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网首页 |  帮助  管理制度  申请删贴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虚假信息举报
查看: 2268|回复: 13

[小说大观] 雨湿桃花流水香《连载》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8-14 1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窗外是桃红柳绿的春天。
许是近清明时节吧,绵绵细雨一连下了多日。剪剪轻寒,加上烟雨朦胧,人说不出的慵懒。每天下班后,人急匆匆的回家,宅在家里,不愿出门。
手机响了,郑茜说不出厌烦,百无聊赖的怔忡,但还是从被窝里翻转身拿起床角的电话,打开听筒,有气无力的问道:“喂,你好。”。“小妮子,生霉没有啊?”是老同学张志军。你别以为是个男人,十足的女人。当年他老爸为她的名字和她妈没少生气,他老爸不喜欢扭扭捏捏的女人名,说要阳刚些。他母亲说闺女我生的,名字我当家,我取。他老爹回,孩子是我的种,比如你用银行卡从ATM里取钱,你说,钱属于银行卡人所有,还是ATM机所有?孩子同样道理,卡是我的,和你无关。
“哎呦,别那么泼妇,又没有结婚,现在就露出了原形,那个男人敢娶你?”郑茜坐直了身子,拿起床边的靠枕,斜倚在床头。
“呵呵,猪八戒照镜子,忘了自己了。”爽朗的笑声后,张志军又接着道;“谁不知道女人有两个版本,一个精装的,一个简装的,简装的素颜朝天,我行我素是给家人朋友的。抹粉涂脂,口不多言,目不斜视,是给外人的,怎么老姐我先前没有教你?罪过,罪过。”
“算了,不和你打嘴仗了,难得你想起我,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给我听听,让我开心开心。”
“哎!”张志军言犹未尽的拉了个长长的嗓音,“狼心狗肺,姐算白认识你了。”然后又说:“这几天下雨,姐怕你宅在家里闷出病了,给你打个电话,让你出来玩玩。”
“哎呦,这么好,有我老妈的范,前世咱们什么来头?”
“别废话,我就问你,明天去不去”
“到哪里啊,你细说下?郑茜追问道。
“未知的才能吊人胃口,姐不会害你的,去了就知道了。现在是春天,万物都萌春了,出去绝对有好处”
这一夜,郑茜睡的很轻。前半夜如论无何都睡不着,睁着眼望着雪白的天花板。一个劲的琢磨张志军的语言和她卖的关子,不晓得明天到底去哪里,虽说阜阳只是巴掌大的那么个地方,但装下几个人,随随便便的一个角落都卓卓有余。好容易睡了一会儿,但也是浅浅的就醒了。但奇怪的是,这一夜虽然没怎么入睡,但却不困,而且精神倍爽。她早早的起了床,刷牙,漱口,薄施脂粉,但却为自己的服装犯了愁。到底是室内活动,还是室外活动啊?是穿休闲的还是正式的啊?他拿起手机,找出张志军的电话,抬眼看看街上稀落的人群,又把它挂了。然后自责到,看把自己竟的《阜阳方言,高兴,兴奋的意思》,跟八辈子没有出去过的!  
九点的时候,张志军的电话来了,问她收拾好没有。她说,都是女人,你还不了解,总感觉妆容不完美,衣服不怎合体,不能把自己凹凸有致的形体传神的表达出去。电话那头的笑声连喘带嘘长久停不下来,传染的她也笑个不停。
茜啊,茜啊!,知道毕业这么多年为什么放不下你吗?就是这张损嘴,和你说话我永远不会窝着气。永远让我有惊喜。电话那头张志军断断续续的喘着粗气解释说。
欺侮我弱智,是吧?你到底损我还是夸我啊?稍停一停,郑茜问道,别卖关子了,到底上哪里,我好寻找合适的衣服。
单位发了几张西湖的门票,想和你到哪里玩一玩。
就咱俩?
哪能会,俺单位那么多人。然后张志军小声的,神秘的又说,有帅哥吆,说不定可以演绎千年等一回,断桥相会。,昨夜我听得有猫叫,是个好兆头。
那你绝对两眼红红的,着了妙玉的道。然后把声音压低的问道,既然“春潮带雨晚来急”,那么“野渡无人舟自横”,做了几次?坦白从宽,老实交代!
死妮子,越说越没边,正经点好吗?
那边不好意思咯咯的笑了起来,连说,别生气,别生气,我这人没有心,想到哪,说到哪。我在那里等你啊?咱怎样去啊?
你在国贸那里吧,我们单位的车要走那里,我让他们停一下,咱们一起去。
好,一会见。
老天还算开眼,从黎明到现在虽阴沉沉的,但雨却住了。天空的层云来回涌动着,薄弱的云层边缘透出白白的亮色,那是太阳的光辉,他在努力的向人们示意他的存在,给人们以信心。
到底是周末,街道人群虽没有摩肩接踵,但也往来如织。郑茜到附近的商场买一些零食,然后急急忙忙的赶到国贸附近等张志军单位的车。才找到一个干净的地方站定,张志军的电话就打来了。问她到了没有,她说在站台前边一点。张志军让她在站台等,她说是安凯客车,尾数623,让她注意,几分钟就到了。郑茜的电话才算挂断,车就靠了过来。郑茜一 招手会意,车门就开了。她拢了拢自己米黄的中长风衣,抬脚就上到了车上。张志军站在车门口,接下她手里的塑料袋,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坐下,把塑料袋放在跟前的脚边。数落到;“你是旅游还是坐火车啊,买这么多东西。”
郑茜哂笑到,难得和你一起出来旅游,不能亏待咱们的嘴。郑茜拢了拢如丝绸顺滑的长发,在张志军的身边坐下,抬眼打量了车里的情况,这车大约有四五十个座位,几乎坐满了。许是可以带家属吧,有几个孩子,旁若无人的说唱着。
“都是你们单位的”郑茜问张志军到。
“差不多吧。”张志军回答道。
“看样子你就是郑茜了,真是个美女,怨不得张志军一个劲的推荐你。”后面一个红衣女孩向他打招呼道。
“别听张志军瞎说”郑茜一脸的笑容,向那红衣女孩会意到。
忘了向你们介绍了,这是郑茜。我同学,这是这是张雯,张志军指着红衣女孩说,这是这是这是陈艳梅,单位里最好的两个姐妹。张雯和陈艳梅站了起来,和郑茜相互招呼道。
郑茜打开脚边的塑料袋,给张志军,张雯和陈艳梅一人扔过去一袋子薯片,她们不要,又扔了过来,说自己有。郑茜说先吃我的,然后再吃你们的,再说,闲着干什么,又说又吃,时间不枯燥,过得快。
她们就没有推辞,每人拿出自己的零食和大家分享。然后有说有笑的拉了起来。三个女人一台戏,何况是四个。,车里车外飞扬着他们的笑声,引得别人不断的望向她们。
“喂,昨天张局找你干什么?”一个穿马甲式样的保暖内衣青年,斜靠在张雯的椅背上,他的上衣衣服的长袖和领口是黑白格子的,下摆束在蓝白的牛仔裤裤腰上,给人一种精明干练的感觉。他的手拿起张雯身边的洽洽瓜子袋子,自顾自的倒了一把,又搁在张雯的身边,磕着瓜子,眼斜望着张雯,等着她回答。

