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网首页 |  帮助  管理制度  申请删贴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虚假信息举报
查看: 3619|回复: 1

[小说大观] 在路上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12-8 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路上

作者/胡正根

九四年的夏天我以五十分之差名落孙山,落榜的消息让我一下子懵了,刹那间未来就象山一样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善良的父母并没有责怪我,但我一看到父亲因多年劳累而忧伤的眼神,听到母亲沉重的叹息,心里无由地痛。


每天黄昏日落时我就一个人独自来到门前的山头遥望着一天天西去的太阳。在那种寂寞与茫然中我朦胧地领悟到什么叫未来。身后父亲在门前平地上劈柴运斧的声音沉重地传来,一下下砍在我的心上,他弯曲的背驼在岁月里有如一道沉重的山梁。我想我不能再这样沉默下去了。


重阳过后一个宁静的黄昏我简单地收拾几件衣服用一个小袋装着搭在肩上,悄悄地走出了家门。


我的第一站是北京,那是应一个相交多年的笔友之邀。在笔友的帮助下我在新外大街一家超市找了一份仓管的工作。与我一起做事的是一个来自山东沂蒙山的戴眼镜的小伙子。我原想好好地干,在北京呆下去,没想到眼镜监守自盗弄了一个我整个人倒下去都弥补不了的窟窿。我只好悄悄地离开超市,连朋友都没告诉就登上了南下的列车。


车上我遇到了一个湖北崇阳人。崇阳人将整个家都安在肩上的搭链里,他长年在外漂泊。他告诉我到江西的山区斫竹伐木很赚钱,只要吃得起苦很下力气,一年挣个万儿八千是没问题的。刚开始我不相信,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他天花乱坠将林场的前景描绘得有如天堂,我经不住他的诱惑便同他到了一个山区林场。


雨晴就是在那个时间走进我生命的,她是我打住的房东的女儿。她带着山般的健硕与清泉般的柔美向我走来。她高中毕业待业在家里,正准备来年春天同人南下寻梦。我的出现似乎给她等待的心带来些许慰藉。她有很多的书,没事做的时间,我就借她的书来读,和她一起谈论书里的人物故事。从书里到书外,我们谈理想,谈人生,很多凄苦疲劳的日子就在这美丽的憧憬中烟消云散。春节过后她没有南下,我很高兴她能为我留下来。她父母也默许了我们的来往。在他们看来井里青蛙井里好,选择男人只要能养家就行。在他们眼里我正是那种能养家顾家的男人。


伐木的工作其实很累。本来我年青的肩头是不堪如此重负的,因为有雨晴,我不但不觉得累,反而越来越适应那种与大山搏斗的生活。她时常陪我进山,在深山密林我用大锯将一棵棵树锯倒,她用歌声为我驱逐疲劳。


经常我们在上午把要斫的树砍倒,在山里吃了午饭后就开始把树运到山下的基埂路上。往山下运树大家叫赶山,就是把砍倒的树顺着山坡放好,手持一根短棍在后面喊着号子往下推。一根木启动,其它的就接二连三穿云裂石呼啸着往山下冲去。赶山很刺激,也很危险,把持不住人就会被带到坑道中被飞驰的树戳穿。


夕阳从林表落下时,大家喊完最后一声号子就带着一天的疲劳与满足往回走。雨晴在时,她就会帮我扛着大锯,我则把上衣脱下来搭在肩上赤膊跟在她后面。她婀娜的身子配上那笨拙的大锯看起来有点古怪。雄健与柔美,拙笨与纤巧,野性与温柔,晃动在我的眼前,给我许多美好的幻想与绮思。

伐木的据点不断向着远山推进,日子也在这种推移中飞逝而去。进入秋天我们开始大批地砍伐毛竹。林场为了赶在大雪封山之前将要伐的毛竹全砍倒,便提高了砍伐的单价,来激发我们天天进山的热情。


虽然而此,仍有很多人不肯进山。山区本是“纵使晴明无雨色,入云深处亦沾衣”的地方,绵绵的秋雨就像大山忧伤的眼泪打湿了进山的路,再加上秋天归洞的毒蛇也时时威胁着进山人的生命安全。曾经有人就因为不小心踩到毒蛇而丧命的,也有因路滑脚崴摔倒被肩上的树戳破脑袋的。这都是触目惊心的事实,但我没有因此而停止走向深山的脚步。


