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网首页 |  帮助  管理制度  申请删贴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虚假信息举报
查看: 2582|回复: 5

[小说大观] 流星剑(1)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7 16: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张家有女初长成
                          <咏春>
                        风细细
                         柳依依
                         碧水连天草萋萋
                         温柔乡
                         快乐地
                         与卿依偎
                         与卿嬉戏
                         如风逗柳欢
                         似水柔意
                             
                         春光在眼底
                         花妍妍
                         蝶翩翩
                         佳人倚栏神恹恹
                         相思泪
                         痴情恋
                        身离君侧
                         心伴君边
                         因花贪蝶爱
                         令人艳羡
                             
                         佳期萦心间
    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如痴似醉地吟咏着一首词。从她的神情中可以看出她被作者所创造的意境痴醉了,她好象就是词中所描写的少女那样为一个男子钟情,进而痴情的茶饭不思其实在她的内心深处,她已经深深地为这首词的作者芳心暗系了,这首词是京城第一少年才子李智飞所作。
    “唉…..要是能够与他见上一面,该有多好!” 吟完词句,她悠悠地掩卷长叹。
    “哟--____妹妹吟诗思人,怕是早就钟情于他吧。”一个少女掀帘进房,听到房中少女的怅叹,急用嘲弄的口气取笑她。
     两抹红云飞快地飘在妹妹莹白的脸上,她赶忙低下头争辩说:“姐姐,他可是我未来的姐夫,妹妹怎会衷心于他呢?我是盼着姐姐早点嫁了过去,让妹妹早天见着他,瞧瞧我那文采风流的姐夫是不是人如其诗。姐姐别多心了。
     “我才不多心呢,谁希罕嫁给他,听说他诗虽然写得好,人却是丑八怪一个。我还想退除婚约呢。呃,对了,妹妹,你代姐姐嫁给他好了,你不是很羡慕他的才华吗?”姐姐先是满不在乎而后又故意一本正经地对妹妹说。
     妹妹的脸更加红了:“姐姐,你真坏!你不要的就要推给妹妹么?婚事可是父亲亲口答允的,岂能是你说退就退的。再说,人不可以貌而取,而要看他的人品。假如有一天我嫁了一个丑八怪,但只要他有姐夫一样的才华和很好的人品,我也心甘情愿的。”
    “哼!我就不心甘情愿。要我嫁一个丑八怪还不如死了!我要嫁一个相貌英俊,武功一流的好男儿!”姐姐毫不讳言地坦露了自己的情怀,而后又动情地对妹妹说“妹妹,我真的不想嫁给她!就算他不是丑八怪,也是花心萝卜一个。你看他写的诗都是什么情呀爱呀的,把一个个好端端的女孩子家读得情迷神痴害了相思病,个个都想着法子要嫁给她。到时候怕不娶个三宫六院是很难罢休的。你说我要是嫁了他这样的人,一辈子会有幸福吗?”
    “姐姐,也许他并没有你说的那样丑,你又没有和他见过面,说他丑,那也许是别人的谣言。你想想:他母亲是天下第一美人,父亲是貌似赵云的将军,生下的儿子怎么会是丑八怪呢?虽然他写的诗很风流,但不见得他的人就是花心的那种,再说就是他很花心,姐姐嫁了他后,凭姐姐天仙般的容貌老虎般的性格,他还不是乖乖拜倒在姐姐的石榴裙下,姐姐只要像河东狮吼一声,他两腿就会发抖,要他跪下他就不敢坐着,哪里还敢想其她的女人呢?”妹妹见姐姐的脸色好转起来,便用顽皮的腔调配着夸张的手势开着姐姐的玩笑。
   “你说我是老虎?好啊!那我就把你这只温顺的小白羊吃到肚子里去!”姐姐说完就作势向妹妹扑了过来。
    妹妹吓得躲在一张椅子背后连连求饶:“姐姐,你饶了我吧。我告诉你一个见到他的办法。”
    “你怎么知道我想去见他?”姐姐果然停住了手,奇怪地问。
    “那天姐姐夜里说梦话刚好被我听到的。真是羞死人啦!连做都想着人家,还故意说不想嫁给他。心口不一!”姐姐被妹妹说得羞红了脸,她以为自己的心思真的在做梦时说了出来被妹妹听到,其实妹妹只是一种猜测而已。这叫以己之心度人。妹妹只是想,换了是我,我也要去见见他。
    “好妹妹,你有法子出得了门?瞒得过爹爹?快快说给我听吧。”姐姐欣喜地抓住妹妹的手,大声而急切地询问。
    “现在知道我是好妹妹了!刚才还凶巴巴地要把我当小白羊吃掉呢。办法嘛____倒是有,可我现在还没想出来呢!妹妹故作生气的样子,把姐姐的手甩开。
     “好妹妹,你别生姐姐的气了,姐姐以后加倍地疼你.好妹妹,你快跟说我吧。姐姐又温柔又焦急地说。
     “君子不计小人过。谁叫我是你的好妹妹呢?姐姐可要记住今天说过的话,以后加倍的疼我了。想………………让我想想……啊!想出来了!把耳朵凑过来吧。”妹妹装作拼命思考的样子,一会儿便想出一个计策,欣喜地对姐姐说。
    “你可别咬我耳朵噢!”