“中年期综合征,看什么都不顺眼,昨天该我倒霉,成了她的出气筒。”张雯斜着脸,对那男青年解释道。

呵,天下掉下个林妹妹,你们几个还金屋藏娇,弄一个大美人作伴。那青年带着惊诧的望着几位女孩说,然后把眼睛停留在郑茜的脸上。

认识一下,我叫志新,志军的弟弟。请问......,他巴望着郑茜,等着她回答。

去去,别乱认亲,好吗?就你这死皮赖脸的样子,谁是你姐姐啊?该滚哪滚哪去。张志军从座位上站起,推了他一把。

哎呦,别那么绝情好吗,生意不成情意在,伸手不打笑脸人,叫你个姐姐,那是我对你的推崇,狗咬吕洞宾,怎么一点好歹都不分呢?美女,别和她们一般见识,怎样称呼你啊?志新对郑茜继续追问道。

这阵势,搞的郑茜不知如何是好。一脸的绯红,眼低着。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按好心,人家郑茜早就名花有主了。张志军鄙夷的揶揄道。

哎,看你怎么想的。我是那样的人吗?我这人心胸坦荡,助人为乐,像郑茜这种国色天香的牡丹,让我据为己有,良心不安,我只是为她施施肥,拔拔草,浇浇水,松松跟,让他花香四溢,长命百岁。
     志新的话声未落,几个女孩哈哈的就笑了起来,连郑茜都忍不住低着头,抿着嘴,喷笑而出。志新双手鼓掌,嘴里喊着;”好,继续,继续,加油。”附近几个座位的搞不明白他们他们几个为什么这么癫狂,目光在他们身上来回逡巡。
      郑茜恢复了常态,斜着脸对志新说,谢谢你对我的夸奖,言过其实,会曲寿的,我受用不起,留着你用吧。我感觉,在你们那个破单位上班,大材小用,曲了你的才了,你应该出去开个高帽公司,找天使投资,在新三板上市,做古今中外第一高帽老板。
     志新转身,对着郑茜低头抱拳。宝剑鸣不平,今日终于等到识货知音了,大人在上,小生周志新这厢有理了。
       呵呵,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给你点雨水你就泛滥。故弄玄虚却有真才实学之辈,但更多的是云山雾罩,鱼目混珠,滥竽充数之流。
    周志新收拳,抬头,摇头晃脑唱到;
        煮豆燃豆萁,
        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
     有才,有才,天下文章有一石,子键独享八斗高。请问阁下,那个宁教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的奸贼曹操与君是何关系?张志军接口道。
       车里混乱起来  ,有人开始 起身拿包携袋,目的地到了。周志新扮了个鬼脸,转身 到自己的座位去拿行李, ,边走边嘟囔道,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醒来不知蝴蝶是我,还是我是蝴蝶了,各位见笑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从旅游包车里下来,来到西湖景区的入口牌坊,牌坊双层重檐,雕梁画栋,上书“颍州西湖”四个金色大字。牌坊两边是仿古建筑,卖一些茶水饮料等生活用品,还有饭馆小吃和旅游纪念品,极普通的景区必设功能,没什么特别之处。
           阜阳古时称颍州,汝阴和顺昌,在古代,阜阳西湖称汝阴西湖,或颍州西湖。苏东坡则有“大千起灭一尘里,未觉杭颍谁雌雄”,刘克庄有“桂湖亦在西,岂减颍与杭”,杨万里有“三处西湖一色秋,钱塘颍水更罗浮”
       在目前的国人心中,提起西湖,立刻就会想起杭州,把他和杭州挂钩。其实,当阜阳的西湖名垂天下的时候,杭州西湖还是籍籍无名的穷小子。在深巷流荡,无人识相。阜阳西湖和春秋时期的胡子国关系密切。这不是杜撰的,有中国的正史记载。当阜阳的西湖和梳妆台作为景点供人游玩凭吊的时候,目前中国很多热门的景点不过是荒草丛丛,榛莽盈盈,潭影空明,鸟飞云往。但怪石嶙峋,人迹罕至。
      无论古今中外,所有的名胜古迹,都和历史事件,文人记载,宣传密不可分。自古以来就有说,山因人而名,人因山而著。二者相辅,相成,相彰。阜阳西湖概莫能外。两千年前的阜阳西湖和胡子国以及费无极撮合秦楚的荒唐的婚姻有关。但唐宋以来阜阳西湖的誉满中国则和欧阳修,苏轼,晏殊,吕公著等密不可分。
