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网首页 |  帮助  管理制度  申请删贴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虚假信息举报
查看: 1791|回复: 6

[散文随笔] 泰国游记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5 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泰国游纪                        
  • 风和日丽的季节,我们总要弄出点什么动静来,似乎不这样就难以打发无聊的时光,当然,楞是也不想蹉跎了这青葱般的悠悠岁月,让我们留下的是那烟云般幻灭的匆匆复匆匆。
  • 心里压抑着一段不知是什么滋味的故事,和着这九月的苦涩的雨,再激发着仍然燃烧着的残余激情,扯着头上冒出来的大把大把的白发,仇视着岁月这把杀猪刀。我告诉自己不能再让它慢慢割裂我心里的忧伤,我可以走远点、再走远点,留住这可怜的最后一份不灭的生命之光。
  • 走远点,我就想想去国外走走。当然,泰国,是我传说中的美丽之都,我也只能去泰国,因为我没那么多时间走不了太远。那也是我想象中最美丽的国度。曼谷、芭提雅,把我久久没有做过好梦的心灵角落充塞得光怪陆离,我想,我就是走对地方了。
  • 于是,我趁着中秋与国庆连着的假期,带着希望出发了。同时,也把这一路走过的风雨带给我的朋友们,我与你们的分享这个不错的历程。
  • 从东莞进入深圳,在宝安码头上船,直达香港机场。我们15点出发,到香港时就快七点了,华灯初上的光景,我们在那份夜色中登上了去往曼谷的航班。
  • 那是我想往已久的大型飞机,A380,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那种,它可以一次搭乘旅客500多名,据说光厕所就有14个,因为人较多较拥挤,我还真没去数过它,但是,据目测,我相信了。
  • 这架飞机是阿联酋航空公司的,由香港经泰国飞往迪拜,所以,飞机上坐的,基本都是来自世界各国的不同肤色的人,空姐们也是迪拜藉。因为有各自的审美观点,所以我说不上她们是不是很漂亮,放个照片在此,大家见仁见智吧。
  • 只用了两个半小时的航程,脚下阿凡达中场景一般璀璨的迷幻,就是泰国机场了,那时是北京时间23.50分,泰国时间22.50分,有一个小时的时差,下面我用的泰国时间来延伸我们的旅程。
  • 初入泰国,机场就是我的第一站,从恢宏的香港机场乍到曼谷机场,我突然以为自己还在香港机场的哪一个货场里了,这里似乎什么都是临性的,建筑物内部的钢铁或水泥骨架基本裸露在外,地下有些地方很随便地铺着一些地毡,过关的围栅栏也是胡乱地摆放着,照明大部分用的是普通的四十瓦日光灯管哦。
  • 接待我们的,是当地的一个导游,他是泰藉华人,五十几岁的样子,胖胖的脸上堆着一种真诚的笑容,如果不是我刚离开祖国,我必定能感觉到了来自异乡的亲切。他说他祖藉福建,爷爷早年来到泰国,自己就成了泰三代,他重申:自己虽然是泰国人,但他身上百分百流淌着纯正中国的血液,他见到来自中国的同胞时都很激动和开心。同时向我们介绍他印象中的泰国:九十年代初期,他来过中国深圳,感觉中国的步伐太慢了,可是,二十年后的深圳,却让他从片断中了解,那何止是一个超字了得?他解释,这是因为泰国政局动荡,执政者可能忙于稳定局势,没有足够心思改善国情,以至于二十年后的曼谷竟然远不及深圳繁华,足见,和平对一个国家的发展有多么的重要。
  • 我们向胖导游兑换了泰币,他给我们的比例是“同胞价”15.2,后来我在买其他物品时才知道,按国家的汇率其实是15.6的,我第一次觉得这位同胞的脸除了胖得可爱,还演得可爱。
  • 我们的车穿越在曼谷的街道,我看着窗外,不明白这个国家的首都,怎么有这么多这应该是电话线网络线之类的电线,无论我们转进哪一条大街小巷,那些细小的水泥杆上,都纵横交错地缠绕着这样的电线,我不由地感慨这些通讯工人们眼睛的分辨率,这么乱的线如果出了故障,你用什么办法理出它们的头绪?他们还没有改用光缆再埋入地下吗?