    “我又不是老虎,咬你耳朵干嘛。你不把耳朵伸过来不怕被别人听到,这次行动最重要的是保密。”妹妹小声地对姐姐说。
      姐姐小心地把耳朵凑近妹妹听她讲与梦中人见面的计策。
      “大小姐,二小姐。夫人叫你们过去见客人呢。姨夫人和灵小姐在客厅等着和你们相见。一个丫环急步进房,看到两位小姐正在低声相商什么事,为自己的急促进房打扰而感到有点惶恐不安,后来看到大小姐对自己问询的目光,于是开口回答。
      “知道了,你回去说我俩马上就到。
       姐姐听完妹妹的计策,脸上露出了微笑,拍着妹妹的肩头说:“妹妹不仅是绝色佳人有绝代才华,想不到更有绝世奇谋,真是女中诸葛啊!我要是男的非娶你不可!”
      “姐姐又在笑话我,看我不打你才怪。妹妹故作不高兴的扬起双拳向姐姐打去,姐姐咯咯大笑地说:“你打啊!你打啊!追得上我让你打死也心甘。说完拔脚便往客厅跑,一边跑一边笑,一边逗着妹妹在后面追,妹妹在后面一面追一面生着气的叫。姐妹俩就这样一路追追逗逗,笑笑叫叫地来到了客厅。
      “梅儿,诗儿。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像小时候那样顽皮?快去见过姨娘和琳表妹。说话的是她们的母亲____一位衣饰华丽,**宝气,容貌绝美的中年妇人,她虽然年近四十,但看起来还像刚二十出头的样子,而且有一种高贵优雅端庄淑贤的气质。
      姐妹俩走到另一位衣饰豪贵,容貌和她们母亲有些相似的美妇面前行礼问安。
      “两年不见,你们姐妹俩已长成大姑娘了,美的就像当年你妈那样。用倾城倾国也难以形容你们的美。不知又要迷倒多少英俊少年了,真是我见犹怜哪!姨夫人一见她们便左手一个右手一个地拉着她们左看右看赞声不停。她的话不仅赞美两个外甥女,同时也赞美自己的姐姐。听得她们母女仨心里甜丝丝的。
      “姨妈,看您说笑的。我们哪有灵表妹美啊,她才是绝色美人呢。我们和她比啊,可就是丑丫头了。姐姐韵梅巧笑兮兮地看看姨妈又望着表妹说。
      “是啊,姨妈。你看灵妹妹小小年纪就长得像个西施似的,等长到我们大了,西施又要去隐居呢。妹妹韵诗接过姐姐的话笑盈盈地望着姨妈说。
      “两位表姐怎么一见面就笑话我啊?在你们面前应该我是丑小丫才是。两位表姐天仙般的容貌,不要说沉鱼落雁羞花闭月,就是风儿见了也要停脚,星星见了也要从天上掉下来,狠不得立即亲你们一口呢。坐在姨夫人旁边的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抢过两位表姐的话笑嘻嘻地说,她的话引来了众人的大笑。