       张雯叫住张志军,陈艳梅和郑茜,说牌坊处一定要照两张相,做个纪念和证据,证明自己在今天来西湖旅游了。张志军说,可以,我把照片上传到微信圈,收一百个艳羡和赞去。她们拿出数码相机和手机,摆出各种姿势和组合,霹雳啪嗒的照了一通。
      进入景区后,人群开始化整为零,三五一群的分开野游。这个时候你就会发现一个圈子,一个圈子。平常大家看似和睦的群体,是一个一个的小圈子组合的结果。也印证了交情分深浅,朋友有远近的说法。
     ™几个交流 先到那里游览。七嘴八舌之后,决定先到铁佛寺看看去。
     暮春时节的阜阳西湖花红柳绿,芳草萋萋,蜂飞蝶舞,鸟声婉转,再加上雨后特有的清新空气,以及久在樊笼,始得自然的放松,人说不出欢快。女孩子们丢却工作,生活的所有不快和在人群的矜持,跑跑停停,追逐喧哗,欢笑直冲云天。
      走在边上张志军没有在意,手里的话梅被人一下子夺了过去,一惊,转头一看是周志新,扬手就是一粉拳,说,你吓了我一跳。周志新一侧身,闪了过去。说,别那么小气,给我几个尝尝鲜。
     张雯说,我们几个女孩子,你和我们在一起干什么
周志新回答道,  一个人太无聊了,站不知如何站,坐不知如何坐,所以想起了几位女菩萨,希望收留。再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稍停一停,他突然像发现新大陆的叫了起来,艳梅,不要动,
    几个女孩子被他这一咋呼一愣,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情,目光聚集在陈艳梅的身上。有一只蜜蜂在陈艳梅头顶盘旋。
  陈艳梅,你太漂亮了,蜜蜂把你当做一朵花了。周志新赞叹道。
   陈艳梅是一个内向的姑娘,一向沉言寡语,默然自处。听得周志新如此说,脸颊绯红,娇羞欲滴。低头说道,看你怎么这样打趣人啊?
    张志军一把拉起陈艳梅到水边,指着水里的倒影说,陈艳梅,看你杏脸桃腮,樱口贝齿,怎么说周志新取笑你呢?自信一点,看看这么多游人,比你长得好看的有多少?说实话,我要是个男人,我一定娶你做老婆。性格好,人长得好,绝对的贤妻良母的角色。
   真的, 好,那我们来生相约吧!
   陈艳梅挣脱张志军的约束,后退一步,伸出手掌。张志军一看,笑了起来,说,可以,击掌为约。双掌相击,二人笑得跌坐地上。余下的几人也都笑得捧腹弯腰,高声叫好。
说说笑笑的,他们就来到了铁佛寺外。铁佛寺原建于北宋年间,千百年来,香火兴旺。跟随社会的兴亡,屡遭兵火。**初期,逐僧改校。1938年,蒋介石为了阻挡日军南下中国,在河南花园口炸开黄河,黄河南下颍河,入淮河,入海。造成河南,安徽千里黄泛区,灾民千万,饿殍塞沟。是近代中国最沉痛的记忆之一。在那次灾难里,铁佛寺遭到了灭顶之灾。近年来,随着国家经济发展,国民精神生活的提高,阜阳西湖旅游事业得到当地政府的重视,铁佛寺又获得了新生,它四面环水,和西湖为邻。
  哎,你看,这进入铁佛寺的桥怎么是五座啊?一座大点儿不就可以了嘛!郑茜不解的问。
   不知道吧?叫我个哥哥我告诉你。周志新眯着眼睛望着郑茜说。
   呵呵,有戏。有戏。张雯连声说。
   什么戏啊!郑茜,张志军不解的问。
   叫哥哥吆,如果要是叫姐姐就是没有戏了。众人更是不解张雯的语言。继续追问她什么意思。张雯解释道,人家都是情哥哥,那有情姐姐的。叫姐姐就是没有戏了,叫妹妹就是可能有好戏唱噢。
     郑茜一听,转身就去追逐张雯,张雯一边跑一边求饶道,好姐姐,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张志军看到她俩追逐的气喘吁吁,说,别追了,饶了她吧?一句话到哪里,不够累的。
    郑茜当没有听到,仍然不依不饶的往前追,脚下一不小心一个趔趄,气喘吁吁的倒在地上。她大口的喘着气说,我算明白了,你们不是请我玩的,是设计耍我的吧?
  张志军说,未卜先知,你太高看我们几个的智商了吧?她回头看看周志新,说,滚,滚,别跟着我们,丧门星,净给我们添事?
    周志新装作一脸委屈的说,与我有什么关系呢,一言一语的对答,太正常不过了。都是张雯,唯恐天下不乱的解读,才生出这么多的变数。罪魁祸首和我无关,是你的好姐妹张雯。
     呵呵,人家说你死**能说的尿淌,我还不信,你给了我一个现场。给你的球你又踢给我了,成了我的不是了!
  