雨晴常劝我不要进山,斯时她已怀了我 的孩子三个月了。我想正因为要有孩子,所以要更拼命挣钱。她忧伤的眼神阻止不了我倔强的脚步,她只好每天下午到村前的路口等我平安归来。每次看到她那担忧的眼神我总是凭生出几分内疚与惭愧,但作为一个男人我除了用泪与血来雕塑自己的坚强还有什么更能抚慰她多愁的心啊!


雨晴的担忧越来越沉重了。有几次她甚至流着泪要我不要进山了,我觉得她有点孩子气,笑着抹**的眼泪,然后带着她为我准备好的午餐坚定地走出家门,一个秋霰霏霏的下午我正和同伴专心地往山下驱赶一批毛竹时蓦然听到雨晴在山下叫我的声音。我闻声抬头,发现她正撑着一把花伞腆着肚子艰难地向山上爬。她全然没有发现我们已驱动的正向下奔驰的毛竹。我的冷汗一下冒了出来,奋不顾身地边喊着向她冲去。


我快竹子更快,雨晴闻声时那飞驰的毛竹像离弦的箭一样向她冲去。可怜她腆着肚子躲无处躲,随着一声惨叫我看到那花伞像飞絮一样飞上了天。我眼前一黑就人事不知了。


我从昏迷中醒来时雨晴已躺在堂屋中的灵柩里了。她惊恐而苍白的遗容让我再一次闭过气去。生命在舒忽之间,我没想至刹那间山泉般纯美的雨睛就与我阴阳永隔了。我恨我不听她的劝告,拼命地用头撞击着棺椁。善良的人们抹着眼泪将我从她的灵柩前拉开,他们把雨晴抬到一个山头用一抹净土埋了。她父母呼天抢地地哭喊着她的名字,但任我再伤心也唤不回流星一样逝去的伊人。


我终日以泪洗面,人很快憔悴了。不管白天黑夜我只要一想到美丽善良的雨晴就会昏死过去。她父母怕我出事,极力地劝我回家。我想我确实不能在那里呆下去了,触景生情,那里的一草一木都让我悲从中来。看来离开是我最好的选择。


一个萧条的秋日我再次来到雨晴的坟前,最后一次祭奠了她和我未出世的孩子。秋天,黄叶无风自落,猎猎的山风从四野里扫来,将我的泪打落在那新垄起的土堆上。我悲伤地哭喊着她的名字,雨晴,我能让春天不再凋谢秋天不再萧索吗?我不能!纵使我双脚飞越万水千山也不能追回她风一样逝去的倩影。在命运的轮回里,她就像一颗美丽的彗星,轻轻地,轻轻地,扫过我悲伤的双眼,让我千年等一回的心堕入万劫不复的苦痛中。


入冬我回到了阔别将近两年的家。母亲见了我泪飞如雨,这无疑勾起了我的伤心,但我不想让她知道内心的痛,便烦躁地打断了她的唠叨。我把我在山区赚的钱全部交给父亲,他激动得手都哆嗦了,在此之前他从未一次得到过一万多元钱的。他用手指溅着唾沫数钱的动作让我既心痛,又有点不屑,我默默地走进屋子里把门关上。这一关我将自己封闭了好几个月。


九七年夏,一天上午我坐在屋里读海明威的《太阳照常升起》,突然听到妹妹在檐外惊喜地说来了一只鸽子。我放下书本站起来往外走,正与匆匆进屋拿米的妹妹撞了个满怀。那时她已说了人家,怀着孩子在家里。我恼怒地瞪了她一眼,她嗫嚅着侧身走过我身傍。


站在檐前,我抬头看见一只深灰的鸽子正优雅娴静地站在我家的屋檐上。它看起来有点风尘仆仆,像一个长途跋涉的旅人。这时邻居也出来了,另外还有邻村一个业余猎手,肩上挂着铳。


