人。”吴明冷笑了一声说:“那有什么稀奇,死人是很正常的事,说不定我们四个中间就有人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我看到吴明说这话的时候脸色特别平静,平静得就像夜幕下莲花水库暗黑的水。我隐隐觉得他这话有点不祥便站起来说:“天黑了我们回去吧,听说治安队的经常来这里抓人的。”“阿强愤愤不平地嘟哝了一句:“他妈的,真想去抢劫。”然后我们就一起往回走。
半夜里我被一个咒骂声吵醒了。骂人的是阿强,只听见他愤愤地说:“他妈的,老子明天就给你钱。”黑暗中传来香香的声音说:“你明天有钱为什么现在不给?”阿强说:“老子现在就是不想给。”“你不给我也不给,”香香的声音。我在心里叹息一声,回过头发现罗小芳也醒着,我们在黑暗中互相对望着却不知该说什么。黑暗中又响起阿强的声音,他的声音虽然很低却带着明显的激怒:“你他妈的到底给还是不给,别惹老子发火,老子在家是杀过人的。”我忍不住笑了笑,心想阿强你吹牛也太没谱了,再说人家香香既然在这里混也不是省油的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香香竟然屈服了,她说:“我就相信你一次,你也不要吓我,明天没有钱你就小心一点。”然后就听见窸窸窣窣的脱衣服声,接下来就是喘息声与呻吟声。这种讨厌的声音又让我忍不住跃到小芳的床上和她缠绵了一会,但是却始终攻不破最后的堡垒。我只有失眠,在失眠里鄙视阿强。
第二天上午吴明准备叫阿强去找工时却发现他早走了,他就抱怨阿强不够意思。我说算了吧,然后我们三人就出去了。工作自然是不好找的,傍晚我们又垂头丧气地回来了,此时阿强还没有回来。直到夜深他也没有回来,吴明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阿强这天杀的是不是一早出去抢劫被抓了。”经过昨晚的事,我已经不屑于提起阿强了,便说:“他真去抢劫也不奇怪。”吴明见我这样说也不好再谈了,转身回去睡觉了。
半夜里我没有被那呻吟声吵醒却被一声急过一声的警笛声吵醒了,我的第一反应是治安队来查暂住证了。罗小芳也醒来了,正急急地收拾东西,我随手抓起两件衣服连包都没要就跃下床拉起她的手跑。治安队已经把工棚团团围住了,警笛声叫喊声响成一片,我看到所有的人都拼命地向莲花山方向跑去。我什么也没想,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绝不能让治安队的抓住,所以我双脚就像泼水一样跑得特快。混乱中罗小芳的包带断了,掉在地上,她回头去捡她的包,我只好停下来等她想拉着她的手继续朝前奔。但是只一忽儿的工夫治安队的人就上来了,我只好在心里说一声对不起扔下她反身奋力向黑暗中奔去。我不敢向着光亮的公路与工业区的方向跑,那时天底下越黑的地方我感到越安全,我相信所有落荒而逃的人都和我有一样的想法,因为他们也是向着最黑暗的地方狂奔。我爬上了莲花水库傍的一座小山,树枝与荆棘划破了我的脸,我的手,但是我不敢停下来。我感到我们这帮漂泊者就像电影电视里被日本鬼子狂追滥杀的无辜的可怜人。奔跑中我不幸掉进一个泥水坑,我本想爬起来再跑的,但是治安队搜山的手电光让我放弃了奔跑,我气都不敢出地蜷缩在那泥水坑中。
喧哗声渐渐地平息下去了,当山中再也看不到手电光,路上再也听不到摩托车的突突声时我才从泥水坑中爬起来。我脸上手上火辣辣地痛,下身的衣服被水打湿了,冻得我瑟瑟发抖。我像一只受惊的小老鼠小心翼翼地潜回工棚,工棚里只有拾荒的老周,我的包也没有了,幸好除了身上穿的手中还抓了一套衣服。我喘息未定地换好衣服,这时我发现我那赖以活命的一百来元钱没有了,我欲哭无声,一下就软在那破败的工棚里。
第二天半上午的时候我再次被喧哗声与警笛声吵醒,我条件反射地从木板上弹起来往外跑。但这次并没有治安队员来围堵工棚,我看到很多的警察和不相干的人都潮水似地向莲花水库跑去。我想肯定是出事了,一打听果然是莲花水库浸死了人。我没有暂住证本不该去凑这个热闹的,但好奇心驱使着我冒险向莲花水库人多的地方走去。
死者早已被打捞上来了,我远远地望见他就是吴明。我心一紧,脊骨随之感到一阵出奇的冷。我做梦也没想到吴明前天傍晚在莲花水库岸边说的话就成了他最后的谶言,我不知道吴明是昨晚被治安队赶下水的还是半夜他自己想不通而投水自尽的,两者都有可能。