她身着粉红的绣花上衣,下穿淡兰的长裙,一张白玉般的鹅蛋形脸上嵌着一对乌溜溜水莹莹的眼睛,像会说话似的。弯弯的眉毛配着挺俏的鼻子,巧笑盈盈的小嘴让人看起来总是那么蕴含娇美蕴含稚气。一头秀发没有任何修饰地自然披到胸前肩上,清纯的像深山泻下的瀑布。她起身从母亲手里拉过两位表姐的手,亲热的向两位表姐问这问那。这三个少女身材长得极为婀娜,姿色各有千秋,就是仙女下凡也要自悔不如。但从她们的气质来看,比起表妹的清纯稚气,大表姐多了几分成熟多了一分飒爽英气,二表姐则多了几分柔媚多了一分聪灵秀气。
“姨妈,怎么没见姨父和表哥呢?他们不是同你们一起来的吗?”韵梅在人群中找不到表哥便向姨妈问道。
“你姨父上朝见圣去了,你表哥同你哥去练武场了。他们还是小时候一般,一见面就要在武艺上分个高低才心服。你和诗儿与灵儿快去看看吧,要叫他们手下留情才好……这孩子就是喜欢争强好胜,这都是给他爹惯的,成天就爱舞刀弄棍,拿起书来就头痛,性情跟他爹差不了多少,说也说不听,真怕将来会闹出什么乱子来。”姨夫人虽然语气中带着埋怨,但脸上却流露出些许欣悦之色。
等姨夫人话一说完,韵梅就急不可待地拉着妹妹和表妹的手向练武场急步而去。
穿过了几个长廊,走过了几道花径,经过了几座假山喷泉和垂柳掩映的碧水湖,就来到了靠近围猎场的练武场。
她们一走进宽广绿茵的练武场上,就看见了已经围了一群人,在人群的中间,一个穿红衣的少年和一个穿黄衣的少年正在徒手相斗,他们腾挪游走得非常迅捷,以致不容易分辨穿红衣的是谁穿黄衣的是谁,只是听到人群中不时发出叫好声和惋惜声。
她们挤进人群,韵梅见哥哥正想施展“天罗地网”的张家绝招出手取胜,禁不住出口惊叫:“表哥小心!”
想不到韵梅的这声提醒非但没有起到作用,反而使穿着黄衣的少年身子呆立不动,就在这呆立不动的刹那,红衣少年的一掌已经打在了黄衣少年的胸口,黄衣少年踉跄几步,硬是把持身子不让倒下。
“表哥,你没事吧?”韵梅跑过去扶住了黄衣少年,语气中充满了关切与柔情。
黄衣少年身材魁梧,一张古铜色的脸显示出历经了多年的塞外风沙,透露一股勃勃英气,他见到扶住自己的韵梅,显得有点羞愧又有点欣喜。
“谢谢梅表妹!放心吧,我没事的!你们张家祖传的拳法果然厉害,但我还想领教一下你们张家的剑法,不知表哥能否赐教?”黄衣少年和两位表妹见过礼后,转身对红衣少年说。
红衣少年身材颀长颜面如玉,脸上带着一股冷傲骄气。
“好吧,我正想领教领教你们马家的‘游龙九剑’呢。请吧!”红衣少年从书童的手中接过剑拔剑出鞘,一柄杀气袭人的宝剑发出一股寒光霎时把人们的眼睛逼得不能睁开。
“哥哥,等等!还是让我来吧。我想看看表哥五年未见,剑法到底精进了多少。”韵梅说完抢过哥哥手中的剑就拉开了架式。
“妹妹,小心点”
“梅表妹?你……还是让表哥来吧。我......”