菩提本非树
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
何处惹尘埃
说来说去,还是我们的修行不够,算了算了,都是我的错。铁佛寺前,如来佛祖在上,几位女菩萨大人大量,善心宽宏,望佛祖慧眼如炬,普度众生,善根善缘接善果,一会儿他们求未来,希望正果。
   他们跨过五通桥,来到铁佛寺的外名堂前,这里是香火处,礼佛
的香蜡纸炮一应俱全。张雯和陈艳梅每人买了一份香火。张志军和郑茜在一边谈话,张志军说,郑茜,一会儿我买两份香火,那一份给你,你给我求个祝福,好吗?郑茜说,张志军,什么神啊鬼啊都是假的,那些泥塑木雕玩偶,哪有那个法术。你在这里礼佛买香蜡纸炮,那些和尚在心里骂你们傻,一滴汗水,一滴心血换来的钱,被不劳而获的人换个手法就拿去了,供他们挥霍。再说,礼佛烧香其实就是贿赂行为,是一种不好的社会现象。他违反***主席的“八项规定”,为了社会的公正清明,应该坚决取缔这种**的行为。你有没有注意那些寺庙,,塑的观世音和如来佛都是低眉就目,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求人不如求己。
   呵呵,你郑茜还是郑茜,没有变,不和你理论了。算了,你说的求人不如求己,我的祝福我自己求吧。
  从香火处往前走没有多远,是个放生池,八角形,半腰伸出个龙头,龙头里潺潺的流着水,水不多,池子里塑几片莲叶,一只大乌龟。里面善男信女放生很多乌龟。那些乌龟,有的趴在泥塑的乌龟上,有的在水里游来游去,也有的在水底一动不动的休息。池子边围了很多人,他们拿一元五角的分币望龙口里撂,据说撂进龙口了会有好运气,惹得很多人跃跃欲试,碰彩头,讨运气。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8-15 22:38 | 显示全部楼层
从铁佛寺出来,他们沿着西湖一路西去。湖水澄碧,芰荷耸绿,垂柳拂水,野花烂漫。春鸟婉转,游人如织。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想来明《正德颍州志》记载的“菱荷飘香,绿柳盈岸;芳菲夹道,林苑烂漫;曲径通幽,斜桥泽畔;画舫朱艇,楼台亭榭;错落其间。”可能也就是如此吧,虽然我们没法回归历史,但历史的传承并没有发生质的改变,所以我们眼前的自然景象虽不是历史写实,但也应该大差不差错不了太远。

有人问下一站到哪里去,周志新说,唐宋以来,真正把颍州西湖推向神州的第一推手该为欧阳修吧。所以六一堂,会老堂是必须要参观的。他接着又说,欧阳修和阜阳特有缘,他一生八到阜阳,喜欢这里的土地,人民,和梅尧臣相约,买田颍州,终老西湖。

郑茜接口道,想起来一个故事,欧阳修到阜阳后,看到西湖唯美的景色,后来一口气写了十三篇《采桑子.西湖好》追忆阜阳西湖的唯美景色,尤其是第一首:
。轻舟短棹西湖好,绿水逶迤。芳草长堤。隐隐笙歌处处随。
无风水面琉璃滑,不觉船移。微动涟漪。惊起沙禽掠岸飞。

前几年杭州发行公交卡,他们以为天下最美的西湖只有杭州,把这首词写在杭州公交卡后面。搞了个乌龙事件,被人发现,好不尴尬。
张雯道,还有这样的事,我咋不知道。?

张志军道,你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黄海波,杨幂,刘亦菲,苍井空的身上,那会注意到那样的新闻。

呵呵,这一会儿成了正人君子了,这一会儿不八卦张涵予,何润东,黄晓明,韩庚了,也不八卦波多野结衣和上原亚衣了,变成了好人了。

张志军白了张雯一眼,说,你的嘴厉害,我甘拜下风,I  服了YOU。

他们几个看二张斗口,相互微微笑了笑。

   周志新道,就是,欧阳修特和阜阳西湖有缘,据说他写阜阳西湖的诗词有七十多首。同时他是北宋的文宗泰斗,苏轼,苏辙和王安石都是他的门下,由于他对阜阳西湖的推崇,带来了整个北宋文人集团对颍州西湖的溺爱,所以自此之后,颍州西湖站定了中国西湖的一席之地。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8-16 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郑茜接口道,这是实际情况,从北宋词人宰相晏殊,欧阳修,苏轼,吕公著和杨万里之后,元明清文人大拿71人慕先贤,争相贤集西湖,留诗篇259首,进一步发扬光大了阜阳西湖的文化底蕴。稍停片刻,低声叹道,可惜我等是俗人,只能踏先贤遗迹,不能效先贤曲水流觞雅集,愧对这大好的春光湖水。

       张志军接口道,这话我听起来不顺耳,似乎春光只属于文人雅士,和我等酒囊饭袋无缘似的。天无私,覆及大地,地无私,惠及万物。春光对于任何人都是公平的,不会因为你会写诗就给与你多些,更不会因为你是文盲给你少些。

        郑茜道,这就是人与人的不同了,分化了。上天很公平的给予很多人同样的资源和优势,有些人可以干出惊天动地的一份事业,有些人连吃穿都成问题。

     周志新接口郑茜道,这话说起来极长,难说,一个人能否成才和家庭的教育与推动,国家政策的公平以及个人的社会活动密切相关。不过,我感觉,家庭氛围的影响对一个人的性格形成太重要了,而性格和个人在社会活动的立场和决定密切相关。这直接决定了你和什么样人为伍,获得多少人的帮助和支持,而这决定了你有多大的发展,多大的成功。

     张志军道,洋洋洒洒的一大段话,我还以为有什么新意呢,不过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的老调重弹而已。

      呵呵,那是你的看法,当你看到北京的孩子比别的省份的孩子高考分数少一截可以读北大清华,当你看到城市学校设施齐全,农村学校缺椅少凳的时候,当你看到别人没黑没夜的劳作,只能果腹,而别人一个电话,一个指标可以获得成千成亿收入的时候,就不会有你那样的想法了。