  • 在一个设施一般的酒店里,我们迎来了在泰国的第一个晚上,因为天黑,我感觉不到街头的都市气息,甚至,我以为到了深圳的城中村,那大街,和这酒店的设施一样,极其的普通。也许,我们走的是曼谷城市的边缘吧,我想。
  • 在曼谷的第一餐饭,我实在难以下咽,他们一色以清淡为主,这让我吃惯湘菜的人基本认为没盐没油,我让服务员拿来一碟辣椒酱,欣喜地想加重点口味,没想那酱是甜的。建议朋友们,重口味的人去泰国的话,一定要带上本土的一瓶辣椒酱哦。因为,事实证明后来他们连吃火锅都是用白水煮着的。
  • 旅行社的时间安排得很是微妙,六天的行程,第一天就是这样度过的。让我有所心动的,是那架飞往迪拜的大飞机,还有上面的空姐空少,他们虽然忙碌着给我们送餐和微笑着倾听我们的需求,但是,我相信他们比我富有得多了,哈哈。可是,这么一架以中国香港为起点站的国际航班上,空乘们竟然不会说中文,甚至听都听不懂,是华语太难学了吧?
  • 本着对泰国风光的神往,我早早就起床了,想看看晨曦中的异邦,有多么的妩媚,可是我没看到我想要看的,却发现我们住进去的是一家较偏僻的宾馆,陈旧的平房前后挨得很紧,这让我在小巷里根本走不了多远,就折返回来,吃完在泰国的第一个早餐。
  • 这个天气不错的早晨,我们坐上了为我们团准备的专用大巴,踏上了泰国游的第一个旅游点:76层自助餐厅。
  • 据说这栋建筑的高度有83层,但我们只走到第78层的一个旋转观光平台,也不知还能不能再往上走了,这里可以俯瞰曼谷全景。说是旋转观光平台,其实也就是在屋面水泥板上安装了一圈可以旋转的铁板,以大厦中心为圆心360度慢慢转动,让游客站着不动也可以看完整个曼谷。让大家看看我所看到的曼
  • 在第76层吃一个自助餐,有什么感觉?也就象在电影院看了一个环幕电影,一样的吃得很饱,一样的看着别人也吃得很饱。从楼上排着长队等电梯下来,我就全忘记了这上面吃了什么,我只记得似乎每个旅游团都把上面当作必经之路,可是我不明白,在上面吃饭的却都是亚洲人的肤色,是不是中国人不好判断,我怀疑,欧美的旅行者不上这里吃饭吗?
