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网首页 |  帮助  管理制度  申请删贴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虚假信息举报
查看: 5472|回复: 2

[散文随笔] 刻上胡杨木的爱情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6-16 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刻上胡杨木的爱情
作者/胡正根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多年来,王之焕笔的那种悲凉一直穿透漫长岁月,震撼我的灵魂。其实不要说玉门关,西出阳关之后,铺展在眼前的万丈黄沙就已让人顿生苍凉之感。我之所以顶着如刀朔风,迎着漫天黄沙,穿越千里戈壁,是为了挽救一场俗世的爱情。那时我同一个叫尔雅的女孩子,在南方的滚滚红尘中由相识到相恋纠缠了三年。三年的爱与恨,悲与欢,我当然不肯轻易放弃,僵持不下。她说我们去草原戈壁走一趟,也许那种广袤的苍凉会让我们冷静的思考一下我们的过去与未来。我想也好,如果爱能穿越无边的风沙,就没有浇灌不起的绿洲。我们就有了这一次阳关之旅。
我们从敦煌出玉门关,走阳关到月牙泉,但不敢深入戈壁腹地。“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虽然裴多菲把爱情夸大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但爱过恨过的我们都很现实。我们深知人生可以有几次爱情,但生命只有一次。后来我说服她一起穿过罗布泊去楼兰古城,一路上我俩的心情都很不好。那天我一个人漫无目的地沿着大漠向前行进。我已彻底地失去了一个人本能的恐惧,也不怕被风沙迷了双眼找不到归路。我不停地走,身前身后都是漫漫的黄沙。回首来路一行歪歪斜斜的脚印让我感到生命的渺小,这渺小让我悲哀。一整天我也不知走了多远,夕阳下山的时候我真的迷路了。四野里除了朔风就是黄沙,站在那四顾苍茫的荒凉与静穆中一种岁月无痕的沧桑,跃上我的心头,我咸到前所未有的恐慌。求生的欲望让我急着想找到出路。我像一头困兽似地往乱窜。沙漠早已退去了白天的溽热,夜风泠泠,吹在身上刺骨地冰冷。
这时我看见一个奄奄一息的人躺在沙漠里,看得出他是一个在沙漠里迷路的旅人。他细若蚊蚋的声音透过风沙的肆虐传入我麻木的耳朵,我毫不迟缓地对着他焦渴的嘴唇唾了一阵,然后把他扶起来搭在背上艰难地一步一步往回走。夜风如刀,银色的月光洒在大漠使整个大漠就像无边的雪原。我每走一步就好像向着恐慌前进一步,死亡的阴影一直笼罩在我心头挥之不去。我不停地在心里念着,“我要活,我要活!”诸神保佑,第二天清晨我们总算走出了沙漠,回到了大红山。
我把他放在地上喘了一口气,才顾得上回头看这个昨晚累了我一晚的家伙。从他的着装可以看出他是一个蒙古人,三十多岁,棱角分明的脸上长满了络腮胡了,高高的鼻梁使他的脸上平添了几分成熟与刚毅。望着他我突然产生一种莫名的恐惧。尔雅看他温柔的眼神让我后悔把他背回来。我的担忧不是毫无来由的,从她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中我看到我的爱情真的完蛋了。
在尔雅悉心的照顾下他很快就恢复了体力,于是我们知道他叫巴图乌蒙夫,是一个来自内蒙古红石山的喜欢冒险的血性汉子。他这次穿越罗布泊,在大漠中迷失了方向。他能够碰上我完全是凭着一股顽强的求生欲望,而他的马倒在大漠深处了。他传奇的经历以及他对西北各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的了解引得尔雅心生赞慕与敬佩。我发现从他一出现她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这条汉子。他完全搅乱了我们本不平静的生活,残酷地扼杀了我们脆弱的感情之苗。他带着成熟和沧桑霸道地攫取了尔雅的芳心。
他送给尔雅一个叫巴乌的乐器,那东西看起来简单,学起来也容易,但它发出的声音却特别断人肠,就像胡笳羌笛一样。她每天缠着他学巴乌,我实在无法忍受他们对我无情的忽视与淡漠。有一天我憋了很久的火终于爆发出来了,我向他提出挑战。他莫名其妙地看了我很久,哈哈大笑说:“我绝不和你决战,因为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固执地说:“你必须和我决斗,因为她爱你,为了男人的尊严请你尊重我的选择,你赢了就把她带走。”在我再三的要求下他勉强答应了,但他却告诉我他不会带走她。尔雅忧郁地看着我们,什么也没说,她似乎在期待浴血的决斗来点燃她的感情。
我们默默地来至沙漠,在一棵胡杨木下站定。我之所以选择在胡杨木下决战是因为我听说胡杨木能活一千年,并且死后一知年都不腐烂。我想不管我的爱是输是赢我都有期待这一精灵把它带入戈壁大漠,让它在天宇之间活上一千年。我和乌蒙夫就像两座山岳一样对峙在这天地之间。
大漠的落日下,
谁在反弹着琵琶?
