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网首页 |  帮助  管理制度  申请删贴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虚假信息举报
查看: 5107|回复: 1

[散文随笔] 这不是我想要的人生……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5-19 15: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落凤山山势平缓连绵,像一只头向西、尾巴向北的凤凰,山名便由此而来。这里的山道并不算难行,而且比官道要节省不少路程,平日里,过路的商旅行人只要不载重,不少人会抄这个近道。

    尽管天寒地冻,还是有一小队人马出现在这山道上。这些人有护卫、有仆从,还有女佣,全都面带苦色,簇拥着一辆不大的马车,缓缓向前而行。

    马车里坐着一家四口。一双六七岁的儿女,全身裹在厚厚的皮裘里,缩手缩脚的蜷在母亲身边。虽然点着个炭盆,但北风从车缝钻进来,车里依然十分冰冷。

    两个孩子的母亲,是个二十多岁的妇人,样貌称得上端庄美丽,气质更是温婉平和,一看就是大家族出来的。只是看到孩子受罪,她也不能免俗的小声抱怨道:“那些人也太过分了,不过是个小小的县令,就不能缓一缓,等暖和了再让你上任?”

    她说话的对象,是个神采内敛、气度从容的青袍男子。他正拿着本书,在颠簸的山路上看的津津有味,闻言叹口气道:“其实山下没有这么大的风,你却偏要到山上烧香。”

    “听说这落凤山的凤凰观,香火灵验的很。”妇人有些不好意思的白一眼男子道:“还不是为了你,我要求道祖保佑,让你早日调回京城。”

    “娘,”小女孩娇嫩的声音打断了夫妻的对话,“我要尿尿……”

    一旁的小男孩也跟上说:“我也要尿……”

    妇人忍俊不禁,刮一下小男孩的鼻头道:“什么都要跟着姐姐学。”

    男子也笑了,宠溺的摸摸儿子的头,搁下书本起身下车道:“爹爹给你拿夜壶去。”

    男子下了车,跺一跺酸麻的两脚,把夜壶送进车中。眼看凤凰庙就到了,他便安步当车,缓缓而行。

    呼吸着冷冽的空气,男子的头脑为之一清,心情却依然沉重。妻子总以为,他是被家族的嫡系排挤才匆匆离京。但事实并非如此,是他自己选择这时候上路的。虽然他人微官卑,却依然能预感到,京中即将有大变发生。

    皇上取消九品官人法,又颁布均田令,还要重新统计全国户口,样样都砍在门阀豪族的根基上,那些人怎么能不反对他?皇上登基才两年,根基还太不牢固,如此操之过急,是取乱之道啊!

    男子本身就是七大门阀之一的子弟,自然十分清楚那些门阀联起手来,实力要远胜皇家。何况,还有个貌似忠厚、实则野心勃勃的平王殿下……

    男子一路走,一路长吁短叹,既为皇帝和国家的命运忧心忡忡,又为自己眼下的弱小无力而悲哀。预见到京城要风云变幻,只能远远躲开,以免行差踏错、连累妻儿……

    ‘这不是我想要的人生……’男子长长一叹,正准备收拾心神,加快脚步。忽然听到身后有马车疾驰的声音,不由循声望去,只见一辆样式普通的双驾马车,在山道上狂奔而来。车夫好像仍嫌不够快,还在拼命抽打着马匹。

    男子不由眉头紧锁,这段山道十分狭窄,仅容两车并行,但对方狼奔豸突,而且还是双驾马车,怎么可能过得去?!

    男子让护卫高声叫对方停车,但对方置若罔闻!只见那辆马车根本不减速,依然直冲而来!男子的马车极力避让,道路还是不够对方通行,一侧车轮轧出了道路,重重撞在一块凸起的山石上,登时就翻了车!车夫直接被掀飞出去,一头撞在山石上,生还希望渺茫。

    “快救人!”男子赶忙带着家丁,跑到翻倒的马车旁,想要打开车门。却吃惊的发现,那车门无比沉重,竟然是昂贵的铁梨木制成!这么大的马车,全用铁梨木制成,就是七大门阀也不会如此铺张!

    更让他吃惊的还在后头,当他打开车门,看到里头的母子俩,不禁失声叫道:“皇后娘娘!”