  • 下午的行程,我们去泰国皇宫。
  • 皇宫其实没有多大,和我们国家的故宫更是没法相提并论。毕竟,现在不再是帝制时代,这个皇宫,也只是沉积在岁月中的一颗仍然闪耀着光芒的尘埃,已经不再是权威的代表。
  • 它闪耀着光芒的着陆点,不是它并不巍峨的建筑,也不是它还能行使至高的权威,而是它里面的装饰。
  • 对游客开放的,只是原来接待国宾的地方,一栋建筑物而已。里面不能拍照。
  • 我们被要求男性游客穿上长裤,女性游客必须长裙及踝(不可以穿裤子),没有带着长裙子的,就在里面买一种泰国妇女的普通围裙把下半身围上,围裙其实就是一块布,好象这也是泰国人的传统服装,有素色和彩色两种,素色的五十泰铢,彩色的一百泰铢,彩色的真漂亮,当然,这是为了表达对皇室的尊重,绝对没有通过卖围布牟利的做法。因为,一百泰铢也就是约二十元人民币了,这才是我们中国景点两支水棒冰棍的价格。
  • 因为不能带相机进入,我只能把它烙在记忆的时间长廊。
  • 这是一个内饰非常奢华的空间,虽然不大,但能让人感到壮丽的气魄和庄严的氛围。中央耸立着一个直径约十米的圆顶,圆顶内穹距离地面高约十层楼,摆设最多的是和佛像有关的雕塑。然后就是皇帝皇后的生活用品,包括皇后佩戴的首饰和女工工具。导游介绍说,这些雕塑和器物上镶嵌的全是真正的黄金和珠宝,有些完全是黄金质地,而那些夹杂在珠宝间隙中淌着墨绿色暗光的,则是泰国特有的一种甲壳虫翅膀,因为这种虫子的翅膀颜色呈现宝石般暗绿,而且处理后经久不褪,所以用在这里搭配非常协调,艳丽而不失俗气,豪华更彰显权威。只是这么多的装饰也不知道捕杀了多少这种虫的生命,这使我想起了中国的成语“匹夫无罪,怀壁其罪”呀。这些珍宝与桔色灯光交相辉映,实在是美仑美奂,金碧辉煌,到处不折不扣的透着旧时帝王景象。木雕则是泰国柚木,有些几米方寸的浮雕是用整块柚木雕刻而成,镂空深达十厘米,人物、动物、森林、河流无一不栩栩如生,连藤蔓都在树上缠绕得错落有致,层次分明。可以说每一件作品都价值连城,极具本土情调。我所看到一块宽约六米,高约四米的泰国剌绣,据说用144个民间精挑细选来的绣花工,用了近四年才绣制而成,当时是庆祝泰皇后五世的生日而赶制的。上面绣着的内容主题明显,都与泰国本土风情相关。并以礼佛、农织为主。如果用中国的清明上河图来比较,我相信无论从工艺还是材质或者耗时,其价值都应该逊色于这个巨幅的剌绣,何炫之有?遗憾呀,我不能拍摄下来以飨朋友。
  • 从泰国皇宫到玉佛寺,也就半小时的车程,经过上半年的那次恐怖爆炸,这里现在安保做得很严了,我看到门禁那边靠架子放着几十枝什么枪,每个人的包包都得例行检查。
  • 现在还不是中国的国庆节日,所以人也不是很多,各国的善男信女们泰国游这里应该是必经的一站。寺内涌动的都是各种肤色的人,无一例外,他们在心里都有着一种美好的祈盼,在传说中很是灵验的玉佛前默颂自己心中的希望。里面供奉的约十岁儿童大的佛像,据说是纯金铸成,在周围暗淡的烛光里金光四射,庄严肃穆,让人不由不虔诚礼拜。墙壁上绘满壁画,栋梁上银装金裹。下面循环地跪拜着数十信徒,让人觉得在这里可以消除人间所有罪恶,洗涤心中潜藏污垢。我不由的想,心中无欲便是佛啊,又何必在佛前匍匐和徘徊那么久久不愿离去?
  • 庙前的神龛内,是礼佛完毕的敬香人,在这里敬香的,我想是寺中纯粹让游客的心灵得到解放,而不是以敛财为目的,买一枝类似荷苞的花加三支香,也就花三十泰铢,折合人民币才约六块钱,就能在这里将希望托付给神,能得到神的庇佑,这在中国所有的景点怕是想都不敢想的事了,因为人家随便建座类似庙的东西,恨不得把你想烧的香做得和大树一般粗细,再给你定个百儿八十块你烧不烧?更别说这是泰国最著名的寺庙了。
  • 那边好象是国会馆,门口站着的军人身姿真的很直板,我观察了约十分钟,和朋友一直争论这应该是雕塑,但当我看到他眼睛在左右动弹的时候我才说服了自己,他手里握着的枪也应该是真的了。好在我没过去摸那支枪,吓死宝宝了!