“你____ 啍!我知道你小瞧我!不用多说,看剑!”韵梅不等黄衣少年说完就连刺三剑,剑法轻灵,不着要害。
黄衣少年躲闪了三剑,身法极其敏捷。
“哥哥,给你剑,出手要小心点。若伤着了梅表姐,看我怎么找你算账!”马意灵从侍童手中拿过哥哥的宝剑来掷给了哥哥。
“梅表妹,小心了。”黄衣少年接剑在手,顺手拔剑出鞘,在拔剑出鞘的霎时划出了一个剑花,剑路行云流水一般洒脱飘逸,让众人喝彩不绝。
韵梅展开剑法,顿时变得凌厉凶猛,招招都是带着杀气,但内行的人仍然可以看出,在她的杀气里面还是隐藏了几分未发。
面对表妹的进攻,黄衣少年只守不攻招架的天衣无缝,宝剑交锋时不时发出激烈的声响,三十招过后,韵梅眼看取胜无门,把剑一抖,使出了家传的“太绝剑法”。“太绝剑法”是张家独创的一门剑法,剑法招招都是绝招,能在出手之间取人性命,故名“太绝剑法”,不在生死相斗之时,张家不会用此剑法。今天韵梅把这套剑法使将出来,其目的不是要置表哥于死地,她是曾经听师父说过,马家的“游龙九剑”曾经让名满江湖的天下第一剑客孙不败落败过半招,她因此想用家传的“太绝剑法”和“游龙九剑”一较高低,出手时还是留有余地的。
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攻势,黄衣少年只好展开以轻灵迅猛见长的“游龙九剑”来对付。两种剑法一展开,围观的人只能看见两团光影时而相交时而相避,以及偶尔发出的一两声宝剑交锋的悦耳声音,根本就看不清相斗的人影,更不要说看清剑法的一招一式。
“梅表妹,我甘服下锋。”一刻钟过后,黄衣少年随声跳出了剑影。
“其实,是表哥有意相让。虽然我刺穿了你的衣角,但你也削去了我一丝鬓发,我们算是平手吧。”韵梅收剑入鞘,脸上因经历过一场格斗而显得红润可爱。
“表姐,你真厉害!简直就是花木兰再世。也许花木兰再世也打不过你呢。真乃巾帼英雄是也!”意灵走到韵梅身边不停的夸赞着表姐。
“真是一只百灵鸟,说得比唱得更好听呢。”韵梅点着表妹的鼻子开心得意的说道。
“梅表妹,你刚才用的可是‘太绝剑法’?”在得到韵梅的默认后,黄衣少年接着说“我以前只听父亲说过,父亲说‘太绝剑法’是天下最霸道的剑法,今日一见果然如此,想不到梅表妹竟会以‘太绝剑法’和我拼命来了。”
“谁和你拼命了?!我如果不用‘太绝剑法’,你会用‘游龙九剑’吗?我只是要考查你‘游龙九剑’学到手没有,才用‘太绝剑法’逼你使出‘游龙九剑’的。‘游龙九剑’果然如游龙一般飘忽迅猛。以后表哥可得教我哦,不答应我就不依。”
“好吧,我以后一定教你。”
“表哥,我真想看你使的‘太绝剑法’,听说‘太绝剑法’男人使的时候更有气势更凶狠,表哥是这样的吗?”意灵望着红衣少年说。
“灵表妹,你要想看,我以后练给你看吧。五年不见,你更加乖巧漂亮了。”红衣少年英俊的脸上满含微笑,这种笑容足以迷倒无数的妙龄少女。
“表哥就是会哄人,说话可得算数噢。来,我们拉勾为定,食言的变小狗。”意灵望着表哥,她伸出手和表哥拉了勾,纯真的脸上溢着幸福的笑容。
韵诗看着表哥表妹和哥哥姐姐在亲切的交谈着,她独自一人走到了一棵小树旁,小树上开满了淡兰色的小花,兰色是她最喜爱的颜色,象征纯洁和高雅。她痴痴地对着这种不知名的兰花想,她想到了什么呢?多情的少女啊,自己心里这时也弄不明白想到的怎么会是他。