    女子额头流着血,但怀里的小男孩毫发无伤,她有些错愕的看着对方。“你是……”

    “在下陆信,娘娘还在梅阀时,曾随兄长参加过娘娘的诗会。”叫陆信的男子忍住满心的惊涛骇浪,让女佣把皇后从马车里扶出来。

    “陆信,我想起来了!”皇后出来马车,抱着怀里的男孩儿便跪在了陆信面前,哀声乞求道:“求你救救太子吧!他是皇上唯一的骨血啊!”

    “皇上……”陆信闻言浑身一震道:“出什么事情了?!”

    “皇上,”皇后泪珠滚滚,鬓发在寒风中凌乱飞舞,凄楚无助的悲泣道:“已经遇害了……”

    “啊!”陆信登时僵在那里,虽然已料到会出大事,却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手下人的惊呼声把他唤回神来,陆信茫然的举目四望,才发现山下到处影影绰绰,整座落凤山都被包围了!

    “求求你,救救太子吧……”皇后不断地的哀求声,始终萦绕在他耳边。

    玄甲骑兵追到凤凰观前,便见一名身穿绿色官袍的男子,恭候在山道旁。

    “你是何人!”一名骑兵冷声问道。这种低级官员,他们根本不放在眼里。

    “下官新任钱唐知县陆信,特在此恭候夏侯阀大军。”陆信并不着恼,客客气气道:“诸位可是追踪皇后和太子而来?”

    “吁!”玄甲骑兵闻声纷纷勒住马缰,一名头领厉声问道:“人在哪里?!”

    “被下官的手下困在凤凰观中,等候贵阀发落!”陆信一指前方,他的十几个从人,全都手持兵器,满脸警惕的看守住那小小的道观。

    玄甲骑兵立即上前,把那道观围了个水泄不通。手下人去查看真情,夏侯不败打量一眼陆信道:“你是陆阀的人?”

    “回夏侯将军,正是。”陆信恭恭敬敬答道。

    夏侯不败想了想,缓缓摇头道:“没印象……安国公是你什么人?”

    “是下官堂伯。”陆信答道。

    “哦……”听说他是陆阀旁系,夏侯不败兴趣缺缺道:“你家的那些嫡系,这次表现的太差劲,还不如你个旁系。”

    这时,那头领回来禀报道:“领军,里头确实是那母子俩。”

    “那还愣着干什么?”夏侯不败冷冷瞥他一眼。

    “她们在殿里堆满了柴火,还撒了灯油……”那头领有些艰难的回答道:“属下一时难以决断……”话音未落,就见观中腾起了浓烟。

    “废物!”夏侯不败终于变了脸色,怒斥一声,纵身飞扑进凤凰观!

    观中,不大的三清殿燃起了熊熊大火。风借火势,转眼间,就把木质的殿阁烧成了火海。饶是夏侯不败神功盖世,也不敢冲进去,只能厉声下令手下救火。读bi趣阁垫c0m

    火海中,皇后娘娘状若厉鬼,披头散发指着夏侯不败和跟进来的陆信,凄厉的诅咒道:“夏侯阀弑君祸国,本宫今日就是你们的明天!陆信卖主求荣,不得好死……”

    皇后的詈骂声中,大火燃烧声中,玄甲骑兵救火声中,分明还有个孩童的哭喊声!

    陆信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面孔被火光映照着晦明晦暗,笼在袖中的一双手,忍不住微微颤抖。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5-19 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只是路过打酱油的。
点击按钮快速添加回复内容: 支持 高兴 激动 给力 加油 淡定 生气 路过 感动 感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知东莞App
  • 东莞阳光台App
  • 东莞广播电视台
    微博
  • 东莞广播电视台
    微信公众号
  • 东莞阳光网微博
  • 东莞阳光网
    微信公众号
  • 东莞电台
    微信公众号
  • 今日莞事
    微信公众号
  • 莞香花开
  • 东莞市食品药品
    监督局
  • 东莞市中级
    人民法院
  • 东莞市第一
    人民法院
  • 东莞市第三
    人民法院
  • 东莞市莞台文化
    交流中心
  • 南城街道办事处
杩斿洖椤堕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