  • 走得很渴,不过,就算在这么知名的景区,小贩或摊点卖的饮料也绝对没有趁火打劫的意思,一支红牛(泰国产的红牛,是小支的那种)或矿泉水也就二十铢,冰冻得很是刚刚好啊。我又花二十铢买了一包山竹(约12个),水果摊贩还热情的给我们每个人剥好一只红毛丹送到嘴边。我瞬间觉得这里的民风那个纯朴啊,好过我们号称有五千年文明的那个地方。
  • 从国会馆出来,导游说在前面坐船,去湄南河上观光。奇怪,泰国这么个亚热带的地方,就和导游说的,阵雨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刚才还艳阳高照,没有任何先兆,那雨在我们等船的时候倾刻间就瓢泼下来,大家很安静,等待着雨消停。这些地方虽然游人多,小贩多,设施也差,但地下几乎没看到有垃圾,就象一个贫困人家的少女,虽然穿着补丁重叠的衣服,但整洁、干净的样子还是让人肃然起敬。
  • 船主给我们每人献上一串带着浓香的花环,按习俗我们付上了二十铢。
  • 船在河里的一个小码头边停下,我不知他为什么要停在这里,这时,我发现前面的船上有人在抛洒东西,导游告诉我们,这河里的鱼非常不怕人,原来停在这里是要让我们拿食喂鱼哦。
  • 看着目测有数斤的鱼们也在我手边翻滚抢食,我好奇地想,它们的命真好,放在我们国家,怕是被一网打尽了。我们中国只在水池里喂过锦鲤,还真想不到大河里能有大鱼可喂,而且还这么多。是什么娘娘?
  • 导游笑着说,这岸上就是一座寺庙,近着寺庙的水面,政府规定不准捕鱼,所以,鱼门也读懂了这个号令,在这片水域就有恃无恐了,其他地方是没有这么多鱼的。奇怪,政府的文件在这里鱼和渔民都这么遵守?
  • 仍然住在这个酒店,我晚上想出来吃点有特色的小吃,可是我看来看去,路边的摊位也就做着让我无法弄懂他们做法的小食,没有胃口。就花四十铢买罐啤酒喝了睡。
  • 泰国的空调真冷,无论在酒店还是购物礼佛场所甚至旅行大巴上,最好都带个薄外套,我不知道他们这样做不浪费电吗?
  • 让我有点惊讶的是泰国街头跑着的基本都是日产汽车,丰田尤为突出,这比中国的比例高多了。我努力地想找到一部比亚迪奇瑞之类的车型,可我到回国的那天也没见过一个,不过,让我倍感欣慰的是,不是一般多的旅游大巴中,我们中国的金龙汽车就占了据说是30%的份额,包括我们坐着的就是苏州产的金龙大巴车,难怪我上车时就闻到了家乡的味道。
  • 在这个酒店住了两天,我们向行程中的下一站——芭提雅进发了,这也是我幻想最多的一站。
  • 芭提雅,我的想象中的样子,是有着绵延无边的海岸,海岸边平行着郁郁葱葱的森林,那碧绿的海水被风卷起忽重忽轻地拍打着礁石和沙滩,海水格外透亮澈蓝,那蓝的海水中可以看到成群的热带鱼们象电视景象中惊鸿般闪过,如诗如画的尖顶房屋,金碧辉煌,剌痛着人们的眼睛,椰林密密地遮着阳光,所有的物品都有着不同和色彩,折射着童话般的精灵光。
  • 我现在就向着那束精灵之光出发。
  • 我觉得泰国和中国一样比较堵,但不同的是,我们国家堵是因为车真的很多,而曼谷堵车的原因除了车多之外,是象样的公路不是很多,好象有些高速公路还是外国援建的,这与车的数量的比例不协调。约一百三十公里的路程,中间司机下过一次车,据说有交警在路边招手了,交警招手其实就是为了收一百铢左右的不知是什么理由交的钱而已。一百铢,人民币二十块啊!交警招个手才二十块?在中国你敢想敢言吗?当然,后来从芭提雅回程时也是有过这一关的。
  • 接近芭提雅时,路边果然开始出现成片的森林,可是,那些森林不是天然原木,而是人们种植的椰子树,我看到上面大大小小结结实实地堆满了椰果,就象一个个售卖气球的老人站在闹市中,双手牵着大串大串绿色的气球一般,驼着背儿,在风中轻微摆动。
  • 路两边没有看到美丽的画卷,至少没有东莞及珠三角公路边绿树成荫的惬意感。泰国虽然是个农业国家,但似乎只是个平原,没有起伏的丘陵和绵延的山脉。行程中有个叫“东芭乐园”的地方,我观看他们一次较大规模的大象表演,大象真聪明,打球、画画、蹬车、鞠躬做得很是到位,还会帮着骑在它们头上的主人向游客讨钱啊。
  • 芭提雅,我的梦中童话,我来了!