      说这种不咸不淡的话没有用,自古以来,古今中外,哪一个社会不是如此?哪一个官僚不是醉生梦死?哪一个不打算荫及子孙?出一个异类**,不谈外国人把他和希特勒并列,就是中国板凳和中国文人士大夫把他描绘如何青面獠牙,吃人不吐骨头?哎!说这么多干什么,人贵认清现实,归随大流,几十年的时光不过南柯一梦,认什么真。张志军不无感叹的说。

       几个人说说笑笑的就到了就到了会老堂外。据史书记载:北宋皇祐元年(1049年),欧阳修自扬州移知颍州。熙宁四年(1072年),欧阳修以太子少师、观文殿学士致仕,退居颍州,寓西湖六一堂。翌年四月,前副相赵概以八十高龄自南京(今河南省商丘市)来访欧阳修,欧阳修就将六一堂西侧的会客室加以整修,作为接待赵公的场所。时任颍州知州吕公著也前来看望。欧、赵、吕三人会于此堂,饮酒,赋诗,吕公著有感于二老相会为此堂题匾额日:“会老堂”。欧阳公即席赋诗:““某闻安车以适四方,典礼虽存于往制;命驾而致千里,交情罕见于今人。伏惟致政少师,一德元臣,三朝宿望。挺立始终之节,从容进退之宜。谓青衫早并于俊游,白首各偕于归老。已释轩裳之累,却寻鸡黍之期。远无惮于川途,信不渝于风雨。幸会北堂之学士,方为东道之主人。遂令颍水之滨,复见德星之聚。里闾拭目,觉陋巷以生光;风义耸闻,为一时之盛事。
欲知盛集继荀陈,
请看当筵主与宾。
金马玉堂三学士,
清风明月两闲人。
红芳已尽莺犹啭,
青杏初尝酒正醇。
美景难并良会少,
乘欢举白莫辞频。
诗中抒发了他与赵概莫逆之谊和对赵概不远千里寻访的感激之情。当年,欧阳修便终老于西湖居所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8-17 19:07 | 显示全部楼层
张雯,张志军一行从甬道进入会老堂。四合院,小小的一个门楼过道,门楼上一块花岗岩,上书“会老堂”三字。院子遍植花草,两株桂树分列房子两边,甬道两边是欧阳修和赵慨相互作揖的铜像。屋子是明三暗五青砖瓦房。有一些碑刻和介绍。

      张雯从屋里转出,对郑茜说,怨不得人家说看景不如听景。就这样的房舍院落,在今天高楼林立的社会,给人住都会觉得寒酸。但我们大老远的,不辞劳苦的往这里赶,回家如实跟人说起,许会骂作神经有病。

      周志新道,人都是七窍四肢,似乎没有区别,但人和人真没有区别,真一样吗?屋舍不是看的气派,是看它有无故事。你看“会老堂”两边的“景贤”和“会友”四字没有,那四个字就是一个故事。王安石在北宋元祐年间推行新政,苏轼和王安石政见不合,元祐六年【公元1091】苏轼 贬到颍州为官。到颍州三天后,到西湖游玩,听到有人唱老师欧阳修的词,心潮澎湃,立即依韵赋词一首。

霜馀已失长淮阔。空听潺潺清颍咽。佳人犹唱醉翁词,四十三年如电抹。
草头秋露流珠滑。三五盈盈还二八。与余同是识翁人,惟有西湖波底月。

     然后到会老堂坐坐,缅怀缅怀恩师,与欧阳修的儿子商议修缮会老堂。会老堂修好后,苏轼在会老堂下方题“景贤”“会友”四字,以示追思,缅怀当年欧阳修,赵慨和吕公著三人会面吟诗的盛举。

      而且会老堂还是阜阳“四九”起义的纪念地。不知什么时候,张志军从屋里转了出来,接口到。

       不用你插口,屋里的介绍我已经看到了。张雯打断张志军的话语说。

  张志军望了望张雯,自我解嘲的嘿嘿笑了笑。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8-18 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郑茜看完屋里的景色和文字介绍,也转了出来,听完他们叽叽喳喳的话语后,插口道,这一点我很支持张雯的意见。很多著名景点,不去是个遗憾,去了更是遗憾。名不副实,把自己心里一向的美好扯得零落,粉碎,甚至是一种残忍。暴殄天物的残忍。

      咱们没有时间,没有钱,很少旅游,长途旅游。人家经常旅游的总结到,上车睡觉,下车尿尿,到了景点拍照。一向默默无言的陈艳梅插口道。

        呵呵,惜字如金的陈艳梅终于舍得说话了。郑茜不无打趣的对陈艳梅说。

   艳梅你知道你这语言有多风趣幽默吗?不要沉默,说出来,给大家一些欢乐和笑声。大家会感激你的。

      陈艳梅笑了笑,小声的说,我不会说话,没有你们说的好。

      谁说的,你看你说的多么风趣,我们几个谁会说那么风趣的话?很多时候妨碍我们与人交流不是别人,是我们自己,自己的心囚。比如我,张志军边说边撩起自己耳边的青丝,前几年每次对着镜子化妆,恨这个痦子恨得要命,出去,看到别人看我,总以为别人在看我的痦子。其实,人都忙得要命,那有时间在乎别人这样那样的事情,都是我们自己没事找事自作多情和庸人自扰罢了。陈艳梅你其实就是很多年前我的翻版。真的,不要被这样那样的事情锁住手脚,勇敢说出你心里的话语,活出个真我来。

       姓肚的抗议了吧?是不是该吃点饭了?周志新笑着对大家说。众人一看时间,已经将近下午一点了。于是到附近的饭庄找到一个“客元居”饭店坐下。

     在等待上菜的空间,他们几个谈起是什么让曾经繁华的阜阳和阜阳西湖走向现在的没落和寂寂无闻。

       郑茜说,阜阳在北宋之所以声名鹊起和晏殊,欧阳修,苏轼和吕公著密不可分,这些人本身都是朝廷大员,比如晏殊,北宋宰相,他的到来不用说可以带来多少城市建设的支持。比如苏堤,那是朝廷修黄河的民夫,若没有苏轼在北宋朝廷的影响,和当时在颍州为官,能够让那些民夫来颍州疏浚河流吗?