望见铳我心生出一股残忍,我要求猎人把鸽子打下来。他不肯,所有在场的人都说不要打,妹妹已经拿了米出来轻轻地向鸽子抛去。我冷漠地夺下猎人的铳,瞄准鸽子“砰”的一声,鸽子应声而落。我丢掉铳,跑过去捡起鸽子。它还没有死,在我手中痛苦地挣扎,它星子般的眼睛湿湿的,可怜而哀怨地望着我。它湿湿的眼眸让我的心感到特别窒闷,我似乎看到雨睛多情而忧伤的眼睛,泪一下夺眶而出。在场的人都不知我何故流泪,莫名其妙地看了我一会,叹息着陆续走了,我一个人痴痴地站在风中,自怨自艾,任泪水流成伤心的河。


我翻看着手中渐渐僵冷的鸽子,发现它脚上套着一个小小的玻璃钢环。环上有几圈红色的电波,上面写着:一九九七,香港回归——江西省,编号为018824。原来是一只和平鸽,我更加后悔了。我捧着它来到屋前的山坡上,用双手挖了一个小坑,摘下它脚上的钢环,将它埋了。


鸽子让我再次决定离家漂泊。我打算用一生来流浪,用双手赚来的钱买一万八千八百二十四只鸽子放入蓝天。我觉得只有这样才能赎回自己的罪过。才能从痛苦的轮回中解脱。


我流浪大理,奔赴西藏,将自己置身于西北荒凉的大漠。但无论我走到哪我总看到对面雨晴向我飞来,还有我未出世的孩子和编号为018824的鸽子。我知道所有的生命自始至终都奔跑在自己的路上,也都消失在这飞奔的过程里。雨晴死在奔向我的路上,我的孩子死于奔向这世界的路上,那只鸽子死在传播和平的旅途中。我的生命将终结于何处呢,没有人能告诉我?


我把我买的第一万只鸽子带到峨眉山上的舍身崖前放飞。这几年辗转漂泊弄得我心神俱疲,我觉得自己无法完成放鸽子的愿望了。我强烈地想念着雨晴他们,我打算去找他们。站在崖前我将手松开,鸽子在我手心伫立了一会儿轻轻地张开双翅向云深处飞去。


白云深处我看见雨晴,还有我未出世的孩子和编号为018824的鸽子向我飞奔而来。我张开双臂正要向他们飞去却被人拉住了。


我悲伤地回头看见一个目光锐利的男人深深地注视着我。他深深的眸光就像那看不见摸不着的时光隧道,让人惭愧,让人内疚。他有点愠怒地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将自己伤心的往事与想法毫无保留地告诉他。他冷笑着说:“你觉得这样做就能解脱吗?雨晴在天之灵就会得到安慰吗?”我惶恐地望着他,他接着对我说:“活下去吧,你放鸽子的愿望是一个伟大的构想。”我默默地点点头,然后我们一起下山了。


在山下的宾馆里我们一起呆了三天,我们各自谈了自己的过去未来。他名叫孙汝泉,来自黑龙江,早年经商赚了不少钱。下半辈子下准备用赚下的钱游遍祖国的大江南北,名山大川,他最大的理想是五十岁时登上珠穆郎玛峰。他睿智的谈吐与坚强的意志深深地折服了我,不管以后我是否要继续漂泊,我都打算先将放鸽子的愿望完成。


告别孙汝泉我独自漂泊到珠三角,时序已转到了九九年。在南方我碰见了班花,她是我同学。


在校时我曾一度想当个作家,所以在选科时毫不迟疑地选择了文科,成了班花的同学。


在众多女孩子中班花确实是最漂亮的一个,她有一个人见我怜的特点——忧伤。她常常独坐一隅,默默地念着陆游的《卜算子.咏梅》“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我们几个男生都搞不懂她为何这般多情,这般忧郁。尽管大家都想走进她的生活,但不管谁一触及她冷艳的目光就情不自禁地退缩了。一直到毕业也没有人向班花发起过攻势,更没有人了解她。


我做梦也没想到我们会在南方不期而遇。她没有了往日的忧郁却更加艳丽了,满身金玉显得**宝气,闪亮的项链很自然地挂在她雪白的胸前,鸡心正好坠入那若隐若现的乳沟里,我看得怦然心动。