  • 当我看到远处那夹杂着清凉海风的蔚蓝海面时,就被那忙碌的声音怔住了,那是什么声音?只见海面上距离岸边近一点的海水的空间里全是游艇,它们都在忙着自己主要的两项活动——摆渡或拖放降落伞,为游客服务要紧啊!
  • 我们登上了一条早就预订的快艇,淌着齐膝的海水爬了上去,个人比较爱剌激,所以赶快钻上了船头,当快艇加速的那时候,我的心仿佛就随着那大起大落的船头高高抛起又重重丢下,这时才真的知道什么叫我心飞翔啊。我没法拍照,只能尽情地享受着这心悸和 躁动的一刻。随着那轰鸣的马达声飞向那座中心小岛。
  • 我已经不记得那小岛叫什么名了,但那纯白色的沙子和清澈的海水却是我较少看过的,我惊讶地发现,我能透过这里的海水看见下面不知有多深的石头。船刚停稳,我和一个同团的游客就迫不及待 地跳下去,回头向海水深处蹦跳而去,他是一个很温和的日本年轻人,他说难得看到能见度这么深的海水,我们就这么开心地游淌着,直到岸上本地管理员焦急的呼喊,我们才觉得充斥着高速快艇的海岸边实在是危险得很,被这么快的小艇撞上可不是件开心的事,要掉脑袋的啊!
  • 泰国的男人们都有着短小精悍的身板,这里的员工总是因为常年在海边工作,当仁不让的就更黑了。可他们却喜欢在黝黑的脸颊蒙着一块黑色的纱布以抵挡亚热带的猛烈阳光(其实 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再晒也黑不到哪去啊),他们就在这片沙滩上打理着一些游乐设备,当看到我对着他们拍摄时,有一个人走过来说:你刚才拍我们啊?我来收钱。我吃了一惊,但旋即镇定下来:你们这里的海滩真美,我是拍的海滩,刚好你就在我的镜头里了。他说:哦,这样啊!那你拍吧。
  • 在岛上最有意思的还是潜水了,我们戴上大约25公斤重的氧气罩,被潜水员牵着爬下船的扶梯,约六米深的海水中依然对景物清晰可辨,阳光穿透海水时带来的那份折射过的神秘感,新奇倾刻间代替了刚才略微有些恐惧的心理。让我更有感觉的是,潜水员乱点鸳鸯,他竟然把一个和我同时下水的女孩子推到了的怀抱中,我紧张的摆手示意不可不可,但他却再三地让我搂紧,我们隔着厚实的氧气罩彼此间无法看到对方,只在挽上时知道那是一条滑嫩的胳膊,那女孩子也没有松手的意思,我只好“逆来顺受”地自得了,啊!原来这里还有这么大的收获,我感受着巨大的突然的幸福,手里接过潜水员递给我喂鱼的面包,只见面前立刻有大群的小鱼儿舞动,我不知是面包吸引过来的呢,还是它们嫉妒我突如其来的艳遇。
  • 虽然就不到半小时的光景,而我却幸福得到现在打字的手还在颤抖,那潜水员一定是疯了,我想。
  • 在岛上照相真便宜,才二十铢,人家就给你送上一张拷在相框里的照片,拍得很好的那种。当然,我也想回馈给正在看本文的朋友一张给力的照片——一个外藉豪放女在小岛上进行日光浴的人体,出于安全考虑,我还是选择别人俯卧着时拍下来的,告诉大家,貌似她的老公就躺在旁边,我可是偷拍的哦!