      中国古代的教育文史哲政不分家,儒家要求文人士大夫“达则兼济天下,蹇则独善其身”。文人士大夫确实以此为准则要求自己。看看“唐宋八大家”那些人为文,为人,为政的表现,目前中国为政人员差之何止千里。

签到天数: 360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5-8-18 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你
一口气还读不完
先看一部分吧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8-19 08: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古代的教育文史哲政不分家,儒家要求文人士大夫“达则兼济天下,蹇则独善其身”。文人士大夫确实以此为准则要求自己。看看“唐宋八大家”那些人为文,为人,为政的表现,目前中国大部分为政人员差之何止千里。周志新感叹的说。

        目前中国意识形态的混乱,和**脱不了干系。古人把统治管理成为“牧民”在恰当不过了。远的历史不说,从抗日战争说起。那时间的国家宣传的赶走侵略者,民族独立,全民抗战,国民思想跟随着国家的宣传“人不分男女,地不分南北”的抗战,赶走侵略者。解放战争**党 宣传“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中国的民众就是如此的支援**党,打倒蒋介石。后来抗美援朝国家宣传的是“保家卫国”,国民跟着国家的宣传走而走。再然后,**党和**主席宣传的公有制国家经济制度。你看看国民的战天斗地的热情有多高。**主席逝世,“打倒**”那一个人不是和国家政治宣传的一样高兴。后来**把华国锋搞下去。为了名正言顺,自己高大上,正确。有目的的让人贬低**。然后释放人的私欲,领导一手治。呵呵,现在妖魔鬼怪遍地,国家说国民这样那样。就是不去指责放出妖魔鬼怪的洪太尉和始作俑者。滑天下之大稽。国民没有思想,国民就是初生的婴儿,他跟着国家的政策宣传变而变。张志军说。

     天上凤凰远不如手里的麻雀,错了错了,频率错了。我们还是说阜阳和西湖实在,谈什么国家政策方针。那问题太费脑筋,让中南海的人思维吧。周志新说。

     停了停,周志新又说,古人说的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真的太对了。阜阳由于地处中原边缘,土地肥沃,人国语谨慎,安于现状,是阜阳失去发展的主要原因。听我老乡说,早年咱阜阳人问出去打工干什么,都是“掂泥巴篼”,出去必须走亲靠友,一个人根本不敢出去。跟沿海地区,四川,湖南人差的太远了。人家的冒险精神绝不是我们阜阳人可比拟的。所以阜阳天生优势另一方面也成了制约阜阳发展的主要问题。周志新感叹到。

       郑茜听了,思索片刻,也插口道。你的问题我认可。古今中外所有的国家民族,能够有一席之地的,都是敢冒险,头碰南墙不回头,具有强烈的侵略性和占有性的民族和国家。

     周志新道,中央电视台的“星光大道”的广告词就是就是你这句话的诠释“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8-19 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吃过午饭之后,又踏上旅游的道路。决定到清涟阁一唔。清涟阁又名“去思堂”,最早为北宋诗词宰相晏殊所建。取清正廉明之意。晏殊离世后,欧阳修做官颍州,重修清涟阁。追怀晏殊,取名“去思堂“欧阳修曾在《答杜相公去思堂》写道
当年丞相倦洪钓,弭节初来颍水濆。
惟以琴◇乐嘉客,能将富贵比浮云。
西溪水色春长绿,北渚花光暖自薰。
得载公诗播人口,去思从此四夷闻
后来苏轼到去思堂作诗相和到

丞相临人以惠和,三年乡校起弦歌。
至今旌旆曾游处,犹道当时乐事多。

可以想见颍州人和后来的宰附对于晏殊为官颍州的政声和作为多么的认可。
      张雯紧走几步,追上张志军。说,想起刚才我们谈的话语,我也是一直不明白,咱大阜阳一千几百万人口,2014年的GDP竟然只有区区千把亿人民币,连人家经济发达地区的一个村镇都不如,如何发展的啊?咱阜阳人难道都是猪吗?但似乎也不是特别笨啊?

      英雄雄一人,将熊熊一窝。说来说去,还是阜阳领导来了一茬又一茬的狗熊。在中国改革开放这三十多年里,所有的地区都大踏步的前进,但阜阳却滞后了。阜阳的报纸网络成天歌颂领导目光独到,眼光前瞻,阜阳发展日新月异。但阜阳人目中无人,眼里只有自己和过去。不知道拿自己的成绩和全国比,和兄弟市县比。

    你发现没有,中国古代晋商,徽商和潮汕商帮所在的地区都是贫瘠之地,那些地区由于土地贫瘠,生存艰难,他们必须走出去,树挪死,人挪活,歪打正着,他们创造一番天地。郑茜接口道。


     其实我感觉阜阳人到今日都没有明白社会的潮流和规则。资本主义到来之后,社会就告别了草木财富,取而代之的是矿山财富,小农经济的草木财富,受自然和天时以草木本身的生老病死的制约,而矿山财富虽说仍然受制于自然和天时,但很小,很小。说形象一点,比如同样多的人,同样多的地,一个种植传统农作物,一个开现代工厂,他们产生的财富根本不成比例。周志新赶上来说。

     你说的很正确,阜阳的发展滞后,就是阜阳的制造业没有和改革开放的中国同步发展。一个地方只有有源源不断的财富制造,才能富裕发展。郑茜接口到。

    制造业,制造业,制造业把水弄臭了,地污染了,天雾霾了。我才不稀罕制造业呢!我们要做无烟经济,发展购物,旅游和办公室总部经济。张雯分辨郑茜说。

      购物,旅游都是有闲阶层的事,有闲阶层来源于财富的富足,无生存压力。没有制造业何来财富。办公室总部经济说出来那么轻巧,郑州,合肥,南京,武汉,阜阳周围的这些大城市哪一个有这个能力,有这个号召力?人家给你们刻舟求剑的人取个现代的名字,叫复印件或留声机,只会人云亦云,不知道思考,不知道变通。

     谁说只有制造业才能产生财富,物流,营销,商业代理不都可以让人致富吗.

