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网首页 |  帮助  管理制度  申请删贴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虚假信息举报
查看: 15250|回复: 12

[麒麟合创] [东莞历史文化发现之旅]风情万种的东莞小巷之二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6-9-11 23: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醉红颜 于 2016-9-11 23:44 编辑

风情万种的东莞小巷(二)
——东莞历史文化发现之旅
李培军 李翠薇

        相关阅读:[东莞历史文化发现之旅]风情万种的东莞小巷之一

        时光,镌刻一座城的记忆,穿越繁华都市,徜徉莞城内外,溯源千载——城迹。东莞的小巷风情万种,东莞道路街巷的命名妙趣横生。

鸟瞰莞城文化广场

        莞城的街巷道路四通八达,有的以方位命名,有的以反映时代变迁而命名,更有甚者以数量词命,还有以反映某种登科愿望而命名、以表现某种良好风俗美德或国富民强之愿望命名……

        莞城老区分为城内区和城外区。一直以来,城外是商业贸易中心,城内则是政治文化中心。所以以行业命名的街巷一般在城外,而更多以人文风物或用典故命名的街巷多在城内。

运河把老莞城分为城内和城外

        从莞城大桥经过西城楼,即来到西正路。西正路文化底蕴浓厚。西门罗氏曾于明清时代出过23位诗人。其中最负盛名的有罗亨信、罗嘉蓉。诗人还有宋代的许国泰、现代的罗树轩、杨鹤宾。文史学者清代有邓淳、现代有杨宝霖。国画家有杨丙。

马齿巷

        西正路上曾有古迹黄堂第、罗氏大宗祠、尹氏宗祠、张氏宗祠。原张氏宗祠的匾额为廉宪张公祠,字体苍劲有力。传说原先聘请一位著名的书法家当众书写,围观群众成千上百,交口称赞,只有一位农民模样的人微微点头外还指着字提出一些意见。这位书法家非常恼怒,掷笔于桌上说:“好嘢你就写!”那农民模样的人并不推辞:“写就写,何必生气呢?”转身走出门外,在尿桶里拿出一根干蔗麸,用砖头砸松半截,状若毛笔,在桌前站定,用蔗麸蘸上浓墨,挥笔而就“廉”字,生动有力,势若矫龙,众人一片叫好之声。那人疾笔写下“宪张公”三字,飘然而去。书法家十分尴尬,不愿续写,张氏后人多方聘人补写“祠”字,但总不如前面四个字那么神采飞扬。据说那个农民模样的人就是新会才子陈献章,难怪书法少有人比。

陈献章书写“丁氏祠堂”

        民 国时期及后来,名中医袁仰山、杨鹤宾、谢其彦都曾经在西正路上开馆悬壶济世。1912年黄超白在此开设莞城第一间新法接生留产所。

        解放后,在西正路的两旁曾设有东莞市公安局、法院、检察院、司法局、广播电视局、供销贸易总公司、莞城街道办事处等。而东莞县在改革开放后的第一家律师事务所就设在司法局里面。

赐归巷

        顺西正路左行,至赐归巷口,对面是新开发的西城楼及第坊。赐归巷是莞邑名巷。赐归巷,南起西正路,北至兴贤里,现在巷内仍存几座清代老屋。

        明朝永乐年间,罗亨信官至左都御史,为人正直,忠君爱国,朝内奸臣恨之入骨。适值交趾国(即今越南)犯境,奸臣便乘机在永乐皇前保荐文官罗亨信挂帅,出征交趾。罗亨信却屡立战功,平复交趾。皇帝以其征战有功,从优奖赏。

罗亨信——赐归巷

        罗亨信年逾七旬,上表要求归家安度晚年,永乐皇帝准奏,嘉奖并御笔亲书“赐俸荣归”匾额赠之。至景泰元年,即14507月方辞官。“821早,于奉天门陛辞,奉旨赐酒饭毕,复宣至右顺门,赐衣一袭,俾归服用。内大红纻丝圆领一、织金獬纻丝搭护一、绿纻丝折子一。”可谓荣归故乡,后筑室莞城市桥之西。“赐俸荣归”匾额用红石雕琢,置之巷口墙头, 人称此巷为“赐归巷”。1954年,因房屋拆迁,匾额被毁。莞邑俚语之“西门罗”即指此家。

兴贤里

        兴贤里原名郭家亭。东起西正路,西至马齿巷。原来居民多姓郭。后来郭姓渐少,清末,亭头陈姓中的一支族人移居于此,并建有三座陈氏家祠,改名兴贤里。后陈姓人复迁出,现为百家姓杂居。兴贤里属于以某种人文风物为名,或带有某种典故命名的街巷。
明代史学家陈建,字廷肇,号清澜,又号清澜钓叟,东莞兴贤里人。他的著作《皇明通纪》“能以董狐之笔寓褒贬于只字,开二百年聋瞆。则《通纪》一书为世道人心虑甚切,为古今万世虑甚远也”,在乾隆时列为禁书。