我们一起回忆读书时的岁月,谈论漂泊路上的酸甜苦辣,彼此都很开心。末了,班花邀我去深圳玩,我想都有没想就同她到了罗湖。


班花独住一套两居室的房子,屋里布置得豪华而整洁。她在彭年酒店为我接风,我感到既惭愧又受宠若惊。我绝没想到多年前只可远观的班花会对我这么好。


晚上我没有回去就睡在他她那里。凌晨我起来撒尿,路过班花的卧室,从虚掩的门缝望见床上的她。她一条雪白的腿垂到了床沿,虽然穿着睡衣,我仍能清楚地看到她鲜红的内裤。我忍不住轻轻推门进去。床上的班花睡态可掬,我情不自禁地在床前蹲下身去吻她的大腿。 班花开始呻吟了,我看到那里一片湿湿的光泽。我就像一个长途跨涉于沙漠中饥渴难奈的旅人,贪婪地喝饮她那汩汩而出的琼浆玉液。我吃饱喝足后就骑到她身上,像一头牛似的开始犁她那富饶丰美的土地。班花在我的侍弄下很快瘫成一团烂泥。


后来我干脆住到她那里了。她像供奉神灵一样供着我,让我过着丰衣足食无忧无虑的生活。渐渐地我明白了她是以什么样为生的。她在家长期养着两只鸽子,她时常用注射器从鸽子的腿上或翅下抽出鲜红的血,将它们注到一小块海绵里,再将海绵塞入自己**,给从罗湖桥过来的有钱的香港人**。

对于她这种自残害他的行为我深感愤怒。在我的干预下她答应只要我同她结婚她就不再干了,回家用她已有的几十万元钱一起过幸福的生活。我不以为然,内心上我有点瞧不起她。更主要的是我无法从记忆中抹掉雨晴的影子。我固执地认为雨晴一走我的心也死了。


班花见我不答应同她结婚就更加变本加厉地出卖自己的肉体与灵魂。没多久两只鸽子就被她抽血而死,她残酷地将它们的毛拔净,煲汤喝。那以后我不再用自己辛苦赚来的钱买鸽子放了。谁能肯定我放出去的鸽子不会成为世间罪恶的渊薮呢!


我们的分歧越来越大了,并且不时地吵架,还动手撕打,直打得两个人都筋疲力尽不肯放手,我们都感到累却双不肯认输。


为了结束这毫无意义的吵闹我只好选择逃离。没多久就传来班花吸毒过量身亡的消息。在她死之前她用剩下的一部份钱改建了她家乡的一所小学。听到这个消息我放声大哭,我后悔自己没答应同她结婚。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辗作尘,只有香如故。”泪光中我双看到那个曾经忧伤冷艳的班花。是的,她曾经开过,美丽过,在岁月长河里,人生无情的风雨又让她过早地凋谢了!花谢花飞,我不知那用她灵魂与肉体换来的钱改建的小学算不算她留在这世上最后一缕馨香。


这之后我打电话到孙汝泉家里,他家人告诉我他于半年前去世了。他是在一次登山的旅途中被山上蹋下的土石方砸死的。听他家人讲他死后的姿势还保留着向上攀登的样子。我的泪再一次默默地流了出来。


我打开播放机,一遍又一遍地播放罗大佑的《追梦人》。“让青春吹动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经红心中蓝蓝的天是个生命的开始,不知不觉这城市已记起你的笑容……”我的泪同那飘逸而忧伤的歌飞满空中。


然后我一直在外浪荡,三个月后一个多年未见面的同学从海口打来电话,同学在电话里说他在海口做水果生意,很火热,要我去帮忙。


到了海口我才发现同学在做一种名为加盟连锁的变相传销。他口若悬河将他们未来的蓝图描绘得如天涯海角旎旖的风光一样美丽。我始终以沉默回答他。


同学见说不动我就请他上线老总一个叫杨梅的女人来诱劝我。应该说杨梅很漂亮,她虽然人到了三十,但看起来更像一个二十五六的少妇,是那种任哪个男人看了都会心动的女人。同学告诉我她曾是一个很专业的歌手,一心想成为第二个**。她在娱乐场中奔波了几年后没能出自己的专辑。她也像我同学一样将他们虚幻的事业作了一通伟大的演说,但我铁了心不肯将他们要求的四千元钱加盟费交出来。


