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网首页 |  帮助  管理制度  申请删贴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虚假信息举报
查看: 34328|回复: 60

[麒麟合创] 【麒麟合创】塔子岗,从彩绘中走来——走进农耕时代的东坑之塔岗(三)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9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2-11-4 17: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醉红颜 于 2012-11-5 08:26 编辑

塔子岗,从彩绘中走来

——走进农耕时代东坑之塔岗之三

总策划:舞者  作者:巨野子木  醉红颜

塔子岗,从精美的彩绘中走来





    我们与老伯攀谈起来,询问村中的建筑和逸事。老伯年事已高,虽打赤膊神情却也自若,一如农村常景,老伯健谈,从小门楼处带我们走在塔子头村的第二条麻石小巷,巷内泥砖房、青砖房连成一片。

    右侧第一条横巷巷口横着简易的青砖门楼,已经坍塌,碎瓦片散落一地,墙头上丛生着厥类,再向上望,灰塑的青砖墙角隐约露出半只陶罐,一簇野草盛开着如芦苇般淡红的花,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格外发人幽思。
小巷的尽头,我们遇上了健谈的老伯
·

      巷内一排青砖老屋森森然,第一间老房还算完整,只是大门紧闭,且檐下彩绘等一片模糊;第二间老房门口大开,院内残破不堪,唯有陶制的下水管尚且古朴。趟栊仍在,木框上头的雕花还算精致。不知为何没有看到檐板,不知当初没有还是后来拆去?
老伯告诉我们,这里曾经有一块大牌匾,可惜文 革的时候被毁了
·

    檐下的山石花草灰塑虽构图简单,却也隽永,耐看。廊下的彩绘值得一提:左侧为淡墨怪石,石边兰草丛生,石榴树果实累累,一凤头鹊俏立枝头;右侧仍为淡墨怪石,石边生草,旁有黄 菊一束,上立雀鸟一只,振翅欲飞。
黄 菊一束绽放在奇石边,小鸟也振翅欲飞了!
·
     我们仔细观察着这座老屋,猜测着问老伯:“这房子大概有百年了吧?”

   “这房子是同治年间的,主人全部到海外去了。这里以前有一个很大的牌匾,这户人家祖上有点功名的,后来在文革的时候毁了。”老伯果然清楚老屋的渊源。

   “这一排房子是一家的吗?和您是不是同一房的兄弟?”我们又问。
青砖房上的彩绘和灰塑保存得尚算不错,我们为之一振!
·

   “这一片都是他们同一房兄弟,大儿子分得这间,二儿子分得这间。还有最里面的这间泥砖房也是他们兄弟的。我跟他们并不是同一房兄弟。”老伯指着这几间房逐一说明。

   “老伯家里的房子还是原来的吗?”我们知道这几年村落的变化太大了,老屋越来越少了。



彩色的灰塑如昨,不禁思量着当初这些颜料是怎样做出来的
·

   “我那间也久了,我在这里居住好几代人了,从立围就住到现在。只是现在,我们村里人开始将原来的房子推倒,重新了许多现在的房子,”老伯叹了口气,继而又有点伤感地说,“住的条件改善了,年轻人都不愿意住在老围里了,早早晚晚这老围就毁掉了。”

      “这……也算是时代发展的结果吧!”我们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安慰老伯。

    告别老伯,我们顺着下坡的麻石巷来到右侧第二条横巷,巷面铺着条状的红粉石,石隙间生长着不少的杂草,可以想像这条巷里的人家多半已经搬离。

第一、二间的老屋的小门楼皆用红粉石梁架,与红粉石的门框、基础成为一体,在青砖灰瓦的搭配下格外抢眼。第一间“塔岗子头209号”门楣上印有“大学*著”,开始以为是“光”,但意思不通,后来反复观察,认为是“毛”字,而这条标语应该是文革时期的产物,提倡人们“大学毛主席著作”——《红五卷》(《毛 泽 东选集》1——5卷)。第二间门楼下檐板刻有简单的雕花,中间一个四不象的动物,猜测是麒麟。
古雅的青砖房门头上,留下时代的特殊印记
·