韵诗不像姐姐那样性情豪爽,喜爱舞刀弄剑,她不像表妹那样单纯天真。她对每件事都有自己的主见也有自己的感触,有时一件细微的小事物也能激起她内心的波澜,她也善于发现事情的细微变化,想到应付事件变化的办法。她的这种外秀内慧随机应变的性格曾得到过许多亲友的夸赞。她喜爱诗词,也喜爱琴棋书画,她在这方面的造诣连她的父母都对她另眼相看。她的父亲是当朝宰相张仕其,他不仅继承了父亲好武的性格,还喜爱上舞文弄墨,但他写出的诗也认为没有小女儿写得新颖独特。她的母亲出身名门闺香,自幼喜好琴棋书画,但在这些方面,她母亲也自认没有小女儿那么精通。
她痴痴的看着这种兰花,脑子里突然闪出《诗经》中的一首诗《芄兰》,嘴里不禁轻轻地咏了出来:“芄兰之支,童子佩觿。虽则佩觿,能不我知?容兮遂兮,垂带悸兮。”
“‘芄兰之叶,童子佩觿。虽则佩觿,能不我知?容兮遂兮,垂带悸兮。’二表姐,你见物思人,此人肯定是一个翩翩佳公子吧?像你这么聪明美丽的才女佳人,他怎么不喜欢你呢?二表姐怕是忧人自扰了吧。这是什么花呀?俏丽可爱,我很喜欢它,二表姐,你摘一朵帮我插在头发上吧。”不知什么时候马意灵走到了韵诗的身边,听到表姐轻轻吟咏的诗句,便接下去吟出了下段,并且就诗句暗含的意思,取笑着表姐。
“意灵表妹,我只是见了这种兰花随便吟了几句,并没有其它的意思。你别多想了。”韵诗见意灵揭示了吟诗的秘密,红了脸赶紧掩饰,“你看这种花淡雅清纯,她就像你一样清纯可爱,我真的很喜欢她。”
“二表姐,那就让我当一次采花童子,把花采下来送给你吧,谁叫你长得这么聪明美丽人见人爱呢。嗨!既生韵诗,何生意灵?我得变个男人去!”意灵带着戏娱的口气开着表姐的玩笑。
“意灵表妹,你要变男人,就怕我哥不依呢。”韵诗抓住了表妹的话还击。
“二表姐,你真坏!看我怎么欺负你!”意灵的脸一下子唰的红了。扑上去和韵诗扭扯在一起,俩人倒在草地上笑着叫着打着。
“快来看呀!快来看!两只母老虎在打架呀!……”马意坚话还没说完,就被姐姐从地上捡起扔过来的一颗松球堵住了嘴。
“快来看呀!快来看!笨熊吃松果,美味没法说呀!”意灵放开表姐一跃而起,扯着嗓门大叫,她的叫喊引得众人轰然大笑。
意坚从嘴里取出松球,就向姐姐追了过去,姐姐赶紧扯起双腿往花丛中跑去,绕着圈子逗着弟弟玩起老猫抓老鼠的游戏,引起众人的哈哈大笑。
这一天,他们开心的玩到张夫人派人来叫吃饭才回去。
吃饭时,张丞相和马将军已经上朝归来,大人们坐了一席,孩子们坐了一席,碍着两位父亲面子,孩子们不敢嬉闹,只是白眼睛来暗脚子去地展开了一场“地下斗争”。
这两家合在一起,真是乐翻天啦!
看到大人们在猜拳行令,孩子们这桌也行起酒令来,韵剑提议击鼓传令,抽签作诗,在规定时间内作不出诗来或是诗意欠佳者罚酒三杯,这个建议得到了大家的赞成,只有意强表示反对,但众议已决,也无奈何。
令牌由韵剑传起,由一位老仆击鼓,第一次刚好令牌到韵梅的手上时鼓声停止,韵梅从签筒中抽了一签打开一看写着“夏荷”。
韵梅凝思少顷,便开口吟到:“群芳丛中荷最秀,婷婷玉立水上头,倾倒一片碧叶心,一生当展大风流”。
韵梅刚一吟完,便赢得了大家的一片叫好声,她这一关就顺利地通过了。
接下来击鼓由韵梅开始传令,令牌到意强顿停,在众人的摧促下他抽出了一个“蝴蝶”的签。
意强皱眉苦思,良久不能得诗,韵剑在旁开始倒数数字:“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到时!”
“吵什么吵。打扰本少爷作诗的灵感——好,我想出来啦!各位请听仔细。蝴蝶翩翩花中飞,你也亲来她也亲,哪个香来我爱谁,谁个美来我娶谁。怎么样?好诗吧!”