没有了钱我只有三条路可走了,一是我心甘情愿地让治安队抓起来收监,另外一条路就是像老周一样拾荒或去乞讨,再不就是躺在工棚子里等死。一整天我就躺在工棚破败的木板上没有吃也没有动,天黑的时候我实在饿得受不了了才爬起来向耐力厂附近的“好再来”走去。我想要是那里还有两元钱一顿的快餐就好了,嘿嘿……我在心里嘲笑我自己,有又怎么样呢,我现在是身无分文啊!但我还是鬼使神差地走到了“好再来”餐厅,老板娘热情地招呼我问我吃什么。她的热情让我有点搞不懂,是不是我前晚慷慨地请阿强他们吃了一顿快餐呢,亦或是她见我一个人来?我在餐厅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摇摇头有气无力地走了出来。
我站在外面就像一个可怜的乞丐,睁着无助的双眼悲哀地望着沿街一家家的餐厅,和从餐厅里饱食出来的人。后来我总算在人群中听到一个熟悉的乡音,我像捡到了宝一样上前和那两个说家乡话的小伙子打招呼。他们感到有点意外,但还是同我攀谈了起来,这一谈才发现我们原来是一个镇的。我的心宽了宽,小心地把自己的遭遇说了出来,他们见我可怜就答应请我吃一个快餐。
吃完饭要走时那个名叫阿峰的老乡又给了我伍拾元钱,我感激不尽地接过钱问他在哪个厂上班,说以后有了钱去还他。他没有告诉我他在哪上班,只是说:“作为老乡我不能帮你多少忙,不好意思,几十块钱就不要说还了。”我猜想他们是怕我再去找他们,只好揣着那伍拾块钱千恩万谢地走了。
接下来我又在各工业区转了四天,工作依然没有找到,老乡给我的伍拾元钱只剩下三十块了,幸好这几天捡了不少易拉罐与矿泉水瓶子,所以我并不害怕我会饿死。第五天的傍晚我路过宵边大道时在人群中看到了罗小芳,我叫了她一声。她闻声回头发现是我就走过来同我打招呼,她表情忧伤却尽量装着开心的样子对我说她找到工作了。我恭喜她并询问她那天晚上有没有被治安队抓走,她告诉我她被抓去关了一天一夜,治安队把她身上仅有的一点钱罚光了就放了她。我又问她没有钱是怎么找到工作的,她含糊地说是运气吧,然后艰涩地笑了笑说:“也祝你好运,不到二十天就要过春节了。”尔后我告诉她吴明去了,问她知不知道,她摇摇头表示不知。我看见眼泪从她眼角渗了出来,她用手擦拭了一下哀怨地说:“都是治安队害的。”说完这句话她转身走了。我有点莫名其妙,望着她直到她的背影在人群中消失才继续朝前走。
回到工棚我发现那破地方又多了几个年青的人,看样子他们也要到这里安家了。多几个人凑热闹也好,我心里想,回家过春节是不可能的,我也作好了准备暂时像老周一样去拾荒,并一边寻找工作。长安那么多工厂,我不相信就没有我的栖居之地,我也不相信高中毕业的我会一直这样狼狈下去。“假如冬天来了,春天还会太远吗?”冬天,冬天它就要过去了,还有十八天就要过年了。春节一过不就是春暖花开的春天吗?
两天之后宵边一家新开的印刷厂在宵边影剧院大量招工,我有幸被录起了。我和另外四十多个男女同胞一起被带到厂里,这是宵边一家大型台资企业的分厂,厂房刚建起来,垃圾都还没有被清除掉,我们被招进去只不过是帮工厂清理建筑垃圾。一个姓杨的课长告诉我们,我们只不过是一个临时工,这所有的人中,最后工厂只会留下十来个,其它的人都将会被认为试用不合格而淘汰,所以一进门他就要求我们个个向前,人人争先。在他带领下我们除了吃饭就是不停地干活。每天从早晨八点干到晚上十点半,稍有不慎就被罚站,罚做俯卧撑。杨课长的口头禅是:“合理的制度是锻炼,不合理的制度是磨练。”除此以外我们一天到晚不能走出厂门半步,因为前半个月是试用期,磨练期,磨练期间我们是没有人身自由的。有的人经受不起磨练就走了。
南方虽然四季不太分明,但阴雨天也冷,我因为没有衣服往身上加,碰到这样的天我干起活来就分外的买力,这也得到了杨课长的不少好评与赞许。有一天晚上下班时天空正刮着强劲的冷风,我们被集合在工厂的操坪上训话。由于停止了干活,冻得直抖。刚好台干周经理从我身后路过,看见我抖动以为我心不在焉,伸手捏了一下我单溥的衣衫问我为什么不多穿一件衣服,我如实告诉他我再没有衣服加了。于是他就叫总务去库房拿两套厂服给我,总务说我只是一个临时工。周经理就说:“我们厂是有人情味的。”总务就去拿了两套厂服给我,我很感激周经理,虽然这厂服以后在我的工资里扣了钱,但它却无可更改地宣布我通过了试用期,是厂里的一名正式员工。
大年三十我们八点就集合了,财务发给我们每人三百块钱,说这是半个月临时工的工资。接着杨课长就宣布哪些人不要来了,我和另外十一个人有幸被宣布正月初一起放假三天,初四照常上班。