  • 我没有看到我的童话乐园,却花1500铢去看了只有在泰国才能看到的特有的节目——人妖真人表演,那可不是一般的走秀或演唱,而是脱光了让游客看他们的男人变成女人的身体。上帝很生气,他明明赋予了人类两个极端对立的特征,而人们为了那短暂的辉煌,不按照上帝赐予的神奇力量好好做人,这不是抗旨吗。
  • 呈现在我们面前的人妖有两种,一种是全变性的,即完全把男人变成女人的性别,另一种仅改变外表的,即看起来是女人,和女人一样有高耸的胸部,但下面却仍然是男人的性别,不过,因为他们为维持女性特征而大量服用女性荷尔蒙,那个男人的东西怕是能看不能再用了。当然,无论是哪一种人妖,他们的身材都是很棒很女人的,纤纤细腰啊说亭亭玉立阿娜多姿绝对不是过份。
  • 另一种也是人妖表演,他们很正规的,极具地方特色的梦幻般的3D场景配上艳丽的服装,把本就妖艳的人妖装点得让人意乱情迷。
  • 总之,我看不出他们的身份有多真或有多假,就连那根高高举起的阳具,像擂鼓棒一样把一面大豉敲得呯然有声错落有致时,我还是不能判断出那到底是后植的还是激素扶大的。当给他们的身体包裹上几种艳丽的布料时,你站在他们背后,看着那秀发飘逸的背影,不能不赞叹变性医生的手,也和艺术家一样,总能化腐朽为神奇啊。
  • 最有意思的是街头的流浪狗特别多,无论瘦的胖的公的母的花的黑的都很温驯, 我好奇怪,大街上随便一条闲聊着遛跶的狗,你都可以靠近去喊它伸手摸它,在它们眼里看不到一丝警惕或敌意,它甚至会躺倒在你的脚边蹭痒痒,真过份。这让我油然生出一丝爱怜,这些动物何尝不是上帝给人们的恩赐?让人间生色不少,我们何忍去破坏这种暖暖的温馨?狗肉真的就这么好吃吗?
  • 芭提雅的第二天,我们被导游,准确地说应该是旅行社安排去了珠宝店和鳄鱼皮制品大世界,我基本不想在这些不知是真是假的宝石头中多作停留,得要紧吃些外面通道中摆卖的小食品,锷鱼肉叉烧、榴莲果汁,炒货好多好多,因为榴莲是泰国的特产水果,所以用它制作而成的东西特别多,我们吃得不亦乐乎啊!
  • 旅行社把中午餐安排在鳄鱼皮制品卖场内实在是一个绝品想法,你先逛了卖场,再来吃饭,可是,那太昂贵了呀!我相信这些制品全部来自于真正鳄鱼兄弟身体的某一个部位,但我一没需要二没钱多,就连一条皮带也实价两千,我看了看自己的红蜻蜓皮带还是新的,哪会忍痛换了?要换,哥就带一条鳄鱼的儿子回家养着,到时想换就换了。当然,逛得这么累,下面的皇家火锅是最富吸引力了。
  • 皇家火锅,好具吸引力的高大上的吃货名。可你知道这里的是什么哦?六人一桌,用白开水煮的白菜,对,你没听错,锅底是非常好非常清的白开水,还有几样蔬菜和一盘猪蹄子。不提供盐油佐料,吃不下去啊。我在家里也烧得一手好开水呢。想一想皇家的人天天就吃这么差的伙食,也难怪支撑不到今天了。
  • 按照行程,我们有机会体验一次泰式古法按摩,我好开心,平时在东莞只是匆匆一过,总让我余兴未尽,如今来到这泰式按摩的发源地,我能不堂而皇之地进行一次正宗的体验吗?