只等我来去匆匆,
今生的相会,
荒凉的古堡中,
那吹箫的人是谁?
任岁月剥去红尘,
无论伤痕累累!
巴乌从尔雅口中发出婉转苍凉的声音,那声音如泣如诉,悠悠弥漫在宁静的大漠上,让人肝肠寸断。我开始有点后悔我这轻率的决定。我不是害怕乌蒙夫的剽悍与勇武,我隐隐地觉得不论是输是赢,尔雅都将离我远去。
乌蒙夫迟迟不肯动手,他根本不想和我决斗。在他转身将要离去的时候,我骤然发起了进攻。我想不是我卑鄙,因为我知道就我这羸弱的躯体跟他硬打,三个也不是他对手。尔后我看见血从他前额汩汩昌出来。我傻眼了。他缓缓地转过身,凌厉的眼睛鹰隼似地盯着我,一步一步向我走来。我恐惧得直往后退,退到那胡杨木下我就毫无退路了。
乌蒙夫出手了,他三两下就把我打得趴在地上爬不起来。血从我鼻孔里涌出来,我浑身像散了架似的疼痛,但我没有呻吟。我挣扎着想爬起来,可都有以失败告终。他盯了我一眼,转身向夕阳缓缓而去,在如火的天边他挺拔的身影就像一座移动的沙丘。
第二天早晨醒来,尔雅已不在。我想她追寻乌蒙夫的足迹去了。我忍痛从床上爬起来,向沙漠跑去。我找到了我们决斗的那棵胡扬木。天地之间除了一望无际的苍凉还是苍凉。乌蒙夫离去的足迹已被一夜风沙轻轻地抹去,就像我们的决斗不留一丝痕迹。沙漠上没有尔雅的足迹。风沙吹来,扑打在那孤单的胡杨木上。我手抚着胡杨木,悲哀地想:天地间,红尘中,没有一种爱是能够刻意抓住的!
我拔出腰刀,在树干上刻上我和尔雅的名字,然后手一扬,刀光闪处,一条没有尽头的路铺展在我眼前。我回望了一眼来路,毫不迟疑地向大漠深处走去……
胡正根,1973年生于湖南平江冬桃山,曾用笔名平凡根。爱好游山玩水,灯下独酌,敲打文字,喜欢佛法的善,耶酥基督的爱,漂泊半生一事无成,人到中年淡泊世事,无理想,无追求,只求平平淡淡过完浊世,然后能平静面见我佛如来。
业余从事写作,写作是一种心灵的释放,是对生活的体察。人生,很多时候付出是没有回报的,但活着仍须努力,因为只有努力才能给生活增添色彩,将有限的生命轨迹拉长。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6-18 12:09 | 显示全部楼层
从你的世界路过,却没在你心里住过,如果爱为何没有相守,说我是个过客,缘何路上没有我的风景?

签到天数: 360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7-7-15 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种爱情
在苍凉中升华
点击按钮快速添加回复内容: 支持 高兴 激动 给力 加油 淡定 生气 路过 感动 感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知东莞App
  • 东莞阳光台App
  • 东莞广播电视台
    微博
  • 东莞广播电视台
    微信公众号
  • 东莞阳光网微博
  • 东莞阳光网
    微信公众号
  • 东莞电台
    微信公众号
  • 今日莞事
    微信公众号
  • 莞香花开
  • 东莞市食品药品
    监督局
  • 东莞市中级
    人民法院
  • 东莞市第一
    人民法院
  • 东莞市第三
    人民法院
  • 东莞市莞台文化
    交流中心
  • 南城街道办事处
杩斿洖椤堕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