在唇枪舌剑的辩论中她越来越欣赏我。最后她狠下心说只要我交出四百元钱就可以加盟,她还打比方说这四百元钱就算我赌了,嫖了。我想也有理,说不定这四百元钱交出去我还可以一亲她的芳泽呢。我将四百钱掼到她手心,她娇柔地对我笑,就这样我就投到她的石榴裙下了。


杨梅确实做得不错,她的下线已发展到一千多人,算起来她应该从他们手中攫起了上百万的财产。她自己住在罗顿大酒店,每天用电话指挥着这些人为她骗钱。至于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去发展一个下线,她时常嘲笑我无能。不过她从没打算让我离开她,我依然每天晚上挽着她进出豪华的歌舞厅,酒吧,茶馆。我们用她骗来的钱,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我这一生最舒服的日子是同杨梅在海口度过的,最落拓的日子也是同她一起过的。两千零二年春节过后加盟连锁在公安与工商部门严厉的打击下更加难以生存了。杨梅一下成了过街老鼠,她不断地变换住地也无法躲过那些失去理智的下线对她的攻击。有一天晚上我 喝茶回来一下被一群输红了眼的梦想者堵住了去路。他们吆喝着说要杀死杨梅,我慌忙报了110风波才得以平息。这次事故后杨梅再也不敢在海口了,我和她一起坐飞机到三亚。置身天涯海角,我们尽情地享受那里的阳光沙滩,让椰风海韵濯洗我们蒙尘的心。我们坐汽艇到海天深处看鸥飞鱼跃。开心时把船停在海上,脱光了衣服在太阳底下白云深处肆无忌惮地**。我们纵情那里的阳光海水,极度的纵欲让我们很快空虚疲乏了。


有一天她问我愿不愿同她结婚。我感到好突然,盯着她反问:“你看呢?”她像看大熊猫似的看了我很久,慨叹一声说:“我们还是各走各的吧!”我也觉得分手是最明智的选择。


从海上回来我们就开始收拾行装。


离开的那天傍晚天空正飘着小雨,我们从秀英码头登上海口驶往广州的椰香公主号滚装轮。风吹打着岸边的椰树,那婆娑的椰树在风雨的夹击下宛如一个个披头散发的伤心欲绝的情妇。我感到很惆怅,杨梅也一直没说话。船渐渐地驶离了海港,奔上了新的旅航。


半夜轮船风口浪尖颠簸的震动把我从半梦半醒中弄醒,我起床来到外面的甲板上。夜并不黑,天空虽然没有月光但尚能辩清云彩移动的方向。这种朦胧,这种浮沉,宛如人生的莫测与无常。


我长叹一声尽力不去想这些烦恼事。黑暗中杨梅一只手搭上我的肩膀。我回过头来她变态似地抱住我猛啃,并伸手拉开了我的裤链。我知道她要做什么,我轻轻地捋起她的裙子从里把她的内裤拔到她膝弯,然后怀着一种不知是解脱还是恨意亦或是放纵的心情狠狠地**。我们紧紧地搂抱着对方,轮船在海上的抖动让我们完成了一次最刺激最惬意的交媾。


从黄埔港登岸,杨梅很快就买机票去了福州。


杨梅走后,我又独自开始了在珠三角的寻觅。我越来越厌恶这种漂泊的生活,也深深觉得生命毫无意义。当杨梅留给我的钱花得差不多的时侯,我再也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了。


死的念头一萌生我就每天下午到附近的药店买两片安定,我把它们全都积聚起来。当药积到一定量后我就到外面饱餐了一顿,回到住地沐浴更衣后就一口气将它们全吞下去。我静静地躺在床上等待着死神带我去见雨晴他们。