兴贤里二巷有陈祠宗祠

        民族英雄苏观生也出自兴贤里。他的绝命诗“人皆受国恩, 时危我独苦; 丹心佐两朝, 浩气凌千古。”千古传颂。

        漫步在西正路上,看一看马路两边的世界名店,聊一聊曾经的老城掌故,再走进深邃的木巷、木石居。木石居,西起河唇坊,东至富贵巷。传说,清末一秀才屡应试不第,失意闲居,归隐于此,他自写街名“木石居”,以示身世高洁,与木石同居,与鹿豕交友之意。曾设有市财贸幼儿园大楼、镇福利厂等。

木巷

        河唇坊巷口的小吃十分丰富,尤以牛杂著名。河唇坊可通永宁四甲,永宁四甲现有四条巷,可通百岁坊,通新风路。百岁坊,属于以数量词命名的小巷。百岁坊北起仁和里中段,南至永宁四甲末端。传说清初,此巷有一何族高曾祖母活到107岁,族人奏请皇帝恩准树立牌坊(百岁坊)以纪念之,故名。西侧为煤建公司围墙。登桂里,反映某种登科愿望而命名的小巷。南起市桥路北端,北至木石居财贸幼儿园。

登桂里

        传说,清朝初期,登桂里是温氏世代官宦的聚居地,并取攀桂登进士科第做官之意得名。此处原属桂华坊, 因宋代南街翟杰在此建有桂华书院而得名。

        北正路尾左转,至市桥河商业街、市桥河精品一条街。这两条街其实是原来的市桥河,市桥河也叫到涌。到涌上原建有木桥——建炎桥,清乾隆五十七年(1792),知县史藻重建,改用红石桥墩和花岗岩桥栏、桥面,正式命名市桥。南面桥栏板正中镶有石刻匾额,上刻“市桥”两字。

东莞八景

        “市桥春涨水流东”作为莞邑旧八景之一,对东莞人的影响至深。传说,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春天的晚上,市桥河两岸的居民正在睡梦中,忽然听得水声急促,仿佛就在耳畔,更有人梦见市桥水漫过了半墙高,第二天清晨,人们打开门一看,果然在半墙高处发现了水痕和水草,甚是称奇,于是便有了“市桥春涨水流东”之说了。而对于“市桥春涨水流东”的说法,还有人认为本该是“施桥春涨水流东”。

        话说在黄旗山附近原来有河道,河上有桥名为施桥。有一天,有个农民挑着一担新出的“三月红”荔枝从施桥附近的埗头上了一艘小艇,准备到莞城卖,不想在船上睡着了。一觉醒来,便挑着荔枝上岸,却发现并不像莞城,正想问艇家,可是小艇早已划出很远了。于是农民便问旁边的人,才知道原来到了辽东。农民非常惊愕,连忙查看担中的荔枝,只见荔枝红艳艳的,荔枝叶绿莹莹的,分明是刚从树上摘下来的啊, 于是他找到了驻守的兵士。兵士见他也是东莞人,就告诉他,袁崇焕大将军正在此驻守。

袁崇焕雕像

        再说说袁母,此刻此刻,她很想吃荔枝,可是辽东并不产荔枝。袁崇焕正是着急之时,忽然听得下属来报,说有一东莞老乡挑着荔枝从东莞而来,袁崇焕立马接见了这个农民,并出高价将荔枝买下, 又吩咐人用船将农民送回东莞。自然,这是个传说,试想东莞离辽东三千多公里地,怎么会打个盹的功夫便到了呢?但是这神奇的施桥水将一担荔枝送到了驻守辽东的袁崇焕的手中,却是多么迷人的传说……

        当年堪舆大师赖布衣曾云:“癸水绕东城,永不动刀兵”,东正路将癸水分为两段,北段为上水,名上水巷,南段为下水,名下水巷。

袁崇焕

        上水巷南起东正路,北至东城横街。上水巷中间右侧有横巷梓,直通县正路。上水巷的出口在东正路,左转达东门广场,这曾是莞城的东门——和阳门。东门外别有洞天,象学宫、明伦堂、乡贤祠、名宦祠……但今只余学左之名,其他建筑均荡然无存。上水巷右侧东正路直通东莞中学、人民公园、新芬路……巷口多为书画社,倒也古色古香,有点韵味。

上水巷

        过东正路,直入下水巷。下水巷,北起东正路,南至仁和二甲。下水巷仍是窄窄的小巷,昔日光溜溜的麻石板已经被埋在了地下,当年穿着黑皮木屐的人们,是否还记得那足以敲醒深巷的“踢踢踏踏”声?木屐早已被弃置,即便重拾起,却再也找不到当年那条麻石路了……
东莞学宫