  • D艺术馆其实画工很是粗糙,把这里也当成一个景点,我觉得是挑战旅行人的智商。
  • 不过,当那些说不清是小姐还是大妈那拳、肘、指、脚对你进行日本扫荡式的蹂躏时,你就知道你在东莞体验的不是泰式按摩了。因为,声音温柔的泰国女性下手一点也不轻啊,大有不让我爸弄死你不罢休的作风,我想,她们大概刚从伐木山上下来的,带着巨大的手劲还没学会指点按摩就给上了我了。我顿时有一种被强奸的压迫感。我曾劝说她让我们互相调过来按,好让他也知道中国式男性按摩套路,但我在床上翻滚示范到虚脱了,她们死活也听不懂,听懂了也未必就同意啊!
  • 从芭提雅回来曼谷,我们也和所有的旅游团一样,无法拒绝旅游购物的纠缠,导游说,我们去参观泰国的毒蛇研究中心,这对我们认识泰国的毒蛇文化是有帮助的。
  • 泰国最灵验的,据说是四面佛了,一个不大的场所,一面不大的佛像,我们也算是完成了一个景点。
  • 我们看了五分钟左右的人蛇表演,就被带进一间大大的屋子里面了,里面的药品样品全是一般的小瓶装着,大约有十几种,每一种都有各自的功效,总之,里面的讲解员告诉我们,所有疑难杂症的对症药都在这十三种瓶子里装着,也就是说,它们基本能治百病而且能包好,药的成份都和蛇毒有关,呜呼!这平时吓人的毒蛇身上分泌的毒素,竟然是凡人健康的根源,我不由得对这些蛇们肃然起敬起来,但起价最低五千多铢一小瓶的药我却始终没舍得买下来, 我怕买了会害上心痛病,而那瓶药刚好又治不了这种心痛啊!
  • 再转下去,就到了泰国特产店了,大家都知道,人过留声,来到异地总得有些气味带回去给身边的人们品味一个哦,何况我还家有儿女。在中原买不到的小食品我和爱人给装了满满一筐。临走,还没忘记买了两个乳胶枕头,因为泰国的乳胶制品是原产地,这里有着最丰富的乳胶资源——橡胶树,应该不会有假货吧,那可是3700铢一个呢。
  • 在把几个包都装满后,我认为泰国之行也就到达临界点了,这时,我们需要一间最安静和舒适的客房休息,得以在大脑里总结这几天来的收获,导游在再一次向我们推荐了当地一家免税店的时候,我们就在曼谷的一家酒店里入住了,这也是这次旅行中最好的酒店。
  • 不过,值得知会朋友们的是,最后这家免税店的物品绝对不是导游口中说的没有关税所以便宜,其实这里是我整个行程中买到的最贵的商品,还有,导游承诺的价值六百铢的干鳄鱼肉包装单位为400克,但后来同游的人拿到手后两包才400克。那是在机场拿到的,这个时候本地胖导游同胞已经早就挥手拜拜了,他去进行着下一个目标团。哈哈!