    这条横巷尾部一间老屋已经拆去半边,参差的青砖、残留的窗花、斑驳的泥砖、砖上的苍苔、罅隙中的荒草,与身着唐装站立在墙边的红颜相衬,极为和谐,也引起我们强烈的怀旧情绪。
残断的青砖墙、碧绿陶窗花,加上唐装在身的红颜——时光似乎倒流了!
·

     横巷尾左转一座青砖院落闪现并立刻让我们的眼前一亮。红粉石台阶、墙脚、基础、门框,配以青砖墙、灰瓦、灰塑,门脸虽不大,却是保存相当完整的东莞院落。描金的檐板、复繁的刻花、生动的门边石刻、极富佛教色彩的神龛……我们用心地观察着,小心地抚摸着这些穿越百年的老屋……
   墙边晒着一溜成捆的柴草,昭示着塔子头村简朴的农村生活。墙外巷子里的麻石小路直通围门进来的第一条小巷。
成捆的柴草堆放在这户人家的墙边,农耕的气息扑面而来
·
神龛和檐挡板看着格外的亲切,仿佛外面的世界与她们无关……
·

     第二条麻石小巷可以直接通到李氏宗祠前池塘边的大路上,右侧还有两条横巷,但建筑特色不显明,在此不赘述。

      我们继续行走这条小巷的左侧第一条横巷,除了几户八十年代修建的房子外则是参天的龙眼树,绿荫匝地,野芋摇曳,荒草萋萋,泥砖房隐约其间。

     左侧第二条横巷为青一色的老屋,我们逐一品鉴。其中第二间老屋,门楼已经掉坍,趟栊仍在,廊下的彩绘已经模糊,檐下的灰塑少头缺脚的,但可以想像当初的精致,墙头上的灰塑清晰可辨,绿蔓爬上墙头,稀稀疏疏地覆盖在灰塑上,去年枯蔓依然挂在墙上,既可衬托出生命的倔强,又凸显出生命的轮回。
门头上斑驳的彩绘好不容易走到了我们的面前,发出遇难者的呼救声
·

   但古村落的生命可以轮回么?老屋、窄巷、古井的生命里还有春天么?我们无法回答这样的问题,我们只能默默地行走,埋头记录东莞的曾经和现在,因为我们把握不了这些村落的未来。

      有两家门前建起了青砖的影门墙,这在东莞比较少见,而在北方则是普通人家必备的风景。影门墙仅仅是一墙青砖墙而已,没有看到任何的装饰,这应该是比较平常的人家。

     《温溪水,塘边人家》中曾经详细描写过砖厂路一个袁姓人家的书房的影门墙,墙中彩绘观音菩萨,两侧为灰塑对联,还有灰塑的横批,极为繁复,十分雅致。那是一位曾任琼崖县令的家,自然胜过平常人家。
这一溜青砖房前都有影门墙,也许是风水格局的需要?
·

     老屋的对面则是厨房,可惜屋顶已经塌掉,但屋内的灶间布局仍在,红砖砌就的灶台、烟囱仍然完好,一只吊头的灯泡仍然高悬,野藤弥漫在废墟上,包裹着倒塌在地上的一切。一只陶制的两格的箸笼挂在墙上,箸笼正中为隶体的“寿”字,上为“福禄寿”三字,“寿”字下为绕枝的花纹。右为“百子千孙”,左为“状元及弟”字样。
厨房已经坍塌了,曾经的生活气息还在……
·

    十分喜爱,遂叫红颜来一起分享,果然红颜亦钟爱有嘉,动了心思,不想让此物毁于废墟之中,竟将陶箸笼捡了回来。这是我们行走有极少有的行为,通常我们只是拍照,绝不轻意挪动原物,而此类易毁且平常之物则为例外。