意强刚一停口,就引来哄堂大笑。韵梅笑得都喷到了意强的脸上,把意强弄了个大花脸,更引起了众人的轰然大笑。韵诗笑得用手撑着桌子,意灵笑得倒在椅子上直捶胸,意坚笑得拍手直跳,韵剑笑着摇头。丫环有的背转身在笑,有的捂了嘴在笑。男仆有的笑得半天闭不上嘴。他们的笑声传到大人那边,大人们看到孩子们笑得这么开心,也开心地大笑起来,整个宴席厅充满了笑声。
众人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声,让意强罚酒三杯。
下一次轮到了韵诗抽签,韵诗抽出的是“梅花”。
韵诗不暇思索就曼声吟道:“曲曲折折枝上生,星星点点香倾城,俐俐俏俏不争春,清清白白做英魂”。
韵诗的诗刚吟完,便博得了众人的掌声,她这一关也过了。
接下来是韵剑抽签作诗,诗题是“春柳”。
韵剑沉思一会,便展颜吟道:“千树万枝垂绿绦,扶着轻风款款摇,最是飞燕会曼舞,不及细柳婀娜腰”。
韵剑的诗也得到了众人的赞许,顺利过关。
韵剑过后轮到了意灵抽得“落叶”一签。
意灵稍作思考,便轻声吟道:“秋风有心吹落叶,落叶无情与枝别,冤家总有碰头日,缘分自会月老结”。
意灵的诗一吟完便落得了两位表姐和弟弟的取笑,但她这一关也通过了。
最后落到意坚抽签,他抽出的签是“冬雪”,他年纪虽小但才思敏捷,没有多想便吟出一首诗:
“人间从来不纯洁,天公洒粉盖世界,若使心灵洁如雪,人人不会下地狱”。
意坚摇头才吟完,意灵就叫要罚酒:“不行,最后一句不押韵,罚酒三杯!”
“我看表弟的诗虽然最后一句不押韵,但他小小年纪,能够想出如此立意独特的诗,已经很不错了,这三杯酒就免罚吧。”韵诗提议说。
意灵不让:“不行,还是要罚一杯!”
“罚就罚,反正这酒好喝,我还巴不得多罚几杯呢!”意坚端起酒杯,仰脖一饮而尽,而后故意做了一个非常舒心爽口的动作,吟道:“美酒入口爽心肠,才思敏捷意飞扬,吟句好诗夸我姐,原来是个恶婆娘。这首诗最后一句押了韵吧”。他刚吟完就遭到意灵的一顿狠打,乐得众人哈哈大笑着不完。
直到一更将尽,众人才酒兴方收,酒后又玩了几局牌才各自回房就寝。
张夫人已为客人安排好了上好的房间,但意灵坚持要和二表姐睡在一起,她俩叽叽咕咕直说到嘴皮子和眼皮子都困了才入睡。

签到天数: 18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5-12-18 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只是路过打酱油的。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9 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 張家有女初長成(續)
  在姨妈一家回去的那天,韵梅和韵诗暗地里要求表妹跟姨妈说请她们兄妹三人去做客,这一要求一经姨妈的口说出来,张丞相和夫人便答允了。只是叮嘱不要出去玩得太调皮而已。
到姨妈家的第二天,马将军便要带家眷去拜访许多年的好友,以前的上司李安荣元帅。韵梅姐妹提出也要一同去,马将军先是没有答应,在韵诗说明去张家的意图后,又在夫人的劝说下,马将军才答应让韵梅扮成意强,韵诗扮成意灵随去,马夫人和姐姐张夫人的易容化装术是天下一绝,她没用多久功夫,就把韵梅俩姐妹易装成了意强和意灵,然后带上小儿子意坚就起轿去李府了。意强和意灵留在家中陪表哥韵剑去猎场打猎。
韵梅和韵诗去李府的经历暂且不讲,先讲意强意灵和韵剑三人穿着猎装,骑着高头大马,带着十几个家仆从去城外自家的猎场打猎发生的故事吧。