       那物流和销售的源头不是制造业吗?空中楼阁非常好,我也喜欢,但成不了现实。再说,无源之水可以解暂时止渴,解不了长久,那些非工业国家不就是如此吗。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8-28 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要挖坑哦!继续!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8-29 18:46 | 显示全部楼层
即便发达如美国,由于去制造业,工业化,深陷2008年的经济危机到今日都无法自拔,而中国和德国由于制造业发达,2008年的经济危机不但没有陷入危机,反而成了他们发展的契机。再跟你说个现实请你认清。制造业属于创造财富的行业,物流,房地产
,营销和代理是属于财富再分配行业,它并不真正的创造财富。制造业的生态链比较健康,没有制造业的生态链都是病态的或营养不良的。比如你说的旅游产业。以安徽黄山为例,每年才接待多少客人,深圳的人造景点“锦绣中华”,那么一丁点地方一年又接待多少人?观光,购物,物流现在每个城市都在搞,阜阳的辐射能力有多强,多远,能吸收多少人过来?有什么拳头产品,凭什么让人过来?郑茜不无激动的说。

      我感觉阜阳这二年学习义乌,临沂发展小商品批发市场和物流挺好的。张志军接口到。

     应该说是不错的一种商业行为,郑茜笑着回答到,只是可惜了不是原创,不是改革开放初期。目前很多城市都看到了这种商业模式,都在如此发展。用俞洪敏的话说,这种门槛低的东西,竞争的是实力,辐射力和认识度和和客户的认可度。当年北京中关村多牛,由于北京不是电子产品的生产地,只是南方的代理商,现在如何?义乌是前店后厂,产品有价格优势。同时,义乌市场已经形成,规模效应得到国际的认可。阜阳和义乌根本无法比拟。


你没有调查,还不明白,义乌,临沂,和阜阳太和的医药,都是先有市场,然后再发展工厂生产的。进入你说的前店后厂的良性模式。张志军到。

      呵呵,作为阜阳人我也希望如此。可现在毕竟不是改革开放初期。且各地都是如此做,都想发展这种商业模式,想达到预期效果,非大智者难以成行啊!何况阜阳的批发市场在全国并不是匠心独运,有特色,可以异军突起!所以如果没有智者酝酿大的,特色的战略布局,阜阳的批发市场不过和附近几个县玩玩而已。且由于交通的进一步发达,经济发达地区外地对它的冲击会让他无法适从,无法立足。所以,必须危机意识强烈,有战略,有特色,先于市场布局,才可能有未来,有发展。总之,说一千道一万,发展制造业才是阜阳的未来,阜阳的出路。


       说说笑笑的他们就来到清涟阁,清涟阁建在湖中的小洲上。湖中芰荷葱绿。锦鲤结队。从路上到阁上有九曲桥想通。此九曲桥是中国第一个有汉语拼音字母组成,可谓匠心独运,耐人寻味。

     呵呵,大家给我解解惑,这清正廉明的阜阳清涟阁,当年的王怀忠不知道来参观没有.周志新询问到。

    你读读历史从周康王时妫髡,汉光武帝时刘信,唐昭宗时李禔,还是宋朝晏殊,欧阳修,苏轼的诗,哪一个地方政治主持不是公务之余的西湖常客。郑茜到。

     哎,既然来过西湖,这清涟阁的故事怎么没有入王怀忠的心呢?为什么还要贪污受贿,好了,被人正法了,不知道王怀忠死之前如何想的。张雯到。

   怎么想的,后悔啊!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张志军到。

      实话实说,王怀忠是个人才,绝对对得起阜阳。没有他主持阜阳,阜阳还不知道是什么个样子呢?正是由于他的力主,京九线才在阜阳经过,京九线最大的编组站才在落户。据说他一直向上面要求在阜阳进行火车制造,听说已经有眉目,他出事了。阜阳的火车制造业完了。太可惜了。张志军说。,

      是的啊!王怀忠出事后,不但国家不对阜阳投资了,安徽也想法设法的打压阜阳,后来的继任者,只想平平安安,政治正确,畏手畏脚,错过了发展的好机会。全国都在高速发展的阶段。阜阳在站茅坑不拉屎的庸官主持下不进反退了,太可惜了。郑茜到。

     "孟公绰为赵、魏老则优,不可以为滕、薛大夫。"若必廉士而后可用,则齐桓其何以霸世!今天下得无有被褐怀玉而钓于渭滨者乎?又得无有盗嫂受金而未遇无知者乎?周志新接口朗诵到。