        下水巷与上水巷不同,上水巷与东城街平行,而下水巷则有点弧度。在下水巷的后笃,仍然可以看到了石砌的高台,整个地势陡然间高了起来,这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反反复复查看了多次,发现可能是残破的老城墙。后来查陈伯陶编**《东莞县志》县城图中,明确标示下水巷尾紧靠城墙。故而验证了我们的猜测是正确的。

        下水巷尾右侧与仁和二甲相通,一直望下去即是县正街。如果爬十几级台阶则为花园巷,花园巷呈弧状,遇东莞中学南区的操场则拐弯通至东正街(这一段小巷原来叫卫前街)。

下水巷

        莞城著名的“十九巷”在榜眼坊一带,曾经是老莞人广为乐道的东莞小巷。行走横巷时,邓老师曾经告诉我们:“东正路横巷又叫十九巷。据说清康熙年,大理知府李作楫在此兴建十八栋同一式样和规格的房屋,并在同一个晚上上好十八座屋正梁。十八栋屋形成十九条巷,故名十九巷。”

        青年学者张启聪针对榜眼坊说:“其实十九巷是榜眼坊的一部分,十九巷是明末清初形成的,靠近当时的县府。十九巷的原住居民是姓李的,但由于后来慢慢有了杂姓,而十九巷牌坊之外,有南街巷。南街是邓氏家族的地盘,由于邓、李两家都是名门望族,开始有了争地盘的情况出现,这就有了梅墅旧址的故事。

下水巷与仁和二甲、花园巷的交叉路口

        现在的东正路横巷,原属十九条巷。我们来到榜眼坊、十九巷进行细致走访“南街邓”。公园路就是原来的南街,街头曾建有明代榜眼刘存业的麻石碑坊。南街在南宋初年曾有翟姓居住。翟观是按察佥事,长子翟徽曾任工部郎,卒年107岁,是迄今为止,莞邑最长寿的男人。翟徽长子翟侃在60岁时与孙子翟龛建藏书万轴的私人图书馆“聚秀楼”,翟龛在此讲学。翟龛在宋亡之前是东莞主簿,曾与赵必、李用父子鼓动熊飞起义抗元,并以家财充军饷。后元兵陷惠州,翟龛与张元吉以重资贿赂元帅张弘范,使东莞免受兵燹之灾。翟徽次子翟杰登宋绍兴五年(1135)进士,开东莞甲第之先,他在市桥街创建桂华书院,集四方英杰,讲学其中。宋代东莞有进士18人,而翟姓一族独占10人。

东正路横巷

        旧时乡下“吱吱呀呀”摇来的小舟仿佛又棹到市桥河,船家放下船桨,换持竹篙撑船。竹篙长长的,船家来回于船头和船尾之间,船则行云流水般地向前滑去,船头偶尔碰到了河边人家的墙脚, 船家便用长竹篙往墙上一顶,尖细而瘦长的小舟便又勇往向前了……
我们品味着清诗人陈尚文的《市桥春涨》诗句“晓见坊楼县荇藻,夜听春浪拍云霄”,憧憬着往昔水韵连天的莞邑小城,似乎来到了桨声灯影里的金陵秦淮河畔……

陈伯陶像

珊洲河直达市桥河

东江——东莞母亲河

签到天数: 1677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6-9-12 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不错,前2月去过这此地方。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6-9-12 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怎么去过东莞。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9-12 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赐归巷不是赐归罗亨信的,罗亨信是东莞英村人(今南城英联),后来迁出莞城西门,荣归故里应赐归英村,不可能赐归莞城。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9-12 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曾经去过,留在记忆里!

签到天数: 1599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6-9-12 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强烈支持楼主ing……

签到天数: 1599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6-9-12 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都市蜗牛 发表于 2016-9-12 14:28
曾经去过,留在记忆里!

老牛下午好~

签到天数: 1599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6-9-12 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都市蜗牛 发表于 2016-9-12 14:28
曾经去过,留在记忆里!

老牛下午好~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6-9-12 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土生土长的地方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9-14 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司机请带路
点击按钮快速添加回复内容: 支持 高兴 激动 给力 加油 淡定 生气 路过 感动 感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知东莞App
  • 东莞阳光台App
  • 东莞广播电视台
    微博
  • 东莞广播电视台
    微信公众号
  • 东莞阳光网微博
  • 东莞阳光网
    微信公众号
  • 东莞电台
    微信公众号
  • 今日莞事
    微信公众号
  • 莞香花开
  • 东莞市食品药品
    监督局
  • 东莞市中级
    人民法院
  • 东莞市第一
    人民法院
  • 东莞市第三
    人民法院
  • 东莞市莞台文化
    交流中心
  • 南城街道办事处
杩斿洖椤堕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