冲完凉新同事李建国来找我要我同他一起去玩玩,并一跌连声地说半个月没出过厂门,没碰过女人憋得难受。我不想这样,我打算用这三百元钱买几件衣服。他硬拉着我的手说:“你不搞就不搞,你陪陪我总可以吧?”我拗不过他,只好答应帮他去壮胆。李建国轻车熟路地带我来到宵边市场附近的一家发廊。我看见他进去了转身欲走一眼发现罗小芳,我忍不住又驻足了,这时小芳发现了我想要走,我就叫住了她。她转身恨恨地瞪着我没好气地说:“你不要找我。”我有点悲愤地说:“我就是要找你!”然后在老板的要求下她极不情愿地带我上了阁楼,关了门她就开始脱衣服。我拉住她的手说:“我没想到你变成这个样子了。”她没有出声,依然坚持要脱衣服,我忍不住抬起手狠狠地甩了她两个耳光。她一愕之后就倒在那供人淫秽的小床上伤心地哭起来,我的心也软了,双手扶住她颤抖的双肩恳求说:“你是个好女人,不要再这样堕落下去好吗?”她抬起头泪眼朦胧地哭诉道:“我不这样我去哪里?你知道那天晚上秩安队的抓住我干了些什么吗?”我茫然地说:“工作总可以找到的。”她凄然道:“我知道工作是可以找到的,但我还是我吗?治安队罚光了我的钱还强奸了我,不罚光我的钱我会来这里吗?”“他妈的,逼良为娼的治安队。”我愤愤地骂完却毫无办法改变我和小芳的命运与处境。我只有叹息,小芳又开始脱她的衣服了,我拉住她的手帮她把扣子一颗一颗地扣好,然后我头也不回地逃离了。
我越过宵边天桥独自向宵边码头的方向走去。沿路都是鱼塘与破败的纤维瓦棚,那棚子与莲花水库附近那破败的工棚没有什么两样。望着那些破棚子我心酸得有点头涔涔而泪潸潸了。暗黑中从树底下走出一个三十来岁的妇女,不知廉耻地问我要不要玩,望着她那旧墙似的老脸我想起了工棚里那个无耻的香香,忍不住放声大笑。女人莫名其妙地看着我笑完后继续问我要不要玩?我说:“今晚是除夕夜是吧?”她说:“是的。”我又问:“现在十点多了吧?”她还说:“是的。”接着她又问:“你到底是玩不玩嘛?”我说:“玩,多少钱?”她说:“三十。”我拿了一百元钱甩到她脸上说:“一个晚上,够不够?”她收起钱一跌连声地说:“够,够,够。”她发嗲的声音特别恶心,但我顾不了这么多,我像一个醉鬼一样随她来到水塘后的一个狭小的棚子里。里面有一张床,和一个人过家用的用具。她关好门匆匆地脱了衣服又帮我脱,尔后喜滋滋地拉着我滚倒在她那油渍的床上。
冲动过后我忍不住放声痛哭,为我的堕落,也有小芳的堕落。我没想到我二十我年来坚守的信念轻而易举地被一个老妓女打垮了,那么小芳纯洁的灵魂又是被谁掠夺的。女人装着很愧疚地安慰我,并说她不会亏待我,以后我去找她不要我的钱了。我没有理她,甩开她的手头也不回地回到了工厂。
第二天凌晨在新年的钟声里我从宿舍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推开窗户美好的晨光迎面扑来,天际一轮朝阳正冉冉升起。我情不自禁地张开双臂欢呼这美丽的朝阳,毕竟龌龊可悲的九七年冬天彻底过去了,新生活它伴随着新的一年真正地来了。
平凡根,原名胡正根,1973年生于湖南平江冬桃山。业余从事写作,写作是一种心灵的释放,是对生活的体察。人生,很多时候付出是没有回报的,但活着仍须努力,因为只有努力才能给生活增添色彩,将有限的生命轨迹拉长。微信759417672

签到天数: 88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6-11-2 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这样的回忆
点击按钮快速添加回复内容: 支持 高兴 激动 给力 加油 淡定 生气 路过 感动 感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东莞阳光台App
  • 东莞广播电视台
    微博
  • 东莞广播电视台
    微信公众号
  • 东莞阳光网微博
  • 东莞阳光网
    微信公众号
  • 东莞电台交通广播
    微信公众号
  • 东莞电台阳光1008微信公众号
  • 东莞电台FM104
    微信公众号
  • 今日莞事
    微信公众号
  • 莞香花开
  • 东莞市食品药品
    监督局
  • 东莞市中级
    人民法院
  • 东莞市第一
    人民法院
  • 东莞市第三
    人民法院
  • 东莞市莞台文化
    交流中心
  • 南城街道办事处
杩斿洖椤堕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