  呵呵,可惜王怀忠,**,刘志军活的不是时候,如果是乱世,可以唯才是举,不问规则。但在治世,需要规则的神圣性,道德容不得一点瑕渍,亵渎。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我们除了可惜,还是可惜。郑茜说。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不害怕显微镜和放大镜反复使用。人啊,都是善恶一体的,从不同的角度和方向观察一个人会得到不同的结果。尤其是涉及到政治,更是说不清道不明。鲁迅先生说过,小时候说一个人是坏人,总以为他一定做了很多十恶不赦的坏事。长大后才明白,有一些人,因为和别人不同道,被人看着不顺眼,于是为他量身定做很多恶事,然后利用喉舌告诉人们,这家伙外表忠厚,内心**,多亏了我们的火眼金睛,才使他现出原形。为大家除去这个恶棍。张志军说。

曲栏高柳拂层檐,却忆初栽映碧潭。
人昔共游今孰在,树犹如此我何堪。
壮心无复身从老,世事都销酒半酣。
後日更来知有几,攀条莫惜驻征骖。

      面对着澄碧的湖水,周志新抑扬顿挫的高声朗诵着欧阳修的去思堂手植双柳诗歌。张志军的话语说完了,大家被他吸引了过来。他看看大家,说,阜阳人民广播电台的频率是91.6兆赫,你们拨错了台。政治是一笔糊涂账,没有是非,没有对错,只有底线。底线就是为最广大的人民服务。
     停了停又说,成王败寇,谁人不知?谈论他干什么,没有用的,人家任性根本就不在乎。上学时学过指鹿为马,也学过《皇帝新装》,那时候我天真的以为指鹿为马只会发生在过去,想不到在现代的中国还会发生,十三亿人三十多年没有一个老实的指出这个错误,行了,让第二代领导人永远第二代下去吧。咱不要谈论。吃饭,穿衣,工作,做好我们分内的事就可以了。我们影响不了社会的发展,只能随波逐流,没有必要吃草的命操中南海的心。

张志军直直的望着周志新,不解的问,我越来越对你周志新难以捉摸了,既然你不热心政治,为什么还要做公务员?

     对于这个问题,你是喜欢听高尚的,还是喜欢听卑鄙的。周志新眯着眼睛望着张志军说。

高尚的如何说,卑鄙的又如何讲,张志军进一步追问道。

高尚的达则兼济天下,蹇则独善其身。卑鄙的就是我虽然对**党有意见,但我对**党的人民币没有意见。

高,高,高,你的回答太经典了,和什么好都不要和病好,和什么仇都不要和钱仇。你说的太经典了。我记住了。
雨突然淅淅沥沥的落了下来,打在水面上,开始是一个波纹压着另一个波纹,但后来雨越落越大,就再也看不出波纹了。旅游的人,有的拿出雨伞打开罩在头顶,有的快走几步,走入亭子和房屋避雨。去思堂渐渐的就围满了避雨的人。

看样子我们的旅游到此为止了,看这老天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张雯有点不耐烦的带着遗憾说。

人家周恩来总理都可以雨中游岚山,你可以效仿效仿吗?周志新带着鼓励打趣张雯到。

任性很多时候都是有代价的,这么冷的天,淋湿了是要感冒的,得不偿失啊!欧公诗句的西湖三桥看样子我们没有机会参观了。张雯不无遗憾的说。

何处偏宜望,清涟对女郎,有眼不识金镶玉,欧公宜远桥的最后两句诗句你忘了吗?周志新接口说。

我那能和你比啊!?你那天文地理,三皇五帝没有不知不晓的,我除了记得穿衣吃饭,就是单位家里,家里单位。张雯接过周志新的话呛声抢白到。

周志新自我解嘲的嘿嘿笑了笑,没有出声。

古人言“好花看在半开时,好酒饮教微醉后”,事留一点遗憾,才让人无限遐思。无限回味。张志军接口到。

搁萧听琵琶,灯下观美人的朦胧韵味,就像女人的短裤,越短越让人遐思无限,想入非非。但真要一丝不挂,一览无余,失却了想象的余地,反而带给人一丝扫兴和恶心。郑茜打破短暂的沉默,接口到。

这语言犹如水心里投入一块石子,几个人抿着口,捂着嘴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张志军一边笑着,一边把口凑近郑茜的耳边,小声说,虽然说的驴头不对马嘴,这才是你郑茜的真正风格,终于装不下去了,露出狐狸的尾巴了。呵呵,继续!我喜欢。说完,继续抿着嘴笑着闪在一边。

郑茜一听,脸微微发红,转身对着张志军就是一拳。张志军一闪,郑茜的拳落了空。张志军咋呼到,哎呦,一句话到哪里,恼了,玩不起!?
附近避雨的好几个人都向他们望了过来。郑茜一看,接口说道,玩不起的是你吧,说我手握缚鸡之力,打人跟挠痒痒的,让我试试,我还没有举拳呢,就跑了,多扫兴!

雨还是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已经有人不耐烦离开了,他们几个合意是走是留。但意见难得统一。正好有同事来电话,问他们在哪里,作何打算。他们说还不知道,同事说很多人都回车上了,他们要求司机就不要等到五点半了,提前回家算了,问他们是否知晓,所以打个电话问一下。

听同事这么一说,他们几个终于决定回车回家去。在走出清涟阁的时候,张志军对张雯说,你个乌鸦嘴,好事言不中,坏事出口成籖。
点击按钮快速添加回复内容: 支持 高兴 激动 给力 加油 淡定 生气 路过 感动 感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知东莞App
  • 东莞阳光台App
  • 东莞广播电视台
    微博
  • 东莞广播电视台
    微信公众号
  • 东莞阳光网微博
  • 东莞阳光网
    微信公众号
  • 东莞电台
    微信公众号
  • 今日莞事
    微信公众号
  • 莞香花开
  • 东莞市食品药品
    监督局
  • 东莞市中级
    人民法院
  • 东莞市第一
    人民法院
  • 东莞市第三
    人民法院
  • 东莞市莞台文化
    交流中心
  • 南城街道办事处
杩斿洖椤堕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