他们驰马经过繁荣的都城闹市,吸引了众多的人驻足观望,就在人们集中注意力的时候,有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偷偷走了一位书生袋中的银两正想逃走,这一幕被奔驰而过的韵剑看得清清楚楚,他纵身从马背上飞扑而下,抓住了想逃走的小偷,夺回了银两掷回给书生的手里又迅捷地飞身上马,他这一动作是在瞬间之内完成的,有的人只听到喝彩声,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他们知道是怎么回事时,韵剑一行人已纵马飞奔了四五百丈远的距离。
意灵为表哥精湛的轻功所折服,更为表哥乐于助人的精神所钦佩,她从小心中就一直喜欢表哥,今日见到表哥的所作所为,这种爱慕之意愈是深了,她和表哥并驾齐驱,时而投去爱慕的眼光,她生怕被表哥看见自己的这种眼神,羞涩地在脸上飘过了两片红云,低头驱马而驰。
一顿饭时间,他们便来了自家的猎场,一座方圆数百里的大山,猎场由三家猎户为马家看守,这三家猎户的儿子个个长得剽悍强健,女儿也带有男子的气概,可见他们平时都经过了狩猎的严格锻炼,他们很高兴地迎来了数年不见的小主人,热情的为他们介绍猎场的情况,什么时候出猎最好,有什么猎物,猎物的性情,怎么追猎,猎捕时要注意哪些,他们都介绍的非常详尽。
休息了一会之后,在猎户儿女们的引导下,他们骑马来到一处树林深密地势较为平缓的山岭围猎,意强长年驻守在边疆,他的箭术练得极为精准,在猎捕者中,他的收获最多,他猎获了一只野羊,两头野鹿,三只麂子。韵剑也出手不凡,猎获了三只野羊,两只野鸡。意灵也兴奋地追猎着,她箭术平平,只射杀了一只野羊,正当她发现一只麂子催马而追时,不想马在奔驰的时候前蹄不小心绊着了一根野藤,身子翻倒过去,把意灵狠狠地向前抛了出去,正在意灵惊呼将要撞到一棵大树的当儿,有一个人影闪电般飞了过来抱住了意灵,双脚快速地反踏了几步大树,两人轻轻落下,等意灵回过神来时,发现救了自己的正是心仪已久的表哥,意灵干脆扑在表哥的怀里,幸福地啜泣起来。经过这一次劫难,意灵的心已彻底地交给了表哥。
意灵沉浸在劫后余生的幸福中的时候,韵梅却沉浸在深深的痛苦之中。
马夫人带着韵梅姐妹和意坚分乘五座大轿,前有一队亲兵开路,后为一队亲兵护送,浩浩荡荡地穿过了一段闹区,来到了李帅府,帅府守卫森严,高墙朱门,气势庄严。门前洁白的大理石铺了数十级台阶。两旁巨大的汉白玉石狮威猛雄霸,气势十分夺人,好像在为它们的主人耀武扬威。
马将军令人向门卫通报了姓名出示了腰牌后由两个守护引领进府。
经过一个花园和几个迂廊,在一栋雄伟的大殿前落轿,走出轿门,便看见李安荣元帅和两位夫人带着儿女站在门前等候,李元帅身着便装笑容亲切,两位夫人穿着华服,美丽不可迫视,她们也笑意满脸,让人看见如沐春风,一见马将军和夫人全家走出轿来,他们便一起走上前来问候迎接,执着客人的手迎进客厅就坐。
到了客厅,马将军让自己的儿女拜见了李元帅和夫人,李元帅也把自己的儿女一一叫来拜见了马将军和夫人,他首先叫过一位衣饰华丽的少年,只见他虽然人长得的气质潇洒,但是好看的脸形上满脸疙瘩,丑得要命。韵梅和韵诗心里嘀咕:“这一定是传说中很丑的李智飞了。”她们猜得果然不错,只听李元帅说道:“这是大儿智飞,诗文还好,但武艺平平,不能如我所望,但请马将军以后多多教导。智飞,快去拜见马将军和夫人。”李智飞对父亲的言辞好像并不在意,大大方方地走过来拜见了马将军和夫人,又向韵梅韵诗和意坚施了见面礼。
韵梅在心里骂“丑王八,谁叫你施礼了,我才不理你呢!”