  • 值得警示想去国外的朋友们,当有人在机场托你帮他们带东西过安检并承诺给你丰厚报酬的时候你千万别贪财接受(请你托带的理由很符合常理:飞机上单人行李重量不得超过23公斤,如果你行李不多没有超重,自然是别人所看好的托付人),因为你不知道那些行李中别人有什么夹带着,万一有触犯法律的违禁品比如毒品,你亲手放进安检机的东西,就是百口莫辨的啊。当时我就推掉了两名老妇人的请托。切记了。
  • 随着机候机楼内温柔的播报声响起,我们还是坐着一架A380飞上天空,那时是泰国时间的235分了,在白云翻滚的大海上空,我们离开了这个并没有引起我多少共鸣的国家,计划北京时间6点就会降落在香港机场,回到我可爱的祖国。
  • 这篇游记的内容也许并不是很精准,纯属个人经历和见解,如有片面之处,敬请见谅。但我也并非盲人摸象,落一叶而知秋至,泰国的一点也不发达,国家的经济支柱还是以农业和旅游为主。就算在曼谷,到晚上也没有东莞街头那么摩肩接踵地闲逛着一拨拨行人,廖廖高楼中夹杂着低矮的平房。这个佛教国家到得都是闪烁着金光的尖顶寺庙,因为国民崇拜佛,所以,这里的僧人反而富有了。在这里我没有看到国内那么多的红绿灯,但我在过马路时,司机们都会停车让行,当然,我也不会在只有一个人时想过就过,我会和当地人一样,等到一群人时才示意想要穿过马路,这是相互尊重啊。我从不粗鲁地去插队,去拨弄景点的一些设施,去大声地在公共场所讲电话,去弄破坏当地习俗的一些制度。更不会说刻字留念了,我们只是一个过客,大自然的一颗尘埃,不是你在某个地方刻上你的名字就会永垂不朽的。
  • 我不知道我的下一站会是哪里,这就象我人生的未来,不能预知的,一次远行带给我们的,是心灵上的升华,是开阔的视野,是拓宽的思维,也是情感的交织。
  • 朋友们,当你陷入不能自拨的烦恼和痛苦,当你感到人生的低谷不能排遣,你去远行一次吧,看看大漠的那头,远洋的彼岸,生衍着活跃着的那些精灵,你会觉得海很宽啊,天很高啊,没什么大不了的啊!
  •                                                                       写于2015.10.3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10-15 23: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七年前去过一次泰国,行程也是虚的六天,游览路径大同小异,楼主的记游让我记忆犹新。不过,我们当时是从万江候机楼乘坐班车,前往白云机场夜飞曼谷新机场。“建筑物内部的钢铁或水泥骨架基本裸露在外,地下有些地方很随便地铺着一些地毡,过关的围栅栏也是胡乱地摆放着......”,没想到该机场当年的“洋相”至今多年仍然未见改观。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6 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朋友去得好早。其实去过后才知道原来这么没意思。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10-20 1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啊!天那么高,世界那么大,有什么大不了!

签到天数: 88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5-10-20 13:06 | 显示全部楼层
要是配上图片
慢慢地发
就更好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1 21:58 | 显示全部楼层
没配上照片也是我最大的遗憾,只是在这里配照片真的太麻烦,要把照片压缩了才能放,而且在篇幅里插入也较烦。

签到天数: 88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5-11-5 16:23 | 显示全部楼层
曲折人生 发表于 2015-10-21 21:58
没配上照片也是我最大的遗憾,只是在这里配照片真的太麻烦,要把照片压缩了才能放,而且在篇幅里插入也较烦 ...

是这样的
所以这里人很少的
点击按钮快速添加回复内容: 支持 高兴 激动 给力 加油 淡定 生气 路过 感动 感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知东莞App
  • 东莞阳光台App
  • 东莞广播电视台
    微博
  • 东莞广播电视台
    微信公众号
  • 东莞阳光网微博
  • 东莞阳光网
    微信公众号
  • 东莞电台
    微信公众号
  • 今日莞事
    微信公众号
  • 莞香花开
  • 东莞市食品药品
    监督局
  • 东莞市中级
    人民法院
  • 东莞市第一
    人民法院
  • 东莞市第三
    人民法院
  • 东莞市莞台文化
    交流中心
  • 南城街道办事处
杩斿洖椤堕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