    印象曾经有过两次,一次是行走道滘时,带回一套莞草编织工艺品,因为存放年久,大部分草编已经腐朽,遂抢救性地带回一套,放在阳光书友会,供大家观赏;另一次是行走寮步黄 菊园时,带回张王爷木刻一块,因为老围村民已经全部搬迁,木刻暴露在露天中,易容易损坏,也就抢救性地带回,后委托与莞泉阁铜钱辉寻找合适的藏友收藏。
我们将这个被废弃在早已坍塌的厨房中的箸笼捡了回来

    左侧第三条横巷似乎只有几间不堪的泥砖房,我们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走了巷子,不料想却有惊人发现。原来廊下的两幅彩绘内容独具一格,也是我们行走四五年的时间第一次看到。两幅彩绘均有深蓝色花纹镶边,画面有高耸的楼房,宽大带有烟囱的厂房,绿黝黝的江堤上,一条蜿蜒的小路直通码头,江水蓝汪汪,江上双桅杆的帆船如鲸,小舟如梭……一幅中国新兴民族工业的缩影呼之欲出,我们倍感兴奋。

一幅中国新兴民族工业的缩影呼之欲出
·
    廊下两间的花鸟山石图均保存完好,但在这两幅彩绘的相比下,黯然失色。老房门前堆满了柴禾,抬头观察老屋,才发现另一侧几乎被五色梅密密地包围着。我们穿过五色梅的重围,再回首,五色梅的花海的空隙中露出老屋的本色,原来青砖的墙仅仅是门脸,而山墙还是泥砖砌就的,只是外墙皮镶嵌了瓦片防雨防潮。

五色梅包裹着塔子头村,我们的脚步没有停止

·

    我们来到了第三条麻石巷,巷边的木柴成堆,恰好证明村内许多村民还保持着传统的煮饭方式,一日三餐时间,在这样的老村落还可以嗅到烧柴煮饭的稻草味和饭菜的香味……

    第三条巷内右侧第一横巷只有三户人家,皆是青砖老屋,笔直地通向村头的大路。最值得一提的是第一间老屋,仍然是前出式的层叠门楼,而门楼下的灰塑却是少见,两侧塑有两只漫画式的龙子高居在波浪之上,栩栩如生,两两相向,而中间书有“桂馥蘭馨”四个字。
“桂馥兰馨”四字寓意着“子孙复兴”?

     右侧第二横巷第一间“塔岗子头212号”在高高的木瓜树下,黄皮树影中露出古朴的容貌——一座饱经风霜的老屋。老屋整体保护完好,无论檐板、彩绘、灰塑、石刻均为原貌。继续行走在乡间泥土小巷中,青草匍匐在脚边,青砖老屋仍在延伸,红颜不时地深入到屋后的残垣中寻找可能的文化痕迹……

    走出横巷,来到村头的一条大路上,两侧的房屋鳞次栉比,再次掀起我们探索的热望。

    大路顺坡而上,路右有几间老屋,似乎十分破旧,并不值得留恋,但我们还是没有放弃,并且的确再次给我们带来了惊喜。虽然“塔岗子头140号”老屋的檐板刻有双鹿十分精美,虽然老屋的古朴让我们欣赏,但引来我们惊叫的还是两幅清末民初的彩绘图。

双鹿与蝙蝠嬉戏在檐挡板上,寓意“福禄双全”


·

    左侧彩绘近景为宽阔的江边,中间有虹桥飞架、矗立的楼房、厂房还有行人等,远景则是隐隐的青山、绿树、蓝天……最令人惊奇的是近景江面上的拖船,前面一艘冒着黑烟的机动船在前,缆绳系着一只木帆船在后,这就是传说中的“拍拖”的原形,这就让我们苦苦寻觅的四五年的“花尾渡”,绝对没有想到在塔子头这偏远的村落中发现如此宝贵的东西。