韵诗却在心里想“他虽然满脸疙瘩,但气质英气勃勃,斯文有礼,真是人如其诗呀。”
然后李元帅又牵过来一位十五六岁的锦装少年说道:“这是小儿智成,能文能武,颇有机智,也请马将军以后多多栽培。智成,快去拜见马将军和夫人。”只见这少年肤润如玉,英俊吕布难敌,但目光中充满狡黠,他拜见了马将军和夫人,然后在向韵诗施礼时开口问道:“不知称你姐姐还是妹妹,我想应该是妹妹吧,妹妹以后如有差使我的地方就请开口,我自会全力办好。”说完,还得意的向韵梅一笑。
李元帅又把一位穿着**宝气的少女叫过来:“这是我的掌上明珠智佳,从小任性顽皮,以后也要请马将军和夫人多多关照小女。”这位少女肌肤胜雪,脸如白玉,长得非常俏丽,但神态中含有一种凶蛮霸道。
智佳拜见完马将军和夫人后,大大方方地来到韵梅前行礼说道:“小妹拜见大哥,听说马大哥武艺高强,希望马大哥以后能教些功夫给小妹,马大哥应该会不啬赐教吧。”她说话时眼睛紧盯着韵梅的脸,好像在欣赏一件无价之宝似的。
韵梅把声音变粗,装作男声笑着说道:“小妹这般爱武,只要肯学,为兄一定倾囊相授。”
智佳又来到韵诗前,执着韵诗的手说道:“这位天仙般的姐姐,玉雕粉砌的肌肤,画工难描的脸蛋,婀娜可人的身材,要不是我亲眼所见,真不信天下竟有如此绝世美人,以前别人都说我美,我还真有点得意了呢,现在,在姐姐面前我就是得意不起来了。”她语声娇脆,话声带笑,听得出来语意发自肺腑,没有半点矫饰。
智佳的话引来了大家的笑声,韵诗被别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夸自己美还是第一回,她先是有点不好意思,但马上就神态自然大方起来,她也笑着对智佳说:“妹妹真会开玩笑,真要说天仙般的人那还是非你妹妹莫属的,姐姐我做你的梳洗丫头,还怕你不要呢。”
“要!要!谁说我不要?!像你这么一个漂亮的姐姐给我做丫头,我也要变得风光体面了不知多少呢。就怕姐姐你肯,别人也不甘心呢,所以我还是不要算了。”智佳说出的话又引来了众人的笑声。
“妹妹,你真的要我做你丫环吗,我可是经常会把头发梳歪,脂粉弄污,要是我把你梳妆成头发歪歪脸蛋污黑的模样,哪怎么对得起天上掉下来这么一个美丽的妹妹呢?”
“那你做我的丫环吧,我不怕你把我弄成什么模样!”智成抢过韵诗的话说,他虽然开的是玩笑,但嬉皮笑脸的神情让韵诗看了很是反感。
“李兄弟真会开玩笑,你的丫环肯定不少了。我怎么好抢人家的饭碗呢?”韵诗的语气半是开玩笑半带气恼。
李安荣见韵诗话语中带着不高兴,于是吩咐智飞道:“飞儿,你和成儿佳儿一起带这几位小兄弟小妹妹去花园玩吧。我们大人数年未见,今日难得相会,要好好叙叙别来之情,你们不要在此打扰了,好好去玩吧。”
智飞走到韵梅之前,伸出一只手来相请:“马兄弟,我们去花园玩吧。”
韵梅伸手握住智飞的手,暗暗使劲,她想给智飞一个下马威,给他点痛苦以减轻自己心中的痛苦。她偷眼看见智飞痛苦地裂了裂嘴,心中一下子痛快起来,故意说道:“李兄,我们以后要多多亲近,望李兄不啬赐教。”
“马兄弟所说的亲近是指武功呢?还是指诗文?在诗文上我倒可以和你切磋切磋,在武功上我就不敢和你较劲了!”李智飞少年才气远扬,说话果然不同凡响,他在说话中不露声色地指责了韵梅的无礼。
韵梅脸一红,马上放开了手上劲力,随着智飞出门而去。智成走过来要牵韵诗的手,被抢过来的妹妹智佳牵着韵诗走了,他只好拉着意坚悻悻地跟在后面追了出去。

签到天数: 360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5-12-21 18: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段时间没有小说在这里呈现了
支持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2 10:2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你的支持。阳光网文园的阳光依然是那么灿烂。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1-30 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楼主了
点击按钮快速添加回复内容: 支持 高兴 激动 给力 加油 淡定 生气 路过 感动 感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东莞阳光台App
  • 东莞广播电视台
    微博
  • 东莞广播电视台
    微信公众号
  • 东莞阳光网微博
  • 东莞阳光网
    微信公众号
  • 东莞电台交通广播
    微信公众号
  • 东莞电台阳光1008微信公众号
  • 东莞电台FM104
    微信公众号
  • 今日莞事
    微信公众号
  • 莞香花开
  • 东莞市食品药品
    监督局
  • 东莞市中级
    人民法院
  • 东莞市第一
    人民法院
  • 东莞市第三
    人民法院
  • 东莞市莞台文化
    交流中心
  • 南城街道办事处
杩斿洖椤堕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