朦胧中我看到雨晴腆着肚子羞赧而忧伤地向我走来。还有那编号为018824的鸽子,孙汝泉,班花。我正要向他们跑去时他们却转身朝各自的方向飞奔而去。我边喊边追,可是却越追越远,最后他们都从我眼前消失了。我蹲在地上绝望地放声大哭。然后我就醒了。


望着那泪湿的枕巾我大怒,冲出旅馆径直去找那个卖安定给我的中年女人。看见我她心平气和地对我说:“年轻人,不要胡思乱想!”原来她早洞穿了我的心思,我气馁了,也无心计较她曾卖假药给我。这时我反倒想起了家中年迈的父母,我想即便死也先见他们一面吧。这样我就买了回家的车票,时间已是二零零二年的冬天了。


当我推开家门时我母亲一下子惊呆了,继而放声大哭,父亲也老泪纵横。我几年不回家他们都以为今生再也见不到我了,我爷爷就是在九八年冬天在等我不回的遗憾中去世。几年不回,家里已是物是人非,弟弟已结婚成家分住出去了,老屋里只留下我苍老的父母带着外甥外甥女住。人生代代无穷己,青山年年望相似,人生数载弹指一挥间,多少痛苦的回忆与甜美的往事都无情地变幻成蓦然回首时一声沧桑的浩叹。


我的外甥小号胖胖,已经五岁了,外甥女也快四岁了。起先这两小家伙都不理我,直到我给他们每人几元钱才一路前后地追着我叫大舅。他们阳光般明媚的生命照耀着我抑郁阴沉的心。面对他们泉水一样纯净的目光我心生出许多愧疚,我再也没有勇气面对死神了。


冬天的早晨很冷,但小孩子不怕。每天一大早就起床一前一后地冲进我的卧室,爬到床头对着我耳朵吹气,甥女则爬到床尾用她的小手抠我的脚板心。如是再三直到我起床为止。


我一起床甥女就连拖带抱将我母亲挑了几十年水的扁担塞到我怀里命令我说:“帮外婆去挑水。”我笑呵呵地从她手里接过扁担带她去挑水。从井台到家里一个来回大约要十多分钟,但因为她前前后后的纠缠,往往我挑满一缸水却要一个早晨。她姗姗地走在我前面,我挑着水桶跟在她后面踟蹰。我不知她稚嫩的小脑瓜里为什么有那么多稚气可笑的问题,她叽叽喳喳不住地问这问那。我回答她的问题也思考这些简单的问题。朝阳洒在路上是那样娇艳美好,这时我就会觉得同她走在路上的感觉真好,活着真好。我不敢说我外甥女在无知的纠缠中挽救了我的生命,但在那一来一回的奔波中我觉得人生道路就好似挑着一担水来来回回地奔走。双脚看似走了万水千山,实际上只走了起航与落帆这一步,人生似乎经历了许多酸甜苦辣,回过关来其实是从一个原点到另一个原点而已。真正的希望原来还在肩上,在路上……


郑重申明:本小说纯属虚构,请有缘读到者不要当真,纯属娱乐。


胡正根,1973年生于湖南平江冬桃山,笔名平凡根。业余从事写作,写作是一种心灵的释放,是对生活的体察。人生,很多时候付出是没有回报的,但活着仍须努力,因为只有努力才能给生活增添色彩,将有限的生命轨迹拉长。

微信759417672


签到天数: 53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7-1-12 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看……思路是顺的,有一度我都想让男主去死……
点击按钮快速添加回复内容: 支持 高兴 激动 给力 加油 淡定 生气 路过 感动 感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东莞阳光台App
  • 东莞广播电视台
    微博
  • 东莞广播电视台
    微信公众号
  • 东莞阳光网微博
  • 东莞阳光网
    微信公众号
  • 东莞电台交通广播
    微信公众号
  • 东莞电台阳光1008微信公众号
  • 东莞电台FM104
    微信公众号
  • 今日莞事
    微信公众号
  • 莞香花开
  • 东莞市食品药品
    监督局
  • 东莞市中级
    人民法院
  • 东莞市第一
    人民法院
  • 东莞市第三
    人民法院
  • 东莞市莞台文化
    交流中心
  • 南城街道办事处
杩斿洖椤堕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