墙顶的彩绘,你还能撑多久?
·
传说中“拍拖”来源于“火船拉省渡”,这幅彩绘生动地为我们解释了火船与省渡是怎样“拍拖”的了!
·


    右侧彩绘近景仍是一片无垠的江边,江上小舟疾行,船夫摇橹划桨;中景拱形的建筑物似乎是砖窑厂或陶瓷厂,粗大的烟囱浓烟滚滚,工厂的生意如火如荼,几个挑担的戴凉帽的工人正往江边码头送货;远处的江边绿草如茵,翠木森森,远处大海中的山岛耸峙……正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新兴工业的景象。
[localimg=180,135]4[/localimg]
新兴工业的发展为当时的人们带来了新的希望

    我们兀自立在那儿半晌,边欣赏边赞叹边拍照,最终我们还是带着满意的微笑离开了这两幅极经典的彩绘,这两幅充满划时代意义的彩绘,我们期待着彩绘完整的保留,切莫毁坏,因为这是东莞地区的唯一关于清末民初新兴资产的图画,原来只见繁华广州的十三行等处的彩绘,而东莞地区此类的画作从未见过。

     回到大路上,上坡处还有许多值得关注的老屋、门楼、古树,以及树下休息、打牌的村民,静静的村落格外和谐和安详。
回到大路上,路边的这堵只剩一个门口的泥砖墙将我们的相机聚焦
·

     再次返回到池塘前,左侧有一四方形古井,一位房客正在打水,我们凑过去,发现古井内壁上生长着茂盛的青草,遮掩了半个井口,水位很低,打水非常方便。房客已经在用井水淘米了,他告诉我们:“这井水好吃着呢!我们现在都在用这井水洗衣、洗菜、煮饭。”难怪,村民这么喜欢古井!因为井水与村民的生活是如此贴近,村民就是依此为生,感情深之又深。
古井情深

    塔子头村前与大多数东莞的古村落的布局一样,一方大约二三亩的池塘照例横卧在村前宗祠前。祠堂的马路早已硬化,靠近池塘樽的马路边还划出了停车黄线,而另一侧则是一字排开的老屋,像一列等待检阅的兵士。
洁净的水泥路面将原来的黄土路替换,青砖房为新农村抹上了一道异样的风采
·

     第一、二间的老屋仍是传统的青砖房,小可的门楼已经破损,但值得一提的是第一间青砖房的山墙灰塑堪称一绝,怒目相向的夔龙头一下就吸引住我们的眼球,而龙头后的花纹亦是生动非凡。第二间的老房也很普通,但墙壁上若隐若现的曾经的领袖的影子,象征着一个历史朝代的远去。
灰塑的夔龙保存完整,栩栩如生
·

    “塔岗子头198”相邻的一间老屋已经颓废,但房顶上的灰塑和墨绿的宝瓶却也耐看。岭南建筑风格中有“宝瓶”保平安之寓意,故而东莞古建筑中喜欢用来做装饰之用。



碧绿的陶瓶在阳光的照射下如同翠玉一般
    “塔岗子头199”与“塔岗子头200”相邻,均为青砖老屋,老屋还正常使用着,这才是难能可贵的。如果一个古村落单纯把它保护起来,也就失去了“活着”意义,也失去了传统的价值,而有原著民居住其中,才能使建筑复活,才能使民风民俗得以延续……
一孖青砖房诉说着平常百姓的平常故事……
·
     但目前这种境况堪忧,现在的年轻人已经不能守住这样的村落生活,他们更加向往现代化的城市生活,我们有理由担心,农耕时代的生活随着古村落的没落而逐渐退出我们的视线,并最终消失……

    塔子头村行走已经结束,我们站在池塘的另一边观瞻这座水边古村和水边的倒影,一切就像梦里水乡,一切都变得格外朦胧和扑朔迷离……明天,再来时,你还会呆在原地等我们吗?


渐行渐远的古村落是我们心中的牵挂……



温馨提示:【麒麟合创】系列作品皆为原创,转载请注明“总策划 舞者   作者:巨野子木  醉红颜 ”并注明出处,感谢关注与支持!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评分

参与人数 4积分 +21 收起 理由
057我行我素 + 3
时尚坊坊主 + 5 好文章,每次读麒麟合创,都有想走一趟的冲动 ...
方若愚 + 4 我喜欢你们的文章!
zhg2000 + 9 这些历史遗留,真是不容易。

查看全部评分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2-11-5 0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坐沙发闭目养神一会儿,等明天帖子养肥了再看。好久没来文园勒,这地方藏龙卧虎啊,社区再怎么低迷,文园同样春意盎然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2-11-5 0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坐沙发闭目养神一会儿,等明天帖子养肥了再看。好久没来文园勒,这地方藏龙卧虎啊,社区再怎么低迷,文园同样春意盎然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2-11-5 0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标题

残败的房屋都将消亡,何况彩绘乎?古村落最好的保护,就是要被人正常使用,否则消亡就是明天的事。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2-11-5 00:57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未民  囯时期的壁画多描摹花鸟,像喜鹊,梅,兰,竹,牡丹尤甚,甚至延伸到日常用到的瓷器。动荡年代,文人雅士们也只有借景抒情把思想赋于墨端。由帖子里的几幅壁画描绘的场景可以看出,还是很容易看出当时屋主们所向往追求的两样东西。其实不说也罢,虽时过近百年,后人还是懂你们的,死后有人理解就已足够。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12 收起 理由
醉红颜 + 12 专业!

查看全部评分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2-11-5 0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探访文物古迹,其最高境界就是能与古人对话。人都是进化而来,包括思想。尊重历史古迹,也就是尊重沿袭之过去。有爷爷奶奶才有老父老母,也才有现在的自己。我们不能因为自己不是爷爷奶奶生的,就可以去挖掉自己的祖坟挪地建房子,那样人神共愤。文化断根,就如同人之绝后,而文化的力量有时更强大得多。文化是一种灵魂,就像人生之信仰,虽然无形当不了饭吃,却是人活于世坚持之所在。每个人,都应该去爱惜保护身边的历史遗物,就像敬畏自己的祖上一样。就算不懂爱惜和保护,也不应该人为去恣意毁坏,否则,必遭别人非议和唾骂。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9 收起 理由
巨野子木 + 9 与文物的对话,入骨入髓!!

查看全部评分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2-11-5 01: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东莞的文物普查和文物保护,只是特点分级有针对性的,很多当地的历史遗迹,还是要靠当地的村民自发保护,这取决于东莞当地居民的意识,取决于他们自己的认知。村里发达有钱好,有钱却不知道怎么花才更有意义,那就是作孽和糟蹋。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2-11-5 02:27 | 显示全部楼层

签到天数: 9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2-11-5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坐沙发闭目养神一会儿,等明天帖子养肥了再看。好久没来文园勒,这地方藏龙卧虎啊,社区再怎么低迷,文园同样春意盎然
幽燕客 发表于 2012-11-5 00:17


呵呵,问好幽燕客!!谢谢兄长的厚爱和诸多评点!兄长是文化人,谙熟文史,喜收藏,好鉴古,故为麒麟合创之良友,偶来文园必有鼓励之语,常说几句大实话,让我们警醒,让我们珍惜,让我们守住……

签到天数: 99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2-11-5 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点击按钮快速添加回复内容: 支持 高兴 激动 给力 加油 淡定 生气 路过 感动 感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知东莞App
  • 东莞阳光台App
  • 东莞广播电视台
    微博
  • 东莞广播电视台
    微信公众号
  • 东莞阳光网微博
  • 东莞阳光网
    微信公众号
  • 东莞电台
    微信公众号
  • 今日莞事
    微信公众号
  • 莞香花开
  • 东莞市食品药品
    监督局
  • 东莞市中级
    人民法院
  • 东莞市第一
    人民法院
  • 东莞市第三
    人民法院
  • 东莞市莞台文化
    交流中心
  • 南城街道办事处
杩